尸体被火烧成了碳,不仅肉身,连灵魂都会被侵蚀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2-09 12:36

红名册(上)

怡红楼的事情的确是人为,非邪祟,而背后的真相也颇为心酸,那天回了杂货铺之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黑檀木盒,想着赶紧把萧夫人封印起来,不然我的苏梦可就危险了。   当我拿出那个为她精心准备的黑檀木盒,准备好封条之后,没想到萧夫人却改了口,“归零小子,我想了一会儿,其实也不用封印,我现在这样也挺好。”   “啊?那怎么行?”   “为什么不行?梦儿妹妹不也是这样一直跟着你吗?”   “可...”那一瞬间,我真的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在前一晚就将她封起来,才造成了现在的祸患。   “没什么可是,我可以答应你,绝不会害人性命,所以你也不用担心,而且我也不用进食,不会浪费你家粮食,不占你家床位,这么合算你还有什么顾虑。”   萧夫人如此果断,我又没法强制把她封进黑檀木盒,所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是苏梦却开心了起来,“这下好了,除了归零大哥,我又多了个姐姐,我们可以三个人一起圆...”   一个“房”字未说出口,我就将苏梦的嘴捂住,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毕竟我和苏梦两个人实在是有些羸弱,对于邪祟,我还是有些办法,但是对付恶人,我却和一般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没什么两样,所以多个帮手也好,而这萧夫人死时着红衣,是个名副其实的厉鬼,虽然现在没了怨念,实力稍弱,但相比凡人,还是强上不少,“好吧,不过萧夫人,我有一个条件。”   “哦?也行,你说说看吧。”   “那就是...除了刚才你说的,不害人性命之外,还有一点希望你能遵守,”苏梦听的仔细,我怕他听到我接下来的话,所以将她的耳朵捂住,“苏梦是我的,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准跟我抢!”   “啊?”萧夫人先是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出来,“哈哈哈哈,我当是什么,梦儿妹妹跟我可是好姐妹,再说,我的心中只有立君一人,虽说现在人鬼殊途,但我也不会移情别恋上一个丫头,你大可放心。”   “那就好,”我松开苏梦的耳朵,放心不少。   “归零大哥,你捂住我的耳朵做什么,你们刚刚说了什么?”   “刚刚?没什么啊,萧夫人以后会留在杂货铺,与你作伴。”   “真的,太好了,”苏梦没什么顾及,转而想抱萧夫人,而我肯定不许,于是一把拉住她,揽在我的怀里,示威性质的看了萧夫人一眼,“这是我的!”   萧夫人倒也没怎么在意,这几日也偶尔帮我些忙。   就这样,七天的无事可做,之前从怡红楼拿的钱也用了不少,最近又开始了青菜萝卜的日常。   这天刚刚睡醒,本想着先去买些早点,可还没等我打开门,一个黑色信封便从门缝间塞了进来。   这次的信封和以往的不同,厚了很多,我刚刚打开,萧夫人就从身后走了过来,把我吓了一跳,“萧夫人,吓死我了,你走路稍微有点声音好不好。”   “你什么时候见我走路有过声音?”   “这么一想也是,萧夫人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没事还不能早起吗?不过这信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是一些地方出现邪祟,需要我去处理。”   “哦?你们招魂人还有专门在外面接活儿的啊。”   “这个倒不是,我也不知道这些送信人是谁,父亲也没提过。”   打开信封,里面密密麻麻写了四五张纸,将这些纸一一打开,看到了上面的内容。   说的是酆都东南方向八里之外的落马镇,连续几场大火,夺去了在私塾读书的十二位学生和一位教书先生的性命,教书先生姓方,后面是十二位学生的名字,这些名字很普通,而这第一场大火烧的正是这间私塾。   不过这信上的错字有些多,尤其是性命写成了“姓名”,让我差点看错。   “大火?那不就是意外喽,这也需要你们招魂人去吗?”   “恐怕这不是普通的大火,”我将这些纸收好,“平时上门的委托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家里的灾祸究竟是不是邪祟所为,但这些黑色信封里的内容绝对是邪祟,所以这次的事情也肯定不例外。”   “哦?那好,总算又有事情做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我先去给苏梦买些吃的,吃完东西,我们就走,”想着萧夫人并不用吃早饭,我便合计着,“萧夫人如果有空,可先去找辆马车,也好节省些时间。”   “哼,你倒是会使唤,也好,反正我也闲着。”   早饭买了些馄饨,苏梦起来之后,刚好吃上热的。   整理了一下,我挑了一个稍大些的黑檀木盒,总觉得这次的事情不会很简单。   马车送到了落马镇,我付了车钱,希望这次的事情顺利吧,不然明天就揭不开锅了。   落马镇前有一险涧,传说五代十国期间,有一将军被追赶致此,胯下骏马从这险涧一跃而过,身后追兵无一人敢犯险,也算是流传至今。   白山入青云,粉莲濯赤草,宛如画中风景一般,如果不是有事在身,我还真想在这里休闲一阵。   入了落马镇,刚才的那番美好瞬间变得惨淡,彩色成了黑白。   不少家里都挂了白帘,这次的事情真的害死了不少人。   本想着找户人家问问那私塾所在,却不想刚刚走进镇子,一个八字胡,圆帽,黑衣灰履的老人就走了过来,“小伙子,你可是酆都杂货福的归零大师。”   “大师不敢当,在下归零,今早收到委托,前来一看。”   “哦,好好好,快跟我来,”老人的眼眶红肿,看来没怎么休息好,“唉,我们这镇子一直以来相安无事,也不知怎的,这次居然出现这种事情。”   跟着老人,一路上全是哭喊之声,那些泪人虽不是白发,却也是亲自为孩子送行,此番心痛,一般人肯定体会不了。   老人看着我身后跟着的两人,“这两位姑娘和大师一起,也是抓那种东西的吗?”   那种东西?老人肯定做梦也想不到,她们两个就是他口中的那种东西。   镇子上毕竟是白事,而萧夫人这一身红衣也的确突兀,但是没办法,她就这一身衣服,也根本换不了。   “这两位是我的帮手,老人家,这私塾出事之后,尸体可有好好安顿。”   “那是当然,不过死去的都是些孩子,他们的尸体一早就被领走了,而那方师傅,唉,给带去我家了,毕竟他一个外地人,无依无靠的,出了这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寻他家人。”   “哦,倒是无妨,只是等会可能会看一下尸体。”   “这...方老师倒是无所谓,只是这孩子的,恐怕不行,他们的家人可能不会同意。”   “也是,那行吧,我们先去私塾看看吧。”   “嗯,就在前面了,”老人指着不远处。   顺着他的手看去,那原本两层的建筑此刻被烧的焦黑,一股木熏味迎面扑来。   里面四处黑漆漆的,布满了烟尘,我虽然想进去,却没有办法。   萧夫人冷眼瞧了我,收起红伞,便走了进去。   我心中暗道,“还好有这萧夫人跟着,这一路上还真是帮了我不少忙。”   “其他地方还好,不过这烧过的地方,我是不敢去的,”苏梦嘟起嘴,看着我。   “嗯,我又没要你去。”   过了没多会,萧夫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的红衣一尘不染,仿佛刚刚走进的根本不是被烧过的房子。   走出来的瞬间,她又打起伞,“归零小子,这屋里除了一股子复仇味和烧焦味,什么都没有。”   接着,她又拿出一本册子,“这是在屋里找到的,这么大的火,居然还剩了几页,不过应该没什么用。”   我将那册子拿在手里,上面写了些人名,我翻了几页,“老人家,这册子里的名字都是镇上的人吗?”   老人看了几眼,面上的惊讶一扫而过,“嗯,对,都是镇子上的。”   “上面可有之前死去之人?”   老人摇摇头,表情有些疑惑,“这些都是我们镇子上的人,都还活着。”   “活着?”   “嗯,烧死的大多是孩子,而这些是死去孩子的父母,还有镇子上的其他人,还有这最后一页,李志国,这是我的名字啊,”最后一页的名字上只有一个名字,就是李志国。   “你们的名字?那这册子......”我本来以为这是一本学生点名册,现在看来应该是镇子上的镇民民谱,所以上面应该是记了所有镇民的名字。   不过这镇民民谱为什么会出现在私塾呢,也是奇怪。   萧夫人说这私塾没什么看的,所以我也不打算细查,这镇民民谱也不知有什么用,有些脏,我也就另找了块布包了起来。   “老人家,您刚才说这私塾先生的尸体被您带去了家里,可否带我们去看一下。”   “可以,当然可以,”我跟着老人到了家里,这还算是大户,起码这院子就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   门侧有一口棺椁,和其他家里不一样,这教书先生也不是老人的亲属,所以无法被放在中庭也情有可原。   我走了上去,将那棺椁打开。   这熏臭的气味比私塾重了何止十倍,我捏住鼻子,看着躺在白布上的尸体,焦黑的皮肉之下,是那猩红和浓白的混合液体,将那白布染得污浊不堪,黑色的皮渣落满白绫,宛如黑炭,面目被烤的四分五裂,仿佛随时会炸开,从中走出一个血肉模糊的畸形人。   强忍着恶心,看完这尸体,我将棺椁的盖子盖了回去,万不想再打开。   “尸体被烧得厉害,如果其他孩子的尸体也是这个样子,那也真没有看的必要,不过,老人家,这教书先生也是落马镇的吗?”   “这...倒不是,教书先生姓方,我今天七十余二,这些年来,我们落马镇从来没有来过一个姓方的,所以对这教书先生也很陌生,他只说是喜欢这落马涧的风景,所以想久居于此,便想在我们这落马镇教书,我们当然同意,毕竟镇子上的人大多是目不识丁,有个教书先生再好不过,只是没想到啊,这才刚刚三个月,他就...唉,真是可惜!”   “老人家,您是识字的吧?”   “我,还行,虽然认识的字不多,但是也算过得去,一些简单常见的字还是会写的。”   “难怪,我就觉得寄给我的信件上,那些错字有一些多。”   大师见笑了,我会的字真的不多,”老人家有些尴尬,我也没再多说什么,“第一场大火之后,我们找了巡捕,结果他们来了之后,只说这是意外失火,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是之后又连续发生了几次火灾就有些邪门了,这些大火总是突然发生,甚至...”   “甚至什么?”   “我那天偷听到巡捕的仵作说,这些火灾最先点燃的是人,人被点燃之后才引燃了屋里的其他地方,所以有些邪门,巡捕也管不了。”   “竟然是这样?”如果是从人身上直接点燃,那么就和我之前的想法有些不同,这具教书先生的尸体很明显是从外面开始烧起来的,所以才会外焦里嫩,但如果其他孩子不是的话...   如果老人家听到的是真相,竟然可以将人的身体直接点燃,这邪祟的能力还真是强啊。   到了晚上,我们早早的吃完了饭,老人吃的东西很朴素,我们也就随便吃了些。   吃完了便在老人家休息,他家只有一个人,倒是有间空房给我们住。   冬季干燥,连续几场大火,镇上的人把一些易燃的干草全部收了起来,用浸着水的床单盖上,希望大火不要烧到自己家。   我把苏梦安顿好,毕竟她可不能靠近火,然后和萧夫人站在门外。   “你这小子,不害怕吗?”萧夫人看着远空的明月,虽然只有半轮,却也洁白如洗。   “我也是普通人,又没有什么神通,怎么会不怕?”   “可你还是来了。”   “对,我还是来了,哈哈,梦儿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她问我说,如果连我都害怕这些东西,寻常百姓岂不是更加害怕?”   “就因为她这一句话?”   “还有父亲的死,我一直想知道父亲的死因,只是这么长时间,却仍旧一点线索都没有,希望在招魂一途中可以查到父亲死亡的蛛丝马迹,这也是我自私的想法吧。”   “哼!小子说话倒是中听,可你虽是招魂人,难道不明白你和梦儿妹妹不会有什么结局,如果非要厮守...”   “没关系的,我的名字叫做归零,就是要让一切归于零始,我不需要后代,此生和梦儿一起,两个人,就很好。”   “你倒是想得开!”萧夫人嘴角撇过一丝笑意,这还是她第一次对我笑。   月光之下,相谈甚欢。   “嘭!”   不远处的一处人家,黑色的龙卷拔地而起,火苗像是摇曳的恶鬼,瞬间点燃了屋垣壁瓦,将一切吞没在火海之中。   我和萧夫人见状很快过去,当然,我是跑了过去。   此刻是夜间,萧夫人不用撑伞,一缕红绸飘至半空,很快就到了着火的屋子。   等到我气喘着跑到的时候,萧夫人已经跑了进去,一个裹着被子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小师傅,今天跟你一起来的红衣女子直接就冲进去了,怎么说都不听啊。”   我心中焦急,还来不及回应,看着旁边哭声震天的一对夫妻,他们的孩子肯定被留在了屋里。   这时萧夫人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那一袭红裙没有任何灼伤,那一脸素颜没有一点尘埃,宛若火中仙子。   我知道她是男子,所以心情还算平缓,只是我身边的小哥看了一眼,便再也移不开视线,满脸的花痴,“小师傅,这人是神仙吗?”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真的好想说一句,“他是男人!”   可实在说不出口。   她出来之后,单手提着一个孩子,这孩子周身烧的皮开肉绽,头脚黢黑,完全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脚,血色深埋在黑色的皮肉,只是外面有些部位依然透着皮色,和白天看的那具先生的尸体完全不同,这孩子真的是从体内燃烧,一股肉香炙烤而出,我看着萧夫人无奈的样子,知道这孩子已经死透,再无救活的可能。   从这屋子起火到现在,绝不可能把人烧的这么焦,“看来老爷子说的没错,这人真的是从身体开始烧起来的,而且是瞬间,火势喷涌而出。”   “孩子?我的孩子啊~”看着被烧成熟肉的孩子,那对夫妇扑了过来,全然不顾孩子身上的火热,眼泪再也停不下来。   萧夫人看到孩子惨死,仿佛是想到了自己当初怨念当头的样子,她也曾经这么做过,曾经这么残忍的害过别人的性命,这样杀过一群无辜的人,心思细腻让她感同身受,此刻的她眉头紧锁,娇媚的面上多了一层刚毅,像是当初的邪祟一般,只是我知道,她并没有变回去,而是对眼前的一切充满怨恨,对着引火灼身的邪祟充满了怨念,“小子,要怎么做才能阻止这一切?”   看着萧夫人此时的表情,我也没摆什么架子,将知道的全盘托出,“这些火是从孩子的体内燃烧,一定要先解开这个谜团,不然根本无法找到邪祟,更不要说把他封印了,而且...   “体内燃烧?”萧夫人看着那死透的孩子,一旁哭伤的父母,暗自伤神。   从体内开始燃烧的话,即使这对父母去救他也无济于事,这份不甘和痛苦才是让他们无法释怀的根本原因。   “而且,邪祟的怨念往往都有特定的目标,比如萧夫人,你是对钱少爷身边的女人抱有怨念,但是这次的邪祟怨恨的对象,竟然是这些少不更事的孩子,还有一个外地前来的教书先生,这完全说不通啊。”   看着那不熄的大火,镇上的民众已经开始进行扑救,只是每人一桶水,足足用了两个时辰才将火熄灭。   那对夫妇抱着怀中焦黑色的尸体,眼泪早已哭干,口中却依然哽咽。   至此,已经死了1个教书先生和13个孩子。   等到火焰浇熄,萧夫人便又走了进去,我只在外面等她,入夜渐凉,我的心中却怒火中烧,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让这邪祟怨念如此之深。   而等萧夫人出来的时候,手中竟然又拿着一本镇民民谱,“这里也落了一本册子。”   我将那册子拿在手里,居然是和之前找到的那本差不多,里面的纸张也烧了大半,只剩下最后几页,泛黄的纸张边角被烧的焦黑,上面的字迹和之前找到的那本一模一样。   虽然这个时候打搅他们不太好,但我还是将册子拿到了那对夫妇面前,“实在对不住,我想请问两位,这册子是不是你们家的?”   看到了册子,那对夫妇表情一滞,甚至忘记了说话,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将那册子抢了回去,并且收了起来,“是,是我们家的。”   原本以为这册子只是普通的镇民民谱,却不想,这对夫妇会这么紧张,看来这册子应该不简单。   “萧夫人,我们先回去吧。”   “嗯,小子,你必须尽快将这事情解决,若是明日再死了孩子...”   “那便怎样?”   “我...定不饶你!”   定不饶我,这四个字若是换了平时的她,肯定会说的更加斩金截铁,可此时却有些余力不足,看来她也只是在气头上。   回了老爷子家,他人已经被惊醒,看了我一眼,眼神似在询问,我只能摇摇头,表示人还是死了,他落寞的回了家,便不再动作。   萧夫人心情不好,上到了房顶,看着远方的孤月,心事很重。   此刻的我也没了睡意,看着床上雷打不动的苏梦,那是我疲惫时,心灵唯一的寄托。   看那对夫妇对这册子十分看重,我便将之前找到的册子拿了出来,可是上面也就只有一些普通的姓名,再也没有其他痕迹可循,看来想要解开事情的真相,有必要找到一本完整的册子。

(未完待续)

精彩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