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焦虑是买不起房,美国人的焦虑是担心僵尸围城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2-18 05:48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特工思维训练营 火器酷得到授权转发此文

所谓生存狂或者生存主义者的英文原名称为Survivalism,是诞生于美国的一种民间活动。生存主义者被认为是一群积极准备应对紧急情况,包括社会秩序崩溃和核战等极端情况。

生存主义还包括准备个人紧急情况,例如失业或被困在野外或恶劣天气条件下如何自救。生存主义者们强调个人自力更生,储备物资,以及学习锻炼生存知识和技能。

由于一切靠自己,所以他们经常要练习紧急医疗和自卫方法,储存食物和水,准备自给自足,并建立生存撤退点或可以帮助他们度过灾难的地下避难所。我详细的了解了生存主义者的内涵后,对这个群体产生了非常大的兴趣,于是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在学习生存主义方面的知识,其中僵尸生存主义成为最让我着迷的一个议题。

僵尸生存主义提供了一套新方法论

2010年被视为全球僵尸文化的起点,或者被称为前僵尸创世纪,因为在这一年经典美剧IP《行尸走肉》第一季开播,至今这部描写僵尸大爆发后末日社会的美剧仍在更新,而且令全球僵尸爱好者沉醉其中。

所谓僵尸生存主义者实际上就是指研究如何在僵尸病毒大爆发情况下生存的特定场景生存主义者,这是生存狂群体一次最有趣的裂变和细分。在过去,生存主义群体主要幻想的威胁是现实中极可能出现的威胁,事实上这个概念就是因为冷战中核威胁情况下,平民教育和准备在世界大战的情况下如何自救和生存的问题。

美国电视剧《行尸走肉》持续流行

比如,冷战中美国政府的民防计划中所兴建的公共原子弹掩体,个人防空洞以及儿童和家庭求生训练。一些社区组织则长期指示其成员,为自己和家人储存一年的食物,挖掘家庭避难所和核战的这种可能性做准备等。美国政府所编写和免费派发的《核战民防手册》被视为最早的生存狂教材之一。

《核战民防手册》教材封面

1970年代正式出现Survivalism这个名词的时候,是因为1973年爆发的石油危机,美国社会正在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和经济危机困扰,一个名为Howard Joseph Ruff的财务咨询师于1974年写了本名为《饥荒与生存在美国》的书,书中除了讲述经济危机条件下的投资和财务建议之外,还提出了生存主义这个概念。

他在1979年又写了一本《如何在即将来临的岁月中繁荣》,书中重点推荐了生存主义策略和生活方式,如储存一年的食物供应以及囤积贵重金属等等。除了奠定生存主义的理论基础之外,此人还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精神领袖,早在1970年代他就宣称华尔街的金融精英是一群骗子,建议民众不要依赖也不需要依赖华尔街经纪人或分析师的建议,应该自己做出符合自身利益的投资决策。

这就是僵尸教主max brooks

可以说Howard Joseph等基于经济危机背景的生存主义者,真正让生存狂运动从政府倡导的战争辅助行为,变成普通民众参与的一场自救运动。他们所强调的生存策略是基于经济危机背景下的尝试,除了应对社会秩序崩溃之外,还有如何在经济大萧条下保护财富和资产的方法论,这对于任何普通人都是很有吸引力的。

比如Howard Joseph除了建议囤积武器药品和食物之外,还建议投资贵重金属、大豆和石油相关金融产品,而在80年代这种投资建议确实能让不少普通民众获利,所以他的生存建议受到更为广泛的支持。

僵尸生存主义则是另外一个问题,被称为僵尸生存主义圣经的著作《僵尸生存手册》,书中详细介绍了如何在僵尸病毒大爆发后生存和战斗。作者也非常细化的介绍了应该准备哪些工具,应该储备多少粮食和武器,如何发现僵尸病毒即将大爆发的征兆。

这本书从写作内容上来看和大部分户外生存手册并无本质区别,在美国图书分类中却被列为幽默、科幻或恐怖类作品。因为这本书的作者马克思.布鲁克(Max Brooks)的职业是一名编剧,他希望通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来缓解大家对现实生活的焦虑。

《僵尸生存手册》

Max本人曾在媒体谈起他为什么要写作这本书,以及后来为何一直写僵尸横行世界的小说和剧本。他认为2001年以来,世界发生了很多不可预测的灾难和祸害,比如911事件、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卡特里娜飓风灾害、全球变暖、全球金融危机、禽流感、SARS。

尤其是卡特里娜飓风过后,当地社会秩序混乱警方基本停摆,发生了邻居互相敌对、女性被强奸、到处是饥饿和抢掠等等。Max觉得许多人包括他自己都无法应对现实生活中的危险,只能通过科幻小说来缓解焦虑。

他喜欢创作僵尸题材作品是因为,如果把这一切不幸都归咎于僵尸瘟疫大爆发,人们反而会变得轻松。因为读者会认为那永远不会发生,世界上根本没有僵尸这种东西!

Max的著作带来了一个新的理念,就是利用僵尸围城作为分析视角,来重新审视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和脆弱性。作为僵尸生存主义的奠基者,Max并非仅靠一本生存手册就能获得教主的地位,他也是《僵尸世界大战》这部小说的作者,这部小说同样以僵尸病毒大爆发作为背景,阐述了很多国际政治和地缘政治中的现实问题。

比如,在描写以色列如何应对僵尸爆发危机时,就详细了讲述了以色列国家决策层面的“魔鬼代言人”制度,事实上以色列军队和政府中一直存在“魔鬼代言人办公室”(devil’s advocate office),其目的就是跟大多数意见唱反调,从而避免避免陷入集体思维陷阱。

(注:魔鬼代言人制度最早出现于罗马天主教教廷,在封圣过程中,对圣人资格进行审查与认定的教会律师,称为助信者(英语:Promoter of the Faith,拉丁语:promotor fidei),俗称魔鬼代言人(英语:devil's advocate,拉丁语:advocatus diaboli)

他们的职责是对于封圣候选人的资格进行质疑,挑战他所行使的神迹。跟魔鬼代言人进行辩论的另一方,称为上帝代言人(英语:God's advocate,拉丁语:advocatus Dei,也称为英语:Promoter of the Cause),他们负责支持封圣候选人,提出对他有利的理由。

对这场辩论进行仲裁与做出决定的,称为推动正义者。这套制度也被视为西方法庭辩论的起源之一,现在也被一些机构用于战略决策。简单来说就是一种专门唱反调以纠正集体决策中存在的思维固化问题)。这本书的有趣之处在于,通过僵尸大爆发设定背景探讨现实国际政治中各种现象和问题。生存手册和世界大战一经出版,迅速成为美国畅销书中的榜首作品,而作者本人自然也迅速成为家喻户晓的僵尸教主。

Howard Joseph所开创的生存主义尽管在美国民间社会落地,却仍旧只是红脖子群体和保守主义者的小众活动,而Max Brooks所开创的僵尸创世纪则开创了一套分析世界的全新方法论,并且开发了一个颇为有趣的文化IP市场,僵尸类题材开始出现于各种影视作品和游戏中。

马克思的《僵尸世界大战》更于2013年被搬上大银幕,主角更是好莱坞实力派男明星布拉德.皮特。此前提到《行尸走肉》自然是这股僵尸生存风潮下的产物,僵尸生存文化一下子进入了美国主流文化圈子,因此而衍生的各种文娱产品不计其数。

由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电影《僵尸世界大战》(2013)

政府和军队也爱僵尸

Max Brooks的影响力并非仅限于民间和文艺界,美国军队同样很喜欢他这套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方法论。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将他的小说《僵尸世界大战》列为学员推荐阅读书籍,认为这本书能让海军军官更为直观的了解国际政治和各国在危机中决策的风格。

此外,Max还被美国战争学院聘为特约讲师,为军官们讲述如何准备应对僵尸危机。我曾经和一位美军特种部队成员聊过他所听到的僵尸准备课程,他认为虽然僵尸围城这种事情听起来荒诞不羁,然而这些课程的本质并不是对付行尸走肉,而是在一个失序的社会中如何自保和重新建立秩序的问题,这和他们在中东反恐战争中所遇到的很多情况非常像。所以尽管设定背景听起来天马行空,却能从中学到不少有价值的东西。

关键的问题在于,这种带有科幻背景的课程更容易让学员接受和参与,并且有主意启发创造性思维。

美国关于病毒问题的主管机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CDC)在2011年也开始发布僵尸灾难准备手册并且举办了相关的演习,在CDC的官网上他们如此介绍发动僵尸爆发准备的原因:

流行文化中僵尸的崛起使人们相信僵尸大灾难可能会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僵尸将占领整个国家,漫游城市街道,吃任何生活中阻碍他们的东西。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关于僵尸大爆发的宣传海报

这个想法的激增导致许多人想知道“我如何为僵尸大灾难做准备?”而CDC负责预警发布的公关负责人Dave Daigle曾经在媒体上如此解释发布僵尸警告的原因,他认为每年CDC在6月都会发布飓风侵袭警示和相关准备方案,然而CDC负责数据分析人员却发现这些警告只被很少人看到,并且几乎没有什么社交传播力度。

Daigle表示,僵尸帖子标志着CDC打算换一个套路行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僵尸爆发警示和准备方案,而不是与任何特定灾难联系起来(如地震、飓风、洪涝和海啸等)。尽管僵尸预警的灾难本身是虚拟的,然而所有准备工作却是参照现实中的自然灾难而设置的,比如CDC提供的准备方案:

水(每人每天1加仑)

食物(定期食用不易腐烂的食物)

药物(包括处方药和非处方药)

工具和用品(美工刀,胶带,电池供电的收音机等)

卫生和卫生(家用漂白剂,肥皂,毛巾等)

服装和床上用品(每个家庭成员和毯子换衣服)

重要文件(驾驶执照复印件,护照和出生证明等)

急救用品(你可以使用这些用品来治疗你基本割伤和撕裂)

这些方案在日常的自然灾害中同样是适用的,甚至可以说就是普通自然灾害的准备。当然有些僵尸文化的爱好者对此并不买账,因为CDC只告诉了大家如何储存药品和食物,并没有提出如何与僵尸战斗的解决方案。为此CDC特意对媒体强调他们是一个公共卫生中心,所以CDC不打算推荐武器和战斗方案。

当然,CDC并不是一个执法或者军事机构,所以他们不会告诉你如何和僵尸战斗。但是美国军方却也开始参与到了僵尸的预备工作中,五角大楼在2011年撰写了一份CONPLAN 的文件,被称为《反僵尸统治战斗计划》。

这份长达31页的计划模拟了大量末日僵尸突然出现袭击人类,很多人被僵尸咬伤后迅速感染。此事美军士兵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来确保民众安全。这份计划的撰写声明中强调:你现在看到的绝对不是一个玩笑,虽然这听起来很可笑,但如果僵尸一旦出现,这是唯一有效的应对方法。

这听起来确实有点吓人,毕竟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对公众发布一份与僵尸战斗的官方文件似乎意味着僵尸威胁确实存在。参与撰写计划的美军军官后来对媒体解释:如果他们要使用特定的命名敌人撰写计划并进行训练,可能发生破坏性的政治后果。

而使用僵尸作为敌人,规划者避免了公众假设当前存在真正威胁的风险,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开启了一种新的思维水平 ——虚构的性质允许规划者摆脱他们的旧思维模式。

除了政府和军队之外,研究机构也越来越喜欢僵尸这个概念。英国莱斯特大学学报于2016年发表一篇关于流行病学研究的论文,文章假设现实中出现了高度传染性且不可治愈的僵尸病毒传播,经过模拟计算后得出100天左右可以传遍全球的结论。这篇文章在医学界和公众中都引起了非常广泛的讨论,这是通过一次有趣的科学传播尝试。

僵尸病毒的传播速度让许多人对世界末日的景象进行了重新构思

为什么我迷恋僵尸生存主义

僵尸生存主义看似是天马行空的构想,但实质上是一种开放性的议题,包含各种可以提供思考的空间和思维方法提升的可能性,这也是我为何迷恋僵尸生存主义的原因。

比如在上课的时候,我经常引入僵尸爆发作为公共安全脆弱性的分析方法。在建筑物和社区的安全设置中,我们必须考虑如僵尸爆发一样的大规模人员流动可能造成的严重公共安全威胁。因此,必须设置足够的人流疏导和减速装置,以避免出现踩踏或其他公共危机。

2015年跨年夜发生在上海外滩的踩踏事故

在生活中,我同样会通过是僵尸生存的思考模型来做出决策分析。比如买房或者选取居住地点的时候,我会尽量选择拥有更好的安保和进出控制系统的社区,这有利于阻隔僵尸进攻,同时也会是非常适合居住的社区。

除此之外,如果社区拥有独立的供电和供水系统,当然更有利于在僵尸围城时的生存。尽管这听起来很荒诞,但是在一次街区供水线路故障中,我家仍旧能正常生活而周边的小区无法供水。

在投资策略上我也保持着浓厚的生存主义态度,更倾向于投资那些相当保守的项目,而对新兴的一些热门投资项目保持观察不盲目进入。这无疑让我躲过了一些投资陷阱,如此前曾经红极一时的P2P项目等。尽管我曾经在早期投资比特币,然而出发点仅仅是因为避免因为现实秩序崩溃,各国货币政策失效后的补充手段,因此我躲过了区块链概念崩溃后造成的损失。

《僵尸经济学》

如果你问我到底僵尸生存主义到底为何让人如此着迷?我的答案是:这种理念在用于投资和决策上更为保守,以避免风险为主但保持对新鲜事物的观察和关注。

除此之外,通过僵尸生存主义视角进行讨论时,你可以避免很多因为政治正确性而不得不规避的问题,可以更为天马行空的去探讨真正的公共及个人安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