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宅来客之后,行尸走肉出现了

行尸走肉资源 | 2018-09-11 07:09

在福建闽北一个叫榕镇的地方,有一棵千年的古榕,这棵千年古榕树冠巨大,令人惊叹不已,从它树枝上向下生长的垂挂“气根”超过300条,落地入土后成为“支柱根”。这样,柱根相连,柱枝相托,枝叶扩展,形成遮天蔽日、独木成林的奇观。在这棵千年榕树的旁边,有一幢百年的老宅,屋子甚是奇怪,第一层全部是由大理石砌成,据说是为了防火,第二层便是由山上的天树锯成板后搭建而成。天树乃上等木材,百年过了,屋子依然巍然挺立。这房子经历了百年的光阴而却不被世人所破坏,外人很是奇怪。但是,榕镇的人却都知道,因为这房子充满了诡异和神秘的东西,而且,住进这房子的主人常常会在某个天黑之夜,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然后浑身乌黑,双目圆睁,惊恐万状的死去。

从此,这个房子就渐渐地被人废弃了,因为这房子藏在这千年古榕之中,所以榕镇的人们,就把这神秘而恐怖的房子,取名:榕宅。

就当人们渐渐忘记了榕宅的时候,榕镇却迎来了开发的热潮,处在大山脚下的榕镇,因为长满了许多古老的榕树,因此风景秀丽,四周的游人也常常到这里欣赏千奇百怪的榕树。不久,就在榕镇下起了第一场山雪的时候,榕宅竟然住进了一个不听村民劝告的奇怪的男子。大家以为这个男子也会像以前住在榕宅里的人一样会浑身乌黑,双目圆睁,惊恐万状的死去。可奇怪的事,这男子在这里住了快一个月,竟然安然无恙。大家都感到奇怪,也是榕镇出生的现在身为记者而且专门刊发榕镇新闻的我听到了这件怪事,自然十分奇怪,于是,我就决心去探访探访这个奇怪的住户。

当我走进榕宅的时候,我发现榕宅已经被清理了一通,先前杂草丛生的地方也渐渐地露出了石阶石板。只是,每个房间的门都是紧闭着,而且我听到了一阵奇怪的轰鸣声从榕宅的二层的中间的木板里传出。于是,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上了二楼,轻轻地敲开了那发出响声的门。不久,那木门就“咯吱”一声开了,从门缝里露出了一个男子,我一看,那颗狂跳的心才平息下来。

只见这男子将近五十岁,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身着黑衣,还绑着领带,相貌清癯,像是一个知识分子。只是他的眼睛深邃,脸色有些苍白,看来仿佛有些病态。我向他说明了来意,说我是这里的人,想来拜访拜访我们榕镇的新来客。那客人笑了,他说他叫陈生,以前也曾来过这个地方,十分迷恋这里的迷人景色,现在身体不好,所以想静下心来到这里养养身子,顺便写作,完成自己还没完成的作品。

我走进了陈生住的房子,就觉得一阵阴凉之气迎面扑来,在空气中还夹杂着一种浓重的中药的味道,我不由地大声咳嗽起来。陈生笑了,他说他的病需要静养,需要冷气,所以才来这个地方的,现在他携带着一台小型的发电机,就是为了生产冰块降温的。

我在陈生的房子呆了一会儿,才渐渐适应了房间里的气味。我问陈生知不知道这个榕宅曾经有过神秘和恐怖的死人事件。陈生听了,愣了一下,他转而笑着说了一句让我匪夷所思的话:“有些东西,是不怕死亡的。”陈生的房子里有许多医药的书籍,有些书甚至是古老的药书,我十分稀奇,就在他的屋子里翻开起来。

过了一会儿,陈生问我能不能帮他买些生活用品,说以前他叫一个人帮他买,可那人嫌这地方不干净,就不给他送了。我答应了他的要求,他笑着和我握了握手,他的手冰冷而且软弱无力,看来他真的病得不轻。

临走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外面冷风又吹了起来,陈生把我送出榕宅的大门。天上有一轮发着黄晕的圆月,闪着清冷的光辉。突然,我看到古榕的枝桠间迅速地跳过一只黑色的东西,那东西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我吓了一跳,忙问陈生:“这东西是猴子吧?”陈生抬头望了望树杈间的那个黑影,说了句:“今晚,客人来得早啊!”我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大步向前方走去,后面,传来陈生颤抖的声音:“小黄同志,你知道宁姑吗?”

“宁姑?”我似乎很熟悉这个名字,但我却说不出具体的关于宁姑的事情,于是,当天晚上,我就去问我八十岁的但依然耳清目明的爷爷。爷爷听到宁姑的名字,他也吓了一跳,末了,他告诉我这样一个关于宁姑的故事:

宁姑以前曾经是榕宅的一个女佣人,十分长得俊俏,但不知道咋的,一次,她竟然被榕宅的主人给吊死在古榕树下。原因就是,一天晚上,宁姑竟然用火去熏烤那棵据说是榕镇的保护神的千年古榕。据说宁姑死的时候,她的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一句话:“榕宅,会有客人的!榕宅,会有客人的!……”

又是客人!我听了爷爷的话,再一次寒毛直立!

第二天,我给陈生去送去一些生活用品,陈生这天一直在笑,他说他的写作快完成了,他的病也快好了,他再过几天就要离开榕宅了,他很高兴认识我这个朋友。看着陈生开心的样子,我对他的恐惧感才渐渐缓和了。作为一个记者,我想多从他的嘴里掏出一点故事来,于是,我便询问他得了什么病,家在哪里。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诡异地说了一句:“七月十五的晚上,你就会知道关于我的所有秘密!”

七月十五终于到了,这天晚上,月亮出奇的圆,苍白的月夜洒在古老而神秘的榕宅上面。为了取得第一手资料,我携带着微型摄像机来了榕宅。我轻轻地推开了榕宅的大门,却发现,今天的榕宅却再也听不到发电机的轰鸣了。我悄悄地来到了陈生的门前,刚想用手去拍打木门,却突然听到榕树的枝桠上有什么动静。我连忙打开了微型摄像机,刚想对着榕树上的那个像孩子似的黑影来个镜头捕捉,却突然听到房子内的陈生发出的笑声:“哈哈,客人来了!”

我吓得连忙闪到一边,这时,只见一个浑身漆黑的和孩子一般大小的东西跳进了陈生的屋子,不一会儿,我就看到那黑影又从窗户里跳了出来,直接跃上了枝繁叶茂的榕树。只是,它的身上隐约有一团朦胧的雾气。那黑色的东西迅捷地爬上了树,又迅捷地爬下了榕树,直接钻入了榕树下的一个树洞,不见了。就当我想推开门走进陈生的屋子时,我突然看到了一幕让我惊恐万状的景象:

只见从榕树后面闪出两个人来,一个身着白衣,一个身着黑衣。只听得那黑衣人说道:“宁姑,百年了,我们终于可以走了!”那白衣人拉着黑衣人的手说道:“是啊,陈生,我们终于可以走了。”说完,那两团影子便不见了。

我战战兢兢地推开了陈生的门。门一看,我就闻到了一股出奇的怪味,像是一股腐烂的肉体的味道。我连忙点着了我带来的蜡烛,蜡烛一亮,我就吃惊地大叫一声,我看见了一具肉团瘫倒在了桌子旁,从衣着来看,正是陈生!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白色的便签。我哆嗦着拿起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小黄同志你好!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也许会感到奇怪和恐惧。你也许知道了宁姑的故事,对了,宁姑其实已经死去了整整三十年。但是她是受到冤枉而死的,当年,她发现了这棵千年古榕洞中的一个秘密,就是神秘客人的秘密。却被我的父亲,一个不让我和女佣人相爱的独断专横的父亲在七月十五之夜给吊死在这棵榕树下。我从一个老巫师那里知道了一件事情,七月十五被吊死的人,将成为孤魂野鬼,只有等到死后的五十年后才有可能在她被吊死的老地方去重新投胎做人。可先提条件必须是:让尸身不腐烂!也就是要养尸!而养尸的最好办法,就是给尸体注入新鲜的血液。

于是,我就把宁姑的尸体悄悄地藏在了山里的一个冰凉的洞里,每天给她注入我的鲜血。可二十年前,我感到自己的生命也将终结了,但我却从一本古书中知道,在冰冷的环境下,吃一种毒,这种毒,就叫做尸毒!吸收了尸毒,就可以形成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这样就可以拥有鲜血了。于是,在七月十五之夜我的灵魂归去和宁姑相会了,但是我的尸身并没有死去,因为,临死之前,我吸收了宁姑身上的尸毒。半年前,为了能让宁姑回到她死的老地方,我就把宁姑的尸体藏匿于这千年的古榕下,因为,这榕宅的客人有一只百年的毒蜘蛛!当年宁姑就是想把这只毒蜘蛛给熏死不让它害人的,可我的父亲死活不听她的辩解,就把她给吊死了。为了不引起外人的注意,我就化身一个作家要封闭写作,其实我是在养着我的行尸走肉的身体,利用毒蜘蛛来把的我的鲜血和宁姑的尸毒来彼此汇通,来彼此共存。今夜,正是七月十五,我终于可以和宁姑一起投胎转世了。”

我看完了这张整整五百多字的长信,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我终于知道了这榕宅的秘密,而知道了那些先人神秘死去的秘密。死的人去了,就该让死的人安息吧。

当我回到榕镇的时候,在榕镇卫生所当助产士的妹妹就打电话告诉我一件大喜事:村东头的刘嫂生了个大胖小子,村西头的张嫂也在同一时间生了小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