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会孤独

行尸走肉资源 | 2018-08-12 17:57

有这么一群人喜欢以梦为马随处可栖,是向往自由的自由者,喜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目的,只是风儿向哪里刮他们就迎着风向哪里走。喜欢民谣,即使民谣很穷,但是就是喜欢没有原因,如果非要说个原因那就是因为民谣是有血有肉的是真实存在的,是由很多有故事的人在喝一碗酒时讲述出来的故事。喜欢背着吉他,去远方,去歌唱每一首民谣。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民谣是灵魂吉他就是他们的躯体,只有灵魂和躯体紧密的融合在一起时他们才会如酒后初醒时那般浑身充满了力量。有的时候我也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喜欢这样,可能是冰叔的书看多了吧!才会急躁的想要如同勇士一般想要冲进这让人痛不欲生的江湖中,想要饮一碗江湖的黄连酒,尝尝苦在心里却不上头的滋味。或许只有这样流浪时唱出的民谣才会更加的动听,这个故事才会有一个好的结局。可是我们总想着其流浪,却忘记了流浪的孩子最怕孤独,流浪的人也最孤独。

你到底叫乐乐还是叫六六啊?

随你吧!都可以,我不在意!

把好吧!我就看心情吧!

后来事实证明我呢乐乐喊得比较多,可能是六六不顺口吧!

胡乐乐是一个生活极其单调却又丰满的人,单调是因为他每天四点一线,教室,餐厅,球场,宿舍,每天如此。丰满是因为他篮球打得好,在球场上总是健步如飞,在宿舍里就是弹吉他唱民谣。

初识胡乐乐时吉他对于他说是门外汉,他对于吉他来说同样如此,只不过唯一的不同是他每天的练习和看视频教学早已经让他推开吉他的宫殿了。弹着吉他唱着民谣真的很帅,似乎吉他和民谣才是天生的伴侣。

我是一个闹腾惯了极其怕孤独的孩子,他是想要流浪也害怕孤独的孩子。就这样两个害怕孤独的孩子见了面。只不过我俩还是没有共同的语言去打破孤独的危机感,如果说真正帮我俩打破孤独感的应该是大冰。我喜欢大冰得书,他呢亦是如此。我喜欢大冰书中的“既可朝九晚五,又可浪迹天涯”。他呢喜欢大冰书中的“多元世界,平衡发展”。就这样臭味相投了。开始交谈关于大冰的书,“乖,摸摸头还是好吗  好的”每一本书我们都会仔细的看,讨论着书中的人,结果就是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他们是被上帝宠爱的天使,他们是喝多了黄连酒的人所以他们的故事才会如此动人。他们的民谣才会充满了感情!

我喜欢听民谣喜欢赵雷,他呢?喜欢听民谣喜欢赵雷和大冰叔。我俩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听,他呢不仅仅是单纯的喜欢听还喜欢拿着吉他唱民谣。说到唱民谣我就生气,我总觉得老天不公平,给予逼人的都是颜值,歌喉,撩妹技能,到我的时候就是艺术细胞没有,艺术细菌倒是给了很多,还有很多的脂肪细胞。就像他们洛阳三剑客玉星的“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乐乐的“趁早”,正强的“蓝莲花”。除了这个以外还有高颜值,篮球等,到我的时候就是“脂肪甩甩”。不过我这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我的皮下组织耐寒抗冻,让我在冬天也温暖如春。

对于我俩都喜欢冰叔,那么他的新书签售会怎么可能不去呢?我俩带了一书包的书轰轰烈烈的出发了,从下午五点排队到凌晨,结果是好的所有的书冰叔毫

不令色的都给签了名字,见到了冰叔的本尊,和他老人家握了手,冰叔觉得我肉嘟嘟的还送了我一支他签名字的笔。但是多元世界就是需要平衡的,我错过了九点开往北京的火车,双双丢了手机,我们如同疲倦的流浪者一样坐在二七塔下在黑夜里难过和迷茫。

第二天我和乐乐买了车票。去了西安,大冰的小屋里做客去了。在大冰的小屋里我俩见到了书中写着的族人,他们好友善,一首一首的唱歌,讲述一个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和江湖的风花雪月。唱歌不说话,说话不唱歌。这是小屋的规矩,族人们坐在一起静静的听歌真的是很美妙的事情。在西安的流浪中,一直相伴的是雨似乎在告诫那些想要去流浪的孩子一样,想要去流浪就要把眼泪流尽因为流浪的道路太孤独,我怕你们会哭。

在西安乐乐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带上吉他,让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有在大冰的小屋里,他才把灵魂和肉体融合。我呢没心没肺的只顾着笑 。(发一张我在冰叔的小屋前拍的照省得你们说我吹嘘)

胡乐乐现在你已经如愿以偿的走进了江湖中,你的黄连酒苦吗?

胡乐乐现在你还想着背着吉他去流浪吗?

还想着做一位孤独的流浪着吗?

胡乐乐现在的你会不会依旧把笑容挂在脸上?

你告诉我的“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差”我一直在笑。

胡乐乐你的路是不是和我的一样曲折。

胡乐乐你的吉他断了弦声音会不会变得沧桑?

胡乐乐愿你能够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再见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