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张开嘴巴,让你看清楚这些行尸走肉”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2-02 19:06

写在前面:

本文丧气满满,三观不正,思路混乱,想要杠我的可以直接出去了。

再次给大家安利B站UP主核桃糖浆,看她的视频再阅读会比较能理解。

一定要搭配音乐食用!!!一定要搭配音乐食用!!!一定要搭配音乐食用!!!

(一定要看MV!!!)

这大概是我21天里面最想写但最不好写的一篇,因此一直拖延至今。

28号一口气把东野圭吾的《恶意》看完了,趁热打铁讲讲:校园霸凌。

前段时间有人说:“被霸凌的人都是活该。”我惊了。这种“受害者有罪论”在我听来跟“穿那么暴露活该被强奸”没什么区别。

总是有人BB“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我只想说:你放屁。

我该从哪里讲起呢?

作为一个受害者,也作为一个施暴者。

我不喜欢小孩子,甚至害怕小孩。或许霸凌不涉及人员伤亡的话,老师家长都会以“孩子还小不懂事”“小孩之间打着玩呢没关系”来划上一个句号。

就好像你不承认,就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了一样。就好像你长大了,就可以觉得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一样。

荒诞且可笑。

小孩子知道的多着呢。

幼儿园小孩知道欺负弱小。

一年级男生知道拿砖头或者蜜蜂吓唬胆小的女孩,强迫她听他们的话。

二三年级女生知道把同桌胳膊掐青了老师也不会管:因为自己学习好,因为同桌是所谓的“娘娘腔”。

四年级小孩知道拉帮结派搞冷暴力。

五年级女孩子知道造谣跟教官单独相处过的小姑娘“不是处”。

六年级男生知道怎样装作“不小心”去摸同班女生的胸。

初二女生会故意藏起来/扔掉/撕掉/烧掉不喜欢同学的作业,让老师来骂他。

初二小痞子也会跟朋友说:“她(喜欢的那个女生)敢趴下我就敢上了她。”

都是小事。没错呀。

毕竟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冲突,也没有人真的受伤。

说不定都没人记得。这怎么能算得上霸凌呢?

太小题大做了。

小学生被同班两名同学长期霸凌,被垃圾桶扣头,出现急性应激反应。

13岁未成年人因为嫉妒同班同学长相漂亮,将其约到家中玩耍后分尸。

13岁副班长因为拥有检查作业、监督背书的权力,向另外6个孩子要钱。钱没给够,就逼迫他们喝尿吃粪。

15岁赴京打工少年,因为对舍友开玩笑不满,捅死全屋舍友。

15岁少女被同龄人强迫卖淫并殴打致死肢解。

如果一定要找什么征兆来印证,不过也都是些,细微到可忽略的小事情。

还是从《告白》开始,电影和小说都很经典。但是震撼我的不是森口老师对未成年犯人的复仇,也不是修哉的变态虐杀欲,而是霸凌。

霸凌的对象是少年A修哉和少年B直树,一个有杀心却没杀人,一个无杀心却杀了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们都活该被霸凌,致死也不过分,权当是赔了一条命嘛。

所以,全班针对修哉搞制裁并收集点数。丢掉他的课本和书籍,把垃圾塞到他的柜子和课桌里,拿牛奶砸他,施加冷暴力……不过分吧。

所以,当新班主任喊全班一起给直树写鼓励信叫他来上学的时候,大家用暗语讥讽他,拼出“杀人凶手去死”……不过分吧。

所以,班长美月没有一起制裁修哉还对他说对不起,被推倒在地绞着双手被迫和修哉接吻、起哄拍照录视频、课桌上都是马克笔涂鸦……不过分吧。

他们杀了小孩子,活该被霸凌被惩罚。

她不主动参与霸凌,没良心没道德,活该被一起制裁。

可是真应该这样么?

制裁者真的拥有权力么?

(向左滑动阅读)

如果受害者就是有罪,

就应该通过这种方式来被惩罚,

施暴者替天行道才是无罪,

那么私刑泛滥,置法律的尊严于何地?

置人性于何地?

(那是个去死的好日子)

我曾经发过一条说说:“女巫,是你杀死的吧?可是,杀死女巫的你,又算什么呢?”

当时的回复清一色:“是狼。”

我突然觉得很无聊。非常非常无聊。

被霸凌的时候,施暴者不认为自己在施暴,老师熟视无睹,家长难以察觉,就连受害者自己,往往只会咬咬牙忍受。

可是你们总说“他不懂事你还不懂事吗?让让他不行吗?”“你好好想想他为什么不欺负别人只欺负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父母不可能什么事都帮你。”“年纪轻轻有什么可难过的?”“还不是因为你太好欺负了吗?”

这就是呼救的下场。

所以,我们学会的不是怎么尊重别人,

不是怎么保护自己,

而是怎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是怎么仗势欺人拉帮结派。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星野原本是安安分分的好学生乖宝宝,一度被班上同学霸凌,最后选择以暴制暴,将原来的混混踹进泥水里裸体翻滚,殴打侮辱曾经和自己一起被欺负的好友莲见,甚至强暴录视频威胁学校好看的女孩子们卖淫。最后被信仰破灭的莲见捅死。

还有《恶意》。野野口被藤尾霸凌,然后不久霸凌就停止了。

还有我。算不上被霸凌,只不过是帮朋友挡厕所门被抓伤额头,只不过是被同桌掐烂嘴角、铅笔戳手心,被后桌用吸管戳伤嗓子,被同班同学阴阳怪气学说话,而已。

我也就无师自通学会了扔别人书包,掐别人胳膊,孤立不喜欢的同学,而已。

都是陈芝麻烂谷子,欺负我的、被我欺负的人可能都忘了,可我记得。

我从小害怕英语,有一个暗恋我的男生英语特别好。我每节英语课被点起来还没开口就一定会听见他扯着嗓门喊:“她肯定不会读!” “这么简单她肯定也会读错!”

很玻璃心的是,他每次一喊,我就一定会读错,然后他就会说:“你看吧,她果然连这么简单的都不会。”后来很多年他一直在责怪我不讲信用不跟他在一起,四处诋毁我,直到高中把我删了,只留下一句退出我的生活。

可他一定想不到,他在我带锁的密码本里、在我回忆童年的时候,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的。

他一定不会知道,他以这样的方式被我记到了现在。

可我也记得舞蹈班有个妹妹家境学习动作各方面不如我,被我几句闲话搞得没有朋友,最后离开。

她有什么错?错在我看不惯她?

被我咄咄逼人欺负哭的不止她一个。

我小,但我已经懂事了。

对不起。

哪怕他们都不记得我做过什么。

那是我的罪。我记得就好了。

但多少人不记得自己犯过罪呢。

加贺对野野口说的这段话,同样是应该警醒的。

第二天她妈妈和她一起站在教室门口,看到我就扯着嗓子骂骂咧咧,污言秽语教导她女儿:“……她以后再动你一下你就拿凳子砸她头。”

我落荒而逃,到底是一句话都没提过。

我错了。

可从那时我明白了,为什么她小小年纪就会说那些词语。

小孩子的心灵洁白如纸,

你可以赋上诗书,也可以洒满污垢。

越是干净越容易生恶,越是无害越容易被害。

他们学东西很快,善、恶亦如是。

不要小瞧那些无伤大雅的笑话、中二病的小团体、闹着玩的小擦伤,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会以怎样的方式,

在当事人心里扎根发芽,掀起巨浪。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性是自由、私密的,

但生孩子不是。

长点心吧。

你可以看不起,可以厌恶,可以打抱不平。

但你永远没有资格审判另一个人。

替天行道,法律可以,

你不行。

我们是独经繁芜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独经繁芜

点好看的都越来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