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鼓道情”可以用法语唱吗?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1-07 17:00

荆州市名师工作室年会现场

高中议论文序列化训练之思辨能力导(学、练)案

——“渔鼓道情”用法语唱,适合吗?

【导学案】

高考作文备考实践经验告诉我们:得思维者得作文天下。一篇优秀的考场作文一定是思维活跃、思辨有力、逻辑严谨的佳作。在作文发展等级训练中,思辨能力是制约考生作文向高端发展的瓶颈。在高考作文备考中,思维训练还没有引起广大师生的足够重视。在作文模式化训练遇冷的现实情况下,在作文材料越来越关注实事的大背景下,在要大力培养学生核心语文素养的急切呼吁中,思维能力的发展与提升显得尤为迫切。笔者以有关传统文化的材料作文为例,呈现如何在作文训练中培养学生的思辨能力。

一、时评材料

10月21日晚,原创文化传承类综艺节目《叮咯咙咚呛》第二季安徽站决战夜在央视三套播出.在音乐方面特立独行的尚雯婕与渔鼓道情传承人苗清臣合作了一首《夜之缪斯》,空灵飘渺的唱腔融合渔鼓的清脆打击,声音使人焦躁的内心获得难得的平静与放松。而且,尚雯婕还是用法语唱的。一曲唱罢,主持人立刻称赞,几位嘉宾也大多给予了支持.然而,老歌唱家李谷一对于尚雯婕的外文演绎方式却不买账,她毫不留情地提出质疑:“对于你的演唱,我不喜欢。在我们中国的舞台上,尤其是和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结合的时候,你用外国语言来唱?”请你任选角度,发表看法,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议论文。

二、材料分析

这是一则典型的时评类材料。材料的关键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问题。材料给出了明显的矛盾双方,即尚雯婕与李谷一。双方的观点十分鲜明,且有水火不相容之势。尚雯婕认为,中国传统音乐可以用更鲜活的形式传承与传播,不可固守传统。李谷一认为,传统就是经典,不可用有悖于传统的方式来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文化应该原汁原味,不可不伦不类。

三、思维呈现

这则材料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进行思辨推进。

第一个角度,从尚雯婕的角度来看。渔鼓道情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经典。在传承文化精髓的基础上,我们要尝试用更鲜活、更有生命力的方式来传承和发扬,要做到与时俱进,与当代的文化主流合拍,只有这样才能促使文化经典历久弥新。创新是为了更好的传承。时尚和经典有机结合,才能让中华文化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固步自封,墨守成规,会让文化视野越走越窄。为此,一定要做好结合文章,既有传承,又有创新,用开放的视野和心态来积极应对传统文化的发展与创新。

第二个角度,从李谷一的角度来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髓,我们要用独特的民族精神来捍卫,用合乎民族特色的方式来传承,用自信的民族心理来维护,而不能借创新之名,把本身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元素抹杀或者掩盖,以此来迎合时尚的口味,来取悦世俗的从众心理。这是对优秀传文化的不尊重、不敬畏。有时候,坚守就是一种十分独特的传承。用一种所谓的创新方式来展现,可能会出现不伦不类的感觉,遭人诟病。

第三个角度,从双方思辨的角度来看。思辨不等同于中庸之道,更不是折衷主义,而是理性地分析双方的利与弊,两利相权取其大,两害相权取其小。取其所长,发挥优势,弥补短板,克服不足。就这则材料而言,争论的焦点是文化的民族性与世界性之间的关系问题。这两者是矛盾的,但是又是统一的。一方面,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抛弃民族的精华来迎合世界的潮流与时尚,必须固守自己的根须与血脉,把民族的东西做好了,才会做出自己的品味与格调,才会赢得世界的点赞。鲁迅先生说过:“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世界本身就是由不同民族的多元文化组成的,世界的本质就是多样化,而每个民族文化都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先尊重自己的文化,保持自己文化的独特性,才能获得文化在世界上生存的权利,世界也才称其为世界。坚守自己民族的血脉才是正道。可是,世界是多元的,文化也是多元的,价值也是多元的。我们可以在坚持民族文化原汁原味的前提下,适当添加一些观众易于接受的元素,让渔鼓道情既有民族风范,也有时尚因子。但是在与世界文化接轨与融合过程中,也不能太标新立异,不能为了赚些噱头,丧失了民族文化的根本。

四、提炼策略

思维发展与提升成为语文核心素养培养的重要内容之一。在作文教学中系统地、分层地进行思维训练,尤其是思辨能力的培养要摆在显著位置。作文发展等级训练一定离不开思辨能力的发展与提升。笔者从审题与构思的角度提炼出切实可行的应对策略与操作办法。

1.立足材料,原点发散。拿到一则作文材料后,可以引导学生紧扣关键词或关键信息,不受任何思维时空限制,作原点无限发散。发散其实就是联想或者想像。发散得越丰富,对比性就越强,选择性就越宽,为下一步甄别、取舍就提供了足够空间。以上文材料为例,从材料原点出发,至少可以发散如下角度:①坚守传统文化的根本,②发展文化要与时俱进,③要不断创新文化传承方式,④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⑤创新适可而止,⑥特立独行才有艺术魅力,⑦另眼看世界,⑧合作创造奇迹,⑨新瓶装旧酒未尝不可,⑩艺术可以崇洋,⑾宽容心态看待文艺创新……通过发散思考,居然呈现出如此美妙的角度,摇曳多姿,令人称奇。另看一则相关材料:2017年2月7日,上海复旦附中高一女生武亦姝夺得《中国诗词大会》冠军。有网友认为:诗词是心灵与自然借助传统文化的对话型,给中华诗词的传承带来了希望。有网友认为:一部手机在手,哪首唐诗查不到?干吗还要背?请自选角度,发表你的看法,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议论文。立足材料,放开发散,会有以下角度:①学习中华古诗词是传承优秀文化的重要内容,②人应该有诗心,③人应该诗意栖居,④新媒体改变学习方式,⑤不能泥古不化学习传统文化,⑥中华古诗词给传承民族文化带来希望,⑦借助新媒体传承新文化……多角度立体式发散会让平面的材料更具有立体感,会产生百家争鸣的艺术效果。

2.反复推敲,确定最佳。在发散过程中,即使可以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可是,最后仍然要九九归一,寻找一个最佳立意角度切入。在发散时,学生会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诸多独特的感受,但是要从事物的双方,或者是矛盾的双方来删繁就简,确定最佳切入角度。上述材料中,从主客双方来讲,有尚雯婕和李谷一,她们各持一词,选其中任何一方的观点都可以站稳脚跟。从矛盾双方来讲,选择创新与融合,或者选择坚守与传承也都各有优势。从事物的主客双方再到事物的矛盾双方是一个从感性到理性的飞跃,通过思维甄别,对于那些旁逸斜出的思维枝丫就可大胆剔除。依据这个标准,上述材料中的“合作”、“特立独行”、“宽容”、“另眼看世界”等就明显不合要求,成为“旁门左道”的观点,如果执意去构思成文,就很容易偏题。武亦姝夺冠一事,有两个观点理应成为最佳角度,一是中华古诗词是中华文化的精髓,要入脑入心,才能化为中华文化的精气神;二是在新媒体时代,可以借助数字化系统来传承中华文化。其实,仔细琢磨这两个观点,我们发现前者更多的是从内化精神和提升文化素养的角度来切入,后者更多的是从传承方式更新的角度来切入。

3.正反考量,寻求中和。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统一。单方面的事物是不存在的。事物是发展的,联系的,一分为二的。因此,在纵深推进的过程中,正面分析,反面分析,最后,两相结合,寻求最大公倍数,达到中和的饱满状态,进而趋利避害。从哲学上讲,中和是事物发展的最佳状态,它是事物最佳的良性互动,各种有利的、积极的因素都显现出来,可以推动事物往更高层级的状态发展。上述材料中,尚雯婕的创新与融合是对李谷一的坚守与保持的一种变革与发展。一方面,我们既要守住民族文化的底线,另一方面,还要与世界文化接轨,既要守正,也要出新。只有这样,事物才能健康持续发展。既要坚持,又要创新,这本身就是符合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观。这才是思辨的合理内核。武亦姝夺冠引发人们对中华古诗词甚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态度与传承方式的冷静思考。偏重哪一方都有失偏颇,只有两者相互补充,才能相得益彰,亦即既要让中华古诗词入脑入心,又可借助数字化系统不断创新古诗词学习传承的方式,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导练案】

台湾作家张晓风在一篇散文中写道:“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怎样更好的世界?”我在,是一种生命的存在形式,也是一种生命的体验,更是一种生命的价值。你对上述材料有怎样的理解和感悟?

写一篇文章表达你的看法,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要不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我在”,便是一种美好

当我的心流连于花丛,忘返于山川,困顿于星河,或醉或醒于酒酿,我便泯灭了,忘记了存在的感觉,可我依旧明白我的存在单纯而简单,就是我是我,因存在而存在。

站在心灵的尽头眺望着我自己,我是因爱而存在,而并不奢求什么。台湾张晓风说:“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的确,我炽热地爱着我脚下的土地,我抱着热枕而来,所以我以这样强烈的爱而存在了。正如同叶嘉莹对古典文化的热爱,她便如此漫延了自己的足迹,这样的存在定是一种享受与美好。社会上的“行尸走肉”们,我们并不是为了奔波而存在,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巅峰而攀爬。难道如同陶渊明一样置身于世界,放心于农亩便不应该存在?历史证明了并不是如此,他才是最好的存在,因为他爱,他和行动与爱相一致,自然中万物相似,都以自己爱的方式生长和存在,我爱所以我在。

可我又不是独立的存在,我的爱沿途飘去了需要它的地方。或许对于有些人,我的存在天生便是一种美好。朱敏才和孙丽夫妇在人生长河缓缓进入暮年,选择支教的他们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存在的意义。我在,让那样孩子变得更好,所以我在。我们都应该明白存在本不应该被外物所扰,存在只是为了有权力单纯的去享受爱与被爱。对于林徽因和梁思成夫妇,他们同样用热爱发展了我国的建筑文化,他们的这份爱是被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所需要的。因此,我被需要所以我存在。

然而。社会在日益发展,复杂淡化着我们的思想。由于生活的迫使,我们都仅仅能明白生存的意义。那是机械、情绪化,变态的活着,它并不能等同于存在。喜欢寺庙吗?冷静能雕刻出你原本的细节。存在的美好并不只提供给闲人和伟人,它属于每一个平凡的东西,包括你。至少清醒的存在一次,为那份平静与淡然。不断奢求的你活的太累,卸下层层累赘,明白这个世界对你的好。

这样的世界难道还不好吗?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最重要的是连自己也存在着,或许你不知道,它早已知道你存在有多美好。

用存在拥抱生命

自从世上有了生命,存在就成了一种意义。余华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我想生命始终是一种形式,而存在却成了一种意义。用存在拥抱生命,在你所记住的地方留下那些必不可少的痕迹。

三毛带着自己的情愫去流浪,她在遇见,在感悟,在体验。后来她遇到了他,再后来,他们一起流浪,可心中早已安了家。于是她写下了“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可当有一天他离开了她,她便也离开了这个世界,可我们从未否认过她的存在。在生命里,她找到了存在的意义,既使她死在了细长的丝袜之下,但她终究是存在的。存在于她的笔下,存在于我们的眼里。因为生命,我们一直在追寻存在的意义,在这种意义中,我们才能高呼:“我们曾经来过。”

有了生命的意义,生命才有了体现,不同于蜉蝣的沧海一栗,人总是希望留下些什么的。

在战火中,有人用《战争与和平》控诉世界的纷乱;在浊世里,有人用“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抒发内心的纯净,在痛苦中,有人记下“人生最低的境界是平凡,其次是超凡脱俗,最高是返璞归真的平凡”来倾泄丧失爱女之痛。因为攻情六欲,我们越来越多的体会到生命的精彩,也是我们的存在在诠释生命的精彩。郭明义用自己微薄的工资证明着他的存在,屠呦呦用她的科学热情证明着她的存在,马云用他的商业头脑证明着他的存在。他们的个体早已不是生命而成了一种存在,这种存在便是一种永恒。

有了生命的意义,于是就有了存在,既使在生命消失的岁月里,那株存在依旧在长河中闪闪发亮。

苏童在《岁月长河》中写下:“一个人的生命有许多地方都能留下痕迹,生活本身就洗涤一些,另一些留住了,留住了我们必须记住的。”在这必须记住的部分,我们看到了“两弹一勋”凝望天空时神采飞扬的样子,在长河里,他不再变老,我们看到了“杂交水稻之父”额上剔透的泪水,在星空下,他不再悉苦,我们看到了飞机上焦急回国的钱学森,在苍穹中,他不再忧虑,他们的生命已逝,但他们依旧长存,以一种有别于生命的形式高歌着存在的意义。

我们来过,最终我们将离开,若没有存在,生命的形式便成了空壳。用存在拥抱生命,在生命中留下那无法被洗涤的痕迹。

意志自由,所以我在

奥普拉曾说:“我孤身一人,却好似带有千万雄兵。”当生命以赤裸的形式从混沌中睁开眼来。无论个人,无论民族,无论世界,因为意志的自由,我们开始思考,开始构建,开始在自我的灵魂中有所依靠。

我存在,在那健全的精神世界里自我翱翔。当一个个体构建了健全的人格。他才开始欣赏那生活中的美,形态的美,精神的美。因此万物在对比中有了喜爱与厌恶,在判断中有了倾向与远离。“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当自由主宰意志,健全的人格让思想的崇尚在天地间无所阻碍。因为懂得去分辨,学会了判断,我们的赤子之心才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我的存在。

我存在,在那无边的宇宙苍穹下卑微骄傲。当我们仰望星空,或许会发出“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的疑问,然而正如帕斯卡所说:“人是一棵会思考的芦苇。”我们渺小如灰尘,却又独立如星辰。当牛顿在万有引力的世界中探寻,当开普勒在浩瀚的星空中测量,当爱因斯坦在极限的单位中演算,我们便开始超越了限制。在渺小的躯体里迸发科学的光芒,我们的意志不再受神学和不变论的压迫,渐渐超越,飞向无边无际。

我存在,在那孤独的存在主义中意识疯狂。在电影《大圣归来》里大圣曾坚定地对江流儿说:“只要你的梦想够远大,就一定会到的。”当存在主义在强调人的无力感时,我们是否可以略显轻狂地大放豪言,让思想先行?所谓:“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那不如让自由的意志在孤独与寂寞的实质中跳跃出来,去敢想去敢为。

我在,因为意识的自由让我能超跃丑陋的人格,超跃躯体的卑微,超跃精神的限制,当我超脱了这一切,健全的人格,开放的观念,进取的心态让我的生命在世间律动,大放光彩,而所谓行尸走肉,便是从未真正主宰过自己的意志,或让欲念,或让神说,或让恐惧束缚了灵魂。

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思考过自己为什么会存在,那他怎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呢?又怎么会去思考自己该如何存在呢?当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时,因为意志自由,有的人放飞了哲学的思想,这才,真正感受到自已的存在,并决定该如何好好地去存在。

莫空虚了生命之旅

杨柳的生命有两种终结形式,或空其体干,化为炉里灰,或充实躯体,成为栋梁之材。尽管有不同的外表,不同的结局,但都是杨柳的生命之旅。

生命是自然万物的灵魂,生命在,你在,我在,万物尽在,于是张晓风问道:“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世界已最好,但生命无止,然而生命没有第二次,别空虚了生命之旅。

“天空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泰戈尔如是说也。生命的意义不存于让所有人瞻仰,满足于自己的形式便是最好。陶渊明“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方式留在了世间,忘我、自在是渊明之生命形式;而在竹树田野之间,陈忠实以书写的方式存在,《白鹿原》里的吟唱正是对生命的个性写照,也或许你会选择在竞争中让自己立于人群之巅,这种真实可见的形式更适合自己,就如武则天一样。任何选择都不是错误,无论生命如何在世间存在,都别委屈了自己的内心。

“于是我怀着隐秘的想,终于爬上了那座山。”王家新在他的诗中是这样写的。我想,那种隐秘的想便如生命的下一站,有勇气登山便是对生命的一种体验。她不曾想过自己会成为奥运会上的撑杆跳霸主,因怀着对体操的迷恋,她开始了体操训练,直至身高成为了体操的绊脚石,半路开始训练撑杆跳,却最终拿下了一片天地,对于伊辛巴耶娃来说,她的成功来源于她对生命的体验。要拥有好的结局,少不了开始,而每一次的开始,都是对生命,对生活的体验。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汩罗江畔,屈原忘我高呼,他的生命在坚持中体现了价值,没有谁的存在是多余的,都有独特的价值,而这份价值,你会让它如水充般向东流去吗?史铁生与地坛为伴,执笔写书,在页页文字里找到了生命的价值,地坛里的花草树木都是见证者;许吉如在演讲与研究中体现了其生命的价值,用演讲阐明了少年强而国强,用行动证明自己。无论古今,或平凡如沙尘,或灿烂如明珠,那都是生命的真谛——拥有生命的价值。

花儿谢了,有再开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一定知道我们的生命无法再来。在时间溜走,日月交替的时候,在尚且拥有的时候,别空虚了这场生命之旅。

我在,即为最好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展现的是大自然的秀丽美景;“秋风萧瑟,洪波涌起”展现的是大自然的雄浑神奇;“水何澹澹,山岛竦峙”展现的是大自然的豪迈宽广,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其实只源于我的存在,才赋予了万物以美好。

我在,便是上天赐予的最大的幸运。一位作家曾说过“人生便是一场美丽的寄居。”这是一种美好的存在形式亦是一种最高理想化下的生命状态。它是对生命这种存在形式的透彻阐释,然而有很多人无法参透这一点。在我们周围每天都有类似于“生活不易”,人生艰难的抱怨,亦有些妄自菲薄而选择轻生的人,他们殊不知,纵然这世界有太多的不美好,但你的存在便是一个美好的符号。正如史铁生一样,即使双腿瘫痪,但始终不放弃生的希望,因为他明白生命本就是一种美好的存在,活着便是最在的幸运。

我在,只为尝尽人生百味。我选择去旅行,并不是为了到达目的地,只是为了欣赏路边的风景。旅行如此,生命亦如此。我们活着,并不是为了最后收获一个怎样的结局。毕竟结局谁也无法预料,而只是为了经历人生中的风风雨雨,体味人生旅途中的泪光与汗水。央视著名主持人张泉灵在不惑之年选择跳槽,我想她不是为了获得更大的荣誉,而是为了体验百味人生。她将央视安稳的工作比作鱼缸,所以她说“我想跳出鱼缸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当然谁也无法预料她的人生轨迹终会走向何方,但那又何妨,生命本就是一种体验,我们需要的就是不断冒险与突破,不断往我们的生命中注入新鲜血液。

我在,便是对世界的锦上添花。人们总是认为世界的进步与发展源于那些伟人的贡献与付出。其实不然,世界是因我们每一个人的存在而美好。就好比我们是世界这座大花园中的花,有的是娇艳的玫瑰,有的是淡黄的野花,但花园不会因一枝玫瑰的耀眼而美丽,只有满园的芬芳才让它生机盎然。所以我们不必妄自菲薄,不必自暴自弃。像海伦凯勒一样,用知识、用博爱,用高贵来装点这个世界,用信仰,用追求,且生命来为世界锦上添花。

所以,请背上行囊,带着“我在,即为最好”的信仰在人生之路上勇往直前吧。

活着,咀嚼“生命”的橄榄

生命中有一盏闪烁的华灯,那便是希望。人要活着,也是一种希望。只要活着,在人生的道路上,便可咀嚼“生命”的橄榄。

活着是人生的罗盘,在浩瀚的生命之河中徜徉,难免会有彷徨。此时若有活下去的信念为自我导航,便不会迷失于茫茫大海中。

一位哲人说过:“人只有活着才能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实现自身的价值。”只有恪守住这份信念,才能飞过重重迷雾,越过汤汤急流,最终飞到理想的彼岸。常言道:“秋水别苏武,寒水送荆珂。”苏武能忍得住塞外的彻骨之寒,是因为他有着“苏武节,骨铮铮。为国辱,重亦轻”的信念,荆轲敢冒着生命危险去刺杀秦王,只因为他怀着为人民争取活的信念。古人的事迹告诉我们,穷且益坚,愈是困难就愈是要活下去。面对不幸,何不像高尔基那样,发出:“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豪言。

活着才有实现价值,体验生活的机会,活着也更是一种信念。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这些豪杰志士之所以取得成功,因然与他们坚忍不拔的精神有关,更重要的是他们拥有一种矢志不渝的信念,有一种永不言弃的执著。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任何时候都要对生活充满希望,活着,自当能感受“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秀丽风光;活着,必能身临“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自天涯”的壮伟厅观。年轻的女画家琼西因患肺炎,危在旦夕,用医生的话说:“她的病只有百分之一的恢复希望,这一份希望就是她想活下去的念头。”已经是深秋时分,树上的叶子任凭风吹雨打,总也不肯脱落,她因此感到“想死是一种罪过。”在医疗中,她渐渐恢复了健康。

绝美的风景在陡峭的险峰之上,绝美的人生在绝险的攀登之上,点亮希望之灯,活出精神,灯亮心不悔。

生命的价值

“人生如白驹过隙,惚然而矣。”人生短暂,古往今来,张晓风也在探究生命的价值及人生的意义,仅为已生,唯见狭隘,只存他人,徒留悲哀。

肯定自己,张晓风,与心而生,在文学中寻觅心底最真实的渴望。“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她的文字呼唤真诚,文学界之璀璨明星,她以文字触碰冷漠的心灵,唤醒社会,文字著以心之光芒,亦为社会抹下明媚之光。

樵风乍起,画蠲争渡。屠呦呦一生为青蒿素作贡献,屠呦呦的青蒿素是社会的良药。一百九十一次的失败,当时被劝放弃,有人对她冷眼旁观。如为别人而活,她本可选择简易任务而轻易结束,国家资助,人类的使命,充盈着党的需求,屠呦呦的诺贝尔奖是“风涛渐息,渡万壑千岁”的归属。生之夏花,死之枷锁。“生命最深沉的化妆是自己尽善尽美地独立雕琢,有风击霜砺中昂首成最美的风景。诚如林清玄所言,世间万物,独立各有其美。

一生的时光,曼德拉用一生的时光为南非人民谋取利益。即使身处监狱,遭狱警呵斥,他始终禀着宽容待人的态度,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失去过自由,失去过健康,但他因此获得全国人民的敬仰。奉献自己,实现全国人民愿望,虽为黑人,却拥有与阳光灿烂的灵魂。行走于灵魂的殿堂,提升人生价值。

塞外胡声听昭君,汉王朝和平安定,王昭君用自己人生所有的时间与长度来安抚边境。唐玄宗以画像识人,在众多画像寻得千古丑人,却不知只是画家为了谋取私利而已,昭君一生转折点,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将美好的时光置于大漠之中,享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奇观,奉献自己的人生才是对国家,对社会有价值,奉献自己,即使满足自己的人生愿望,也可实现社会、历史的愿望,如炊烟一般升华自己。随心走,去感受漫天黄沙中悠远的琴音,去看朦胧的美貌女子。

乔布斯曾言:“不要为别人而活。”正如张晓风所说:“人在,树在”一般。

古有杜甫求广厦万间守已心,心怀天下。今在屠呦呦提取青蒿素坚定意志造福世人。

为美丽中国宏图献出自己的一抹色彩,实现自己人生价值。

让世界看到你的价值

张晓风说:“山在,水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一个更好的世界。”在她文章中她是山,是水,是大地,是岁月。每个人的生命都足够炫目,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价值。

生命对人毕竟只有一次,在他旺盛的时候,尽其所能发光发热才更符合生命的意义,若生命是一朵花就应自然地开放,散放一缕芬芳于人间,若生命是一棵草就应该自然地生长,不因是一棵草而自卑自叹,若生命不过是一阵风则便送爽,若生命好比一只蝶何不翩翩起舞?

秦牧说,生命,有的像一个泡沫,有的却可以谱一阙壮歌,对于好些人,只能碌碌无为的生命,在某些人身上,却能够发挥出巨大的潜能绽放美丽的花朵。“砂砾任人践踏,没有多大价值,如果你把它搁在炉里,让它熔化,让它沸腾,它便会变成灿烂夺目的水晶,并且正是靠着它们,伽利略和牛顿才发现了行星。”雨果如是说。每个人的潜在价值都是无穷无尽的,是潜藏在岩石里的珠宝,通过自己的努力,除去遮挡的石头,才能让世界看到他的价值。

德国的伟大诗人歌德说:“你若要发现自己的价值,就得为世界创造价值。”

深海里有住着数不尽的浮游生物,它们漂浮在海底几万英尺深的地方,在无人问津的广阔领域里自由徜徉,在日光无法渗透的地方用自带的微弱发光体携起一点点的明亮,宛若黑暗的夜中繁密的星光,混淆了夜与海的界限。

如夜一样深邃的海,如海一样迷蒙的夜,深海的琐屑光亮向世界展示着自己的价值。也许除去这些石头的过程不会像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容易,世界很粗糙,岁月也不温柔,但你自身的光辉值得被全世界看到。

要善于发现自己的价值,找到自己人性中的闪光点,并将其最大化。法国学者史怀哲说过决定一个人本质和生命的理想以充满神秘的方式存在他的心中,当他走出童年,它就开始在他心中萌芽,当他充满青春对真和善的热忱时,它就开花结果,我们以后的收获,就取决于我们的生命之树在春天的萌芽。

所以,每个人潜藏的价值都需要自己去发觉,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世界看到你最真实的价值与意义,你值得被世界看到。

生当如夏花之灿烂

泰戈尔曾经说过:“人的一生就似渡过一个大海,我们都相聚在狭小的舟中。”

人生短短几十个春秋,犹如一个快速旋转的年轮,飞快驶向前方。天地俯仰之间,芸芸众生如沧海一粟。人的奋斗不知其可也,奋斗让我们的生命更加永恒。

鲁迅的尖锐令人震憾,他的呐喊传入了无数已麻木或尚未麻木的中国人耳中,让时代顿生狂风暴雨,终划破了沉寂,这便是为何,同时代那样多优秀的文人中,唯有他,成了中国的魂。他的一生活的像夏季的花朵那样绚烂夺目,努力去盛开。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再不奋斗我们就老了。时间经不起我们毫无止境的折腾,成功的花儿,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哪一个成功的人生是单靠等待所能收获的?也没有哪一朵生命之花的尽情绽放少得了奋斗的汗水去滋润。奋斗,那是成功者固有的姿态,人的生命,因奋斗彰显其本质,摆脱平庸,绽放出独特的光彩。

爱尔兰文豪萧伯纳说过:“为了生活的生活不叫生活。”为了生活而多出的虚伪双何常不是一种累赘?

人生短暂,流年似水。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二十岁出头时,扎克伯格正迎来他的人生巅峰;而二十七岁的苏询则开始发愤苦读,可见比你优秀的人都在拼命,你还在等什么呢?屠呦呦二十年的坚持,研究提炼出令人叹服的青蒿素,拯救了非洲几百万人的生命。四十岁的陶哲轩,七岁被誉为数学神童,三十一岁获得菲尔茨奖,近日又破解了数学史上的一道难题,再度登上神坛。他说:“我只是一名普通人,我只是每天认真地工作,至于数学,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人的一生,不该靠华丽的出场扬名,不该靠飘渺的谢幕献声,而要靠不断的搏击与奋斗来获得掌声。时光的车轮一路碾压而来,轰轰烈烈。不去搏击,不去奋斗,我们都将成为历史上一粒默默无闻的尘埃。让生命如夏花般绚烂吧!如文王之于《周易》,仲尼之于《春秋》,屈原之于《离骚》。

相信自己,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败,妖冶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