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是最难得的 | 第57天的信

行尸走肉资源 | 2018-07-27 23:39

图 / James Pond

你对宫斗的戏码真的是……谜之喜欢。(一个略显无奈的微笑

我们好久没有一块儿追剧了。我刚刚回想了一下,除了最近在看的剧,上一部一起从头看到尾的,是《绝命毒师》,还是《甄嬛传》来着?反正都有好几年了。

原因呢,大概有两个吧。

你变成了“电影主义者”,肯定是其中一个。你嫌弃我的口味奇怪,是跑不了的另一个。

喂,别假装说没有没有。虽然你没明说过,但是那个意味深长的假笑早已出卖了你的内心。哼~

你总笑我审美奇特,说我的音乐收藏夹是“怪怪曲库”,说我喜欢的剧是“怪怪剧集”,还说不管哪个剧,只要我一追,离被砍就不远了。

哎呀,好气,但又没有办法反驳。我偷偷数了数这些年追的剧,除了特别火的那几个,其余的真的都很短命。

这一周感冒,读不进书,正好抽空补了一下《基本演绎法》。第六季了,又差点没续订。唉,阿心的魔咒啊……

刚吃饭的时候,我跟你抱怨这件事。你跟我打听这个剧是讲什么的,乐得不行:这么不讨喜,爱看的人当然少嘛。

的确,虽说是靠了个大IP,美国现代版的福尔摩斯,这部剧的人物设定听起来也不太诱人了。

福尔摩斯天才味儿不够重,既暴躁又脆弱,家庭和情感都一团糟。而且,他居然是个瘾君子,因为需要强制戒毒,才移居纽约。

华生呢,是一个华裔女人。她曾经是位医生,手术失误后无法原谅自己,去做了戒毒陪护,被福尔摩斯他爸雇来监督福尔摩斯。

更不招人喜欢的是,虽然主角一男一女,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他们之间却没有爱情。

你当然又笑。

我说,不谈恋爱也好看啊,真的,要不要一起看?

你直接飞来了白眼,乖,我们各看各的吧。

我喜欢这个剧的原因很简单。

人这一生最大的难题,是直面内心的恐惧。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那是属于“自我”的独特困境。

从这个角度上说,不管天才还是普通人,男人还是女人,都在努力着挣扎、突围。常常会失败,但偶尔也能成功。

这样的故事,总是特别吸引我。

看着福尔摩斯和华生探案,勇敢又小心地交朋友,艰难地与爱人、家人和解。只是这样,就挺治愈我的。

所以,我才跟你说,这个剧是细水长流型的,越看越觉得好看。

我之前追的《超感猎杀》也被砍了,不过,好歹出了个完结特别篇。

那部剧才真是奇怪的剧呢。导演和编剧是沃卓斯基姐妹。对,就是那对最早是兄弟,后来成了姐弟,现在又变成了姐妹的导演。

剧里的设定非常大胆。在人类之间,存在着一种联系叫作“通感”,不仅能共享情感和感受,还能共享思想和技能。

八位主角本来是陌生人,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国家,拥有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性别取向,却因为某个神秘事件,发现彼此被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这部剧的尺度很大,但大多是为了表义。同性恋者、跨性别者、开放式婚姻,通感人,普通人,他们最终都接纳了对方,一起快乐地喝酒、起舞。

如果抛弃所有世俗的偏见,回归到“人”这个共同本质上,人类能不能在艺术、爱欲之类的深层联系中,共享这个世界的神奇呢?

沃卓斯基姐妹以她们的选择,以及她们的作品,给出了一种答案。

我很佩服她们,也很喜欢她们的答案。

我还追过一部英剧,《复生》,也被砍了。

那部剧是一部非常特别的丧尸剧。它切入的角度很有意思,讲的不是《行尸走肉》那种世界末日般的灾难,而是灾难之后的故事。

人类打败了丧尸,却没有消灭丧尸,而是开发了相关药物,帮助他们找回作为人的记忆和情感,逐渐地回归家庭,回归社会。

这又是一个关于如何接纳“异类”的话题。只不过,这一次“异类”不只是某一类人,也是被称为“部分死亡综合症患者”的丧尸。

剧中的很多细节都很动人。可惜啊,估计连完结篇都不会有了。

戈叔,我想拉你一起看的“怪怪剧集”还有好多呢。

其实,我有想过的,为什么我总喜欢去了解一些没有那么主流,没有那么大众的东西,听音乐、追剧,都是这样的。

我想永远都对这个世界有一份天真的期待。

希望所有的孤独,不管多么奇怪,都会被人看到。希望所有的爱,不管是哪一种,都会被人理解。

有时候,我觉得这大概只能是幻想吧。

有时候,我愿意为了这个目标,去尽自己的一点力。

当然了,后一种总是多一点。

因为,你总是告诉我,天真是最难得的。

昨 日 的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