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你健康的绝不应该是一群战战兢兢的行尸走肉,而只能是身心康健的医生!

行尸走肉资源 | 2018-08-06 02:42

早在2016年7月,也是因为涉医暴力多发,国家卫计委等九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方案》,对“殴打医务人员、严重扰乱医疗机构秩序的,必须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者追究刑事责任,不得拖延、降格处理”,并进行了专项治理。

2017年4月23日,因对医生不满,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副主任医师江凤林在诊室内遭到患者家属刘白父子殴打。事发第二天,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出具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显示,江凤林存在面部皮肤挫伤,“符合钝器外力作用所致”,经鉴定为轻微伤。

事发后警方一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说曾调取现场目击者和监控画面,冲突全程持续约2分钟,仅能辨认出双方存在拉扯和推搡等行为,并不能证明刘白对江凤林实施殴打。

岳麓分局2017年5月17日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刘白在陪同家人就诊时,因对医生不满在接诊室大声喧哗,纠缠医生,致使诊室工作秩序无法正常进行。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对刘白处以罚款500元。江医生对上述处罚提出行政复议,复议结果认为适用法律错误,依法撤消了处罚。但第二份处罚决定更让人大跌眼镜,竟公然降格处罚,激化矛盾。

出于义愤,2018年2月26日,江凤林医生对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长沙市政府提出行政诉讼。

2018年7月16日,岳麓区法院驳回江凤林全部诉讼请求。

2018年7月27日江凤林又递交了二审起诉状,并获得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谎言虽然不能完全止于智者,但智者会从其言行中看出一些的蛛丝马迹。新京报报道中警方介绍的几处硬伤让我们看到了说谎者的真实倾向和险恶用心。

其一,据江医生介绍,为了保护患者隐私,诊室里根本就没有安装监控,那位工作人员所说的冲突全程持续约2分钟,仅能辨认出双方存在拉扯和推搡等行为,并不能证明刘白对江凤林实施殴打的视频是从哪里调取的?该不会是走廊的监控吧?走廊的监控如何能否定诊室内的事实?

其二,如是说大闹诊室的目的是为了引起医院重视而 “扰乱单位秩序”2分种,医院保安一到,就跑的无影无踪,这好象不太合乎正常逻辑,其真正的动机应是因为对医生不满而出气泄愤,想教训一下江医生,而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其实,这些在判决书中刘白的陈述里已经记录的很清楚,为什么记者采访的时候却换了说法?其目的何在?

第三,说仅有拉扯和推搡,脸上的瘀伤到底是“拉扯”来的 ,还是“推搡”出的?只听说有“打脸”的,没听说过有对脸部进行“推搡”的,显然是刘白对医生进行了“殴打”,而不是“拉扯”和“推搡”, 这种避重就轻的做法,真是用心良苦,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在江凤林事件中,我们看到的一直是江大夫一个人的茕茕孑立,踽踽独行。没有看到他为之服务半生的医院的更多积极行动。医生在工作中被人欺侮伤害时医院在哪里?该做些什么?我们的医疗组织呢?为什么每当我们需要你们伸张正义的时候,等来的却总是你们的沉默,从不肯发声?难道医疗暴力伤害的仅仅是医护的身心安全吗?

虽然屡屡碰壁,但较真的老江却总象吃了苍蝇似的不肯让事情成为过去。我总认为正义不会缺席,但在老江这件事儿上,我还真有点不太自信了。

我想到了 “王贵芬条款”。 台湾的医疗暴力乱象在“王贵芬条款”通过并严格执行后,急剧下降,而我们的王云杰案没能砍出王云杰条款;王浩案没能刺出王浩条款;李宝华案没能杀出李宝华条款;江凤林那点破事儿在很多人的眼中就是个屁,甚至,屁都不是,更不是什么大事儿了。虽然也得到了央视和监管部门的关注,但没有奇迹出现,肯定不会有江凤林条款出现,我们依旧要在不满、愤懑和恐惧中踽踽前行。

正象法国的钟表制作大师布克所说的那样:一个钟表匠在不满和愤懑中,要想圆满地完成制作钟表的1200道工序是不可能的;在对抗和憎恨中,要精确地磨锉出一块钟表所需要的254个零件更是比登天还难。人体的复杂远远超过了钟表,一个医生在不满和愤懑,对抗与憎恨中,要想圆满完成救死扶伤的工作真的要比登天还难。

建造金字塔的绝不是一群奴隶,而只能是一批欢快的自由人!

保护你健康的绝不应该是一群战战兢兢的行尸走肉,而只能是身心康健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