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两语我就跟他走了

行尸走肉资源 | 2018-08-10 06:15

“大概还是逃不过吧,还是喜欢从前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人。

那天店里来了一个男人,你知道的,我喜欢的那个类型的男人,中等身材,大眼睛,有胡子,三十岁左右,声音低沉。简单的T恤配宽松的裤子,给人干净文艺的感觉。

你稍等,我点烟。

我不知道他是否单身,也不知是不是眼神出卖了我,因为看到中意的人,眼睛都会比寻常亮。

但我的心还是砰砰砰的。

他和我打招呼。我回复。不确定他是否单身,所以一直很矜持且小心翼翼。中途去看了他朋友圈,MD,一六年结了婚。心凉了半截。

什么之前幻想的在一起甜蜜蜜的画面,瞬间打破。可是,还是忍不住回消息。他打来语音消息,让我更加慌乱,我调低音量,尽量冷静而温柔说,喂?

他说在家很闷,邀我一起喝咖啡。我假装没有看过他的朋友圈,不知道他已结婚,说可以。

挂掉电话后化妆,换衣服。想着,可能在男人眼里,晚上能约出来,而且对方精心化了妆,无疑便是一种“可睡”的暗示。没有强硬的拒绝,表示装模做样的矜持。想着,有些男人也傻,并不懂这些。但又有些男人更傻,不会视氛围而定,错以为晚上一起吃饭便可以做任何事情。

我虽不是什么绝对的好女孩,但也从没有过夜不归宿或者单独和男人过夜的经历。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明知他已婚,明知不了解,还是自然而然的又或许该说稀里糊涂的就跟他一起走了。

你说,那天他从家里出门,以什么理由来骗自己妻子?是公司加班?是老板突然有事情?还是谈生意或者是和朋友出去喝酒?还是那天他和妻子吵架了,然后利用这个机会?你说是不是,只要女人相信,那男人出轨或偷情的机会太多了。

九点半,我打车等在我们约的那个咖啡馆门口。我故意在对面便利店等他。因为不然会显得很迫不及待与他见面的样子。在他等了两分钟左右,走过去问他,等了很久了吧,然后表示抱歉。他摸摸我的头,一起走进咖啡馆。

落座,他去点咖啡。看着他的背影就有点难过。你说为什么类似的男人不少,怎么就偏偏遇到的都已有家室呢?大概,就像是那句,无缘的你呀,总是来的太早或太迟。可是,有了家室为什么对我的态度也不坏呢,而且也会很礼貌?大概成年人之间客气礼貌的对待异性的好感,因为被喜欢也被证明了他们的魅力所在吧。

他回来的时候,我目视他微笑,他也笑着走过来,坐在对面便对我说,口红的颜色像樱桃,让人情不自禁想咬一口。你看,男人多坏,你可是有家室的人了,还这样对异性说话?

我只得假装害羞的低头微笑。咖啡上来的时候,两只手一直放在桌子上捧着杯子。我们聊一些很空洞没有思想的话题,聊麻木的毫无新鲜感的行尸走肉般的生活,我们也会聊爱情,年少时候的爱情。自始至终他没有跟我提他的妻子。

也许他还是很爱自己的妻子,只是总和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便又腻烦。就像是喜欢吃的菜一直不停的吃也会腻一样。

音乐很轻,四周很静,灯光昏黄暧昧,不一会紧绷的肢体与情绪便放松下来。他说很久没有遇到一个能让他开口说说话的人。

而在我观念里,很多时候,人不愿和同性说自己一些事情,因为袒露脆弱时,需要的是对方的母性柔情或者是宠溺,这些在同性身上很难得到。

他说心里还有很多话,想托盘而出,时间好像并不允许了。可是我看着你的眼睛,总感觉我所说的你都懂。即使我什么也没说。

他说的一点都不假。有时候和朋友聊天时就这样,看着对方便觉得我说的你都懂。是不是?

他看着我的眼睛,我也看着他的。我明知道对视五秒后果可能是被吻,或者更甚,也鬼使神差的与他对视。他拉起我的手,放在嘴巴上吻了一下,然后一直拉着,拉我到对面,到他身边坐着。

他看着我,揽着我的肩头,手抚摸过我的胳膊。我又紧张了起来。他趴在我的耳边对我说今晚和他一起,没等我做出反应便拉着我的手去吧台结账。

他在车上吻了我,十分温柔,额头,眼睛,脸颊,嘴巴,脖子。然后一起去了酒店。

事情的节奏快的不可思议,我都来不及反应。他一直拉着我的手,一起走到房间。打开了空调,但是没有打开灯,他把门关上,我们动情的接吻,剥去衣服,双脚踩在地上,打开水龙头一起洗澡。

他在背后环住我,头贴在我的肩膀,手抚摸过山岭丘壑,也拉着我的手触摸他。

夜晚真的很可怕,让人失去理智。之后他替我擦干水珠,抱我去床上。

我没跟他说这是我第一次跟异性一起住,说出来他好像也并不会信,因为就三言两语,我就跟他走了。也没必要说,因为并不能说明什么。

他第一次很温柔,第二次让我痛到难以忍受。之后他抱着我独自睡去。我听着他的呼吸,脑中一片空白,小心翼翼的拿开他的胳膊,裹上浴巾到阳台上点了烟。

拉开窗帘,万家灯火闪烁,甲壳虫照出两束光线在马路上行走。心里没有任何情感,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我才知道,人类所命名的那些开心,难过,痛苦,迷茫,无助……虽然很多,但是总会有一些情绪是难以命名的。那么此时此刻,我就像一个空躯壳。

有了困意以后,我在他旁边的空处贴着床边睡下。觉得一个人熟睡而另一个人醒着,也不失为一种孤独。

第二天在他还没起床时,起了床,化了妆,看着熟睡的他,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下。或许我应该去楼下买来饭,然后悄悄离开,这样彼此或者不那么尴尬。

但是我没有。

我叫他起床,看着他一件一件穿好衣服。他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问我有什么好看的。我笑而不语,看他打开一次性洗漱用具,挤牙膏把牙齿刷出响声,看他洗头发,然后对着镜子吹干。我没有动手帮他把折在里面的衣领拿出来,而是告诉了他。

我看他从一脸惺忪变成神采奕奕,终于他脸上不是昨天咖啡馆里的倦容,也终于让我感觉到了疏离和陌生。他暧昧的语气全无,找回了自己的理智。而我最擅长别人什么态度我便什么态度。

退房的时候阿姨那句被子有血,我看了一眼他愣了一下的眼神,然后去前台处理。

出酒店门的那一刻,太阳光炽烈,眼睛不适,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我看了一眼他,他正心不在焉的看着周遭的世界。

我说,抱我一下吧。他愣了一下,走过来抱住我。我踮着脚,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脸,然后推开他招招手走开了。

那天起,我们再也没有聊过天,他那天没有说出来的千言万语,也再也没有说起,一个人,又咽下了。

我想我们嘴唇相撕咬触碰的那一刻,他便已经告诉了我他想要告诉我的千言万语——青春逝去,梦想被现实打磨掉了不切实际的部分,浪漫也是,感觉也是,激情也是。我想他要告诉我的是,片刻的孤独需要片刻的燃烧去解救。

后来我在朋友圈看到他和女朋友的照片,两个人感情很好的样子。我不再对任何人抱有猜测和臆想。因为天黑下来,或许每个人都挺孤独的。

我闭上眼睛,现在能想起来的便是,我独自坐在窗边抽烟,有遥远的灯在亮着,遥远的汽车鸣笛声偶尔传来,而屋里,有一个男人的喘息,一声一声,像叹息。”

我不知道是因为故事她的眼睛变得明亮,还是她让故事变得明亮。掸了掸手里的烟灰,她从兜里拿出罐装口香糖,给我一颗,对着我笑了起来。

她说,你说这算是美好的事情吗?

我说我无法判定。有些人甚至拿重金买,甚至苦苦哀求你,甚至真正喜欢你,或许都没有“你甘愿”而随便,这个世界上,也总会有你喜欢的,同时也喜欢你的,而且单身的人吧。

橘子摆了摆手,或许,当我三十岁的时候,才能等到一个三十岁的这样的男人,也或许三十岁的时候,我早已不再相信什么爱情只需陪伴。也或许有陪伴也会片刻的憧憬爱情,然后像他一样,约会。

小时候听说的痛恨别人的出轨、做情人,现在才知道是这么轻而易举的事情。曾经在学校,有学校这层“道德壁垒”保护,觉得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和有家室的人有什么牵扯,后来才知道,走出学校,从此超级多的事情变得需要自制力、自控力。

自己在一个地方憋着会出问题,可是和异性在一个地方又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我说,或许橘子,我们的人生这才刚刚开始,一切都将会真实而又模糊,就像睡着了,醒来了,然后又睡着了,陷入一个又一个梦里……

谁又能控制梦到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