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尚难顾,负卿又如何?

行尸走肉资源 | 2018-08-21 06:49

乾玖六年十四月四十九日逢雷雪所作

天性本凉薄,

路途更坎坷。

忠孝尚难顾,

负卿又如何?

题解:乾玖者,歉疚也。十四者,实死也。四十九,七七,心所祭也。雷雪,违自然像,难容也。

解析:作者以凉薄起笔,悖逆《三字经》首语“人之初,性本善”之论,是对作者自我的天性的表露,是对现实人生的拷问,更是对世态炎凉人情薄的揭发。

紧承上句,道出在这个人情凉如水的社会,人生的路处处都是坎坷。然而想要继续走这条路就必须有所付出,在作者的眼中对梁启超先生大毅力者越挫越勇的说法嗤之以鼻,他选择了另一种极端的并自私的做法,那就是走自己的路,别人与我无关,以引出下句而作补充说明。

自古以来忠孝两难全,今日作者却忠孝皆难顾,这又是因为什么呢。真是心有千千结啊,应该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此处无声胜有声,一切悲痛尽在不言中。

最后一句以问句收尾,负卿照应首句,天性凉薄,负天下都可以,负了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全文以天性起笔,以负卿结尾,似乎是表明自己为人生路而要舍弃一切。然而联系文章标题,为何歉疚?为谁歉疚?为忠?为孝?为卿?···实死是在说人虽然活着心其实已经死了,在的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七七四十九是超度,我想作者是在超度自己的灵魂吧。哀莫大于心死,悲莫大于歉疚。联系全文及现实社会,本诗痛彻心扉的表达了对人们自私自利强烈的批判。

本诗行文清新自然,节奏轻快,讽刺肆无忌惮,语言老辣遒劲,人生苦辣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