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说怪语:我行尸走肉的伯父 | 方芳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2-23 17:33

作者 | 方芳

图片 | 网络

半年前,我的外科泰斗伯父,为一名假冒官员儿子的病人做了一台器官移植手术,因病人多种疾病并发,而不治。下了手术台之后,他当即就不认识人了。这半年,作为他的外甥,我亲自上阵,给他作心理治疗。现在,我感觉,他已经好了很多。我欣慰地对他的家人表示:已无大碍。

在家人全聚在一起时,我伯父突然当场问我:手术台上的那个病人去了哪里?和众人一样,我一惊,又一喜——看来,伯父已经恢复了记忆!

于是我告诉了他实情。

遗憾的是,他不信。我伯父坚持说,他刚下手术台,手术室里那些年轻的医生,不知道关了灯没有。我伯父还说,他感到自己现在行尸走肉。这半年来,手术台上的病人,在他眼里,都只是全裸、半裸的尸体。它们那么丑陋,叫他作呕(一个医生在尸体上动刀敷药的,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我伯父说,可他仍要时刻记得,他是医生,是救人的。否则,他的刀子在不相干的要害部位一抹,他和单位、他的家人,麻烦就大了。他得节制自己心里腾空的火焰。

当伯父说完这句话,我完全惊呆了。这就意味着,我自以为高明而有效的心理术治疗,在他这里,宣告彻底失败。

我伯父说,作为一名医术高明的医生,他要做的,是剜除“人”之外不应存在的一些东西,然后帮助他们,恢复呼吸和心跳。然而,他看到的实际情况是,人们血管里流动的液体,颜色越来越淡,腥味越来越不足。这令他作为医生的敬业感,无所适从。他十分怀疑,自己手里的这些横陈躯体,到底是人呢,还是鬼。

晚上,在我自己家,我做了一个骇人的梦。

我在梦中看到,有人拿着针管扎自己的臂膀。扎了的人,有的立马容光焕发,精气神百倍;有的不久就倒地死了,死前万般挣扎,模样十分不可描述,总之,难看就是了——我醒来后,心想,一个人如若决意奔赴自由之路,会有几个人在他人眼里显得好看正常呢?

扎了针还活着的人,十分麻利,拿出成捆的绳子,朝人群走去。人群里有人看到他们的到来,面露惊惧。

人群开始骚乱起来。

我不知道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许,它只是一个梦而已。我伯父亦或一梦。

“云雨楼”

本周文单

周一(2月18日)

随笔:论才华

周二(2月19日)

非常短故事一:杂耍小富

周三(2月20日)

一封书信:生如梨花

周四(2月21日)

痴人说“梦”:一个坚硬的陈年愿望——兼创作浅谈

周五(2月22日)       随笔:论“偏执”

周六(2月23日)    事说怪语: 我行尸走肉的伯父

周日打烊

愿您吉祥

让阅读成为习惯

让灵魂拥有温度

文学|洞见|牢骚|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