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位银幕“帅大叔”,希望我们今后能记住他们的名字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3-13 00:13

大家应该注意到了,在《惊奇队长》中,这位“眼熟”的大叔又和我们见面了——

本·门德尔森

提到本叔的名字,或许一些朋友并不能马上反应过来他是谁,但要说起他近两年的作品,大家一定会惊呼:“哦!原来是他啊!”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里,他是野心勃勃的克伦尼克总监,冷酷无情、暴躁傲娇,白披风气场十足;

《至暗时刻》里,他是神形兼备的乔治六世,在丘吉尔面前拼命掩饰口吃的样子令人印象深刻,尽管戏份不多,但细致克制的表演进一步证明了他深厚出众的表演功底。

2018年的《头号玩家》中,本叔饰演了IOI公司的管理者,妄图掌控“绿洲”的诺兰·索伦托,这是本叔再次演绎大反派。

2018年底的《罗宾汉》中,本叔又双叒叕出演了反派,诺丁汉郡长。

在最近上映的《惊奇队长》里,本叔饰演带领族人逃亡的斯库鲁人塔罗斯,其中吊打局长的那段戏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其实,本叔已经在演艺圈工作了三十多年了,然而和休·杰克曼、盖伊·皮尔斯等一帆风顺进军好莱坞的澳洲演员相比,他走得并不顺利,直到2010年41岁时因《动物王国》中凶残大哥一角才被更多人认识。

《动物王国》

从此以后,他接到的多为配角,且大都是彻头彻尾的坏人,尽管是反派,但本叔总能藏起澳洲口音,用自己截然不同的方式诠释人物复杂又有趣的一面,用出色的演技和个人魅力俘获了一批又一批影迷的心。

据说,本叔接下来十分有意出演邦德系列电影,并继续出演“反派”……

在好莱坞,也有很多像本·门德尔森这样的“大叔”,你也许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但一定看过他们演的电影。

他们有的一连参与颁奖季好几部佳作也没收获提名,有的演了漫威DC两家的电影但还是被看作“小众”演员……而且,他们也不年轻了,但他们拥有漫长的演艺经历和充斥名片的作品表,还有演什么像什么的本事。

或许,他们是“绿叶”,很少成为关注的焦点,但好莱坞没了他们还真没劲!

克里斯托弗·沃尔茨

在刚刚看过的《阿丽塔:战斗天使》中,“瓦叔”饰演的医生+赏金猎人依德令人印象深刻,而瓦叔演艺生涯中塑造的经典角色更是数不胜数。

昆汀·塔伦蒂诺曾说,在自己创造的所有角色里,最爱的是《无耻混蛋》中瓦叔饰演的德军上校,这个角色时而风度翩翩,时而残酷无情,面带微笑就能优雅地把对方搞死。

“走配角的路,让主角无路可走”,一炮而红,圈粉无数。

相比之下,他在《被解放的姜戈》里便收敛了许多,不过那句“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的经典台词还是让人记住了满腔正义的牙医舒尔茨。因为这两个角色,克里斯托弗·沃尔茨两次问鼎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

除此之外,瓦叔还饰演了《007:幽灵党》中的大反派、《青蜂侠》中的黑帮首脑、《大象的眼泪》中的残暴马戏团总监、《缩身》中奉行享乐主义的邻居……

银幕外的瓦叔也一样魅力十足,言谈幽默诙谐,举止风度十足,俏皮的肢体动作尽显怪咖本质,精通三国语言的他,还是个喜欢读书看歌剧的文艺大叔。

马克·斯特朗

大家都应该知道电影中的英雄是怎么被炼出来的,只搞定几个混混肯定是不行的,要打败有型有款有财有势有勇有谋的反派才能显示出我们英雄的高大。

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银幕上的反派常常让观众严重不信服,从而导致了整部英雄电影也不够带劲,这种情况直到马克·斯特朗的出现才得以改变。

是的,“马强叔”就是那种气势磅礴,甚至会抢走主角光环的大反派。

《大侦探福尔摩斯》、《海扁王》、《罗宾汉》、《绿灯侠》,马强叔随时随地准备作恶,让无所不能的大侦探、会功夫的小萝莉、绿林好汉、超级英雄们都忙得不亦乐乎。

为什么马强叔这么强?是科班出身的英国舞台剧背景(鼎鼎大名的老维克剧院),造就了他过硬的演技和非凡的个人气势。

而且,光头马强叔永远都那么冷酷,他用少有的主角之作《王牌贱谍:格林斯比》中,告诉我们,板着脸也能搞笑;他甚至在《王牌特工2:黄金圈》中还献上了最令人泪目的一刻!

在DC新作《雷霆沙赞!》中,马强叔将出演大反派希瓦纳博士。

威廉·达福

2019年奥斯卡,威廉·达福凭借《永恒之门》提名了最佳男主,“与你年轻时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倍受摧残的容颜。”我想把这话送给有了皱纹却更帅的威廉·达福,2018年,他获得了柏林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这位有近四十年艺术人生的老戏骨一直在主流和边缘任意游走,2017年明星云集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中,他是杀手之一,为此他专门练习口音,既熟练到让普通观众相信这是个从奥地利来的教授,又留下足够马脚让大侦探波洛能抓到他的漏洞,对尺度的精准拿捏让他在戏份并不是很多的表演空间里依然有自己的存在感。

2017年的小成本独立电影《佛罗里达乐园》中,他出演了善良有爱但又时常愤怒无奈的旅馆经理,作为片中为数不多的专业演员之一,他很好地带动了影片的整体调性和气氛,以细致入微的复杂情绪展露出生活的平静外表下波涛汹涌的一面。

他还是少有的漫威、DC通吃的演员,在《蜘蛛侠》系列里演大反派绿魔,到了2018年底的大现象级《海王》中,威廉·达福摇身一变出演了海王的导师维科。

威廉·达福是家中八个孩子里的倒数第二个,小时候经常要通过调皮来刷一下自己在家中的存在感,这种个性延伸到他的表演上,使得他乐于冒险,出演一些富有争议性的电影和角色。

比如在《基督最后的诱惑》中,将耶稣的性格和行为进行大胆的改编,在从木匠化为不朽的道路上,赋予耶稣更多矛盾、迷茫和错误等人性,由此引发轩然大波,甚至在几个欧洲国家被禁。

这样的情况在他与拉斯·冯·特里尔合作的《反基督者》时又上演了一次。但是他就喜欢“在工作中不计后果”,这是他的可爱与可贵之处。

他或许算不上好莱坞一线巨星,也不想跻身那个“出头鸟”俱乐部:“有时我羡慕他们的权力和金钱,有时我为他们感到遗憾,因为有‘枪’指着他们的头。他们有很多东西要保护,必须非常小心,做的很多事儿都是保全面子的行为,我不想那样做,原则上我不喜欢。”

怎么样?达福叔就是传说中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呀。我猜想,已经有过三次奥斯卡提名的他还将迎来新的演艺高峰——

记得当时来中国拍《长城》的日子里,他对广场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很想拍一部电影,讲一个在中国寂寞孤单的老外,开始尝试去跳广场舞……”要不要为叔的这部电影众筹一下?

迈克尔·珊农

2018年的奥斯卡之夜,众多明星都锦衣华服去了现场,而迈克尔·珊农却独自坐在芝加哥的一家酒吧里,边喝啤酒边看电视转播。

《水形物语》的13项提名里没有他,不是他演得不好,那个充满控制欲的美国特工被他演绎得傲慢、粗暴、残忍,且带着几分滑稽,抓狂地挥舞电棍的形象堪称年度最佳反派。

但他缺了点运气,虽然也曾凭《革命之路》、《夜行动物》两度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至今仍是最被低估的演技派。

有人为他惋惜,珊农叔自己却没什么怨言。

幼时父母离异,曾经穷到没钱去看电影的他,高中毕业后误打误撞开始在芝加哥演舞台剧,从此开始表演生涯。

他觉得自己很幸运:“我的很多朋友还在芝加哥,他们和我一样有才华和天赋,也许更多,但他们仍然在那里,不能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来谋生,我觉得我欠他们的,出于尊重,我要抓住每一个演出机会,认真对待。”

《超人:钢铁之躯》

他唯一遗憾的是曾给过他很多支持的父亲的早逝:“就差一点,他就能看到我获得奥斯卡提名了,就差一点。”

虽然家族里没有任何人跟表演沾过边,但迈克尔·珊农天生就是这块料。

他骨骼清奇,一米九二的高大身材再加上阴沉冷酷、给人强烈压迫感的表情,很适合塑造反面角色,以细腻的暗黑表演实力诠释那个真理——

“好人都是相似的,而坏人各有各的坏”。

但他在表演中并非只是简单地演绎邪恶:“我并不打算以任何形式宽恕谋杀等罪恶,但我认为尝试理解人类是如何做到这些是很重要的,如果看不到造成残忍或麻木的环境、原因,我们怎么可能希望阻止它发生或使人们恢复正常?”

2006年,他在《世贸中心》中扮演海军陆战队中士戴夫·卡内斯。“起初这让我很害怕,因为他是个非常勇敢、坚强的人,救了两名被困在废墟下的警察。”

珊农回忆说,“我觉得我的内心可能没有这样正义的感觉,我看了很多他的采访,直到确信需要有一个人来扮演他。”你看,对珊农叔来说,最具挑战性的反而是演一个好人。

马克·里朗斯

2016年,当他凭《间谍之桥》夺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时,很多人都在问他是何方神圣;

2017年《敦刻尔克》中,他扮演道森船长,一众年轻士兵更衬托出他的沉着、老练、慈祥,和贵族般的儒雅气质。

曾三获托尼奖的马克·里朗斯是一位伟大的莎剧演员,他是如此钟爱舞台,以至于斯皮尔伯格1986年开出高价邀请他出演《太阳帝国》时,他都礼貌地回绝。

这段缘分终于在近三十年后再续,里朗斯在《间谍之桥》中成功出演了不畏生死的苏联间谍,又担纲《吹梦巨人》,几乎成为斯皮尔伯格的御用演员。

斯皮尔伯格用“无所不能”这个词来形容里朗斯,因为即使台词很少,他也能通过眼神和表情诠释人物性格,并且在各种角色间转换自如。这不,在2018年的《头号玩家》中,他又颠覆形象地出演了性格难以捉摸的“绿洲”创始人。

说道马克·里朗斯出演的其他作品,你一定都看过!他是《狼厅》中足智多谋的克伦威尔、《亲密》中的失意音乐家杰伊、《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中的托马斯·波琳爵士……

乔·博恩瑟

随着《惩罚者》被砍,我们或许再也看不到酷到骨子里的“罚叔”大杀四方了……

说道“罚叔”乔·博恩瑟,他在《行尸走肉》前两季中塑造的悲剧人物肖恩让人难以忘怀,但如果你近两年才认识他,那八成是因为漫威剧《惩罚者》。

本来Netflix没有拍摄《惩罚者》的计划,但在《夜魔侠》第二季中,作为配角的罚叔抢足了戏份,为观众所喜爱,才有了《惩罚者》独立剧的诞生。

罚叔棱角分明,大耳招风。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自曝鼻子受过14次伤,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长得像被打了一样”。

他在《极盗车神》里是欺负宝宝的犯罪分子;

在《会计刺客》中是本·阿弗莱克失散多年的兄弟;

在《猎凶风河谷》里是被抛尸雪地的钻井工人;

还在《边境杀手》中演过腐败警察。但无论乔·博恩瑟演的角色是“惨”还是“坏”,出色的演技总是让观众过目难忘!

迈克尔·斯图巴

也许你已经不太记得了,2018年入围奥斯卡奖最佳影片的九部电影中,迈克尔·斯图巴居然参演了三部,创下了15年来的纪录!

《水形物语》里,他是深入敌境的苏联间谍,游走在两大霸主之间,集国家使命、科学热情以及个人道义于一身,复杂而不失人性。

《华盛顿邮报》里,他是《纽约时报》的总编辑,仅三分钟的表演,完成了从自命不凡到尴尬无奈的情感骤变,与梅姨对戏也丝毫不落下风。

相比这两个角色,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当属《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里的开明父亲一角,斯图巴完美地捕捉了帕尔曼教授的热情、睿智与愁绪,最后那段面对儿子、源自内心的独白,给田园诗般的爱情故事注入一股发人深省的力量,赋予了电影独特的灵魂。

尽管他最终和奥斯卡提名擦肩而过,但每一次精湛的表演都让我们深深地记住了这些亮眼的角色。

每次开拍前,斯图巴都会做深入的研究,在形与神上贴近人物。为了符合《水形物语》里科学家的形象,他甚至试戴了多款眼镜,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也让他不管戏份多寡,总能完美地与角色融为一体,在有限的篇幅里交出极富层次感的表演。

从国会议员(《林肯》)到黑帮老大(《大西洋帝国》),三教九流他都信手拈来,可谓最多变的黄金配角。

其实斯图巴早年也演过主角,科恩兄弟的《严肃的人》里,他扮演一个为生活所困的中年犹太男子,将内心的苦闷和压抑,以及意图挣脱世俗束缚的状态演绎得惟妙惟肖,这个角色让迈克尔·斯图巴一炮而红,还为他带来金球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虽然后来他演的多为配角,却得到了马丁·斯科塞斯、斯蒂文·斯皮尔伯格、伍迪·艾伦等大导的青睐。如果说外貌限制了他成为主角,却也使他出演各个国家、各个时期、各个种族、各个职业的人物时毫不违和。

《雨果》

当然,对于漫威粉们来说,你一定记得他在《奇异博士》里出演的那位常常遭本尼鄙视的医生吧!

生活中的迈克尔·斯图巴非常低调,出席活动时从来都话不多,感性的他会因为观众的一句赞扬而眼泛泪光。“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所以我竭尽所能,在银幕上留下最好的表演。”希望这位辛勤可爱的大叔有朝一日能得到奥斯卡的眷顾。

斯特兰·斯卡斯加德

近几年,随着两个儿子“E大”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和“四妹”比尔·斯卡斯加德相继在演艺圈逐渐走红、父亲斯特兰·斯卡斯加德继续在各种大片中担任黄金配角,斯卡斯加德家族已经被当成“表演学校”般反复提及。

作为斯卡斯加德家族的“老爸”,斯特兰·斯卡斯加德却曾说——

“我其实从来没决定当演员,就像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一样,表演只是找点事做。”

这其实是一次暗戳戳的表白,因为表演,自从他少年时代第一次进入片场开始,就已成为他的生活方式本身。

“当我只有17岁,在片场却被当成大人对待,而且被各种造梦机器围绕时,那感觉棒极了。那感觉依旧在。”

这感觉有如基因,从此在斯特兰、亚历山大和比尔的血液中传递,让电影与这个兴旺的北欧家族成为距离最近的一对亲眷。

斯特兰有时说话口无遮拦,却也有着令人交口称赞的幽默感:“我想我的吸金力大概排在影史第13位——不是因为我做了多大贡献,只是我正好出现在一堆很成功的电影里,让我看上去很美。”

的确,你或许不熟悉戏外的斯特兰,但总能在一些名作中与他相遇。他戏路宽广,演技收放自如,自由度极大,爆发力也强,可以随意“变脸”——

斯特兰1951年出生于瑞典哥德堡,超过一米九的身高令他气场非凡。他17岁时初出茅庐登上舞台,在斯德哥尔摩国家大剧院工作过16年。

1982年,他因《头脑简单的杀人犯》中“白痴”青年斯文一角获得柏林电影节影帝,从此活跃于北欧电影圈。

1996年的《破浪》,斯特兰扮演瘫痪的丈夫,用内敛厚实的表演全力衬托戏中的妻子艾米莉·沃特森,从此开启了与导演拉斯·冯·特里尔的长期合作。

斯特兰笑称:“我把他当成小老弟,我们一起玩得很开心。我猜是因为我们有着相似的幽默感吧。”

从《狗镇》、《黑暗中的舞者》、《忧郁症》到《女性瘾者》,可以说,斯特兰把演艺生涯最好的年华都交给了冯·特里尔。甚至在拍《忧郁症》时,斯特兰将长子亚历山大也带到了片场,一同为老友效力。

2003年的《狗镇》是拉斯·冯·特里尔的代表作,斯特兰饰演美国乡下的矿工恰克,衣衫褴褛,满面尘灰。戏剧演员出身的斯特兰深厚的台词功底将恰克的虚伪、贪婪、自卑和罪恶塑造得准确又生动。

从小受英语文化圈影响的斯特兰在80年代末就尝试打入好莱坞,他出演过《布拉格之恋》和《猎杀红色十月号》,还参加了《辛德勒的名单》的试镜,遗憾落选。

1997年,他借着《破浪》的声誉再回好莱坞,接下了《心灵捕手》。

他扮演的兰波教授一手发掘了马特·达蒙饰演的怪诞天才威尔,却无法走进高徒的内心。

当威尔轻轻松松解开了兰波都无解的数学题,并轻蔑地烧掉了答案时,兰波大受刺激,跪在地上抢救那两页燃烧的草稿纸,那一瞬间,斯特兰将一个社会成功人士的自信与价值观被摧毁的悲凉,诠释得淋漓尽致。

在好莱坞的这三十年,斯特兰始终与“配角”两个字紧紧捆绑在一起,戏份或多或少,他都能完全融入,就像是有机存在的一部分,完美又和谐。

《加勒比海盗》系列中,作为铁匠威廉的父亲,他戏份不多,但那份被禁锢的煎熬和爱子心切,足以令人动容。

《雷神》系列中的埃里克博士,学识渊博,掌握着灭霸和无限手套的秘密,是漫威宇宙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对于今天的斯特兰来说,表演已经由最初的职业转化为生命中的乐趣。已经年过六十的他认为自己还得再做做职业规划,“找点事儿做”。而这种洒脱,也影响了他的孩子们。

这几位魅力出众,演技非凡的银幕“帅大叔”,希望我们今后能记住他们的名字。

world-screen

及时发布热点影事

有态度的原创影评

贴心的观影指南

与微信用户实时有奖互动

2019年第3期《环球银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