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走影”和“僵尸”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2-03 05:57

这篇说说行尸走肉的两种形式,一种是人为的物理方法,也就是纯阳驱动之“走影”,另一种是非人的玄学方法,也就是神识夺舍之“僵尸”。

袁枚在《南昌士人》这篇的结尾有一段话,我觉得很值得思索,原文是:“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其来始也,一灵不泯,魄附魂以行;其既去也,心事既毕,魂一散而魄滞。魂在,则其人也;魂去,则非其人也。世之移尸走影,皆魄为之,惟有道之人为能致魄。”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人的魂魄是两种不同的东西,魂善良,魄邪恶,魂聪明,魄愚笨。故事里的这个死去的人,刚来的时候魄附在魂的上面,交代完遗愿后,魂就散了,而魄却没有走。魂在,是他本人在,魂不在了,就不是他本人了。世上的行尸走肉都是受魄驱动的,只有得道的人可以降服它。

我们不能把魂魄理解为两种人格,不是一个人格善良又聪明,另一个邪恶又愚笨。而是一个有人格,一个没有人格。神识是与本人对应的东西,我们在说一个活人,或者一个非人,说的都是神识,神识没了,就不再是你了。

所以我经常说,不要怕鬼,先看鬼有没有诉求,有诉求是好事,是可以沟通和交流的,神识还在。没诉求,呆呆的,最吓人,神识没了,但邪恶的力量还在,甚至升级了,就像暴走的变形金刚,只有庞大的破坏力。

所以说有时候就算是找仙娘神婆也不能确定叫上来的一定是你要找的那个人(过了七七之后就更难说了),我不是说仙娘弄虚作假,而是他们也不知道叫来的是什么非人。非人拥有神通,也能很容易知道只有你和逝者才知道的事情,其实秘密这个东西根本不存在,所以不能以知道私密之事,就判定来的一定是你的亲友。

就好像台湾的三太子说的是哪吒,但我们都知道那肯定不是哪吒,至于它是什么,被附体的乩童也未必知道,每一次也未必是同一个非人,但并不是说它们不好,而是身份和我们想的不一样,是这个意思。所以还是要慎重一些。

下面说一个经典案例,来自《续子不语》的《尸奔》,说的就是古人对于“尸能随奔”这一情况的原理解释。我直接写它的白话文了,括号里是我自己加的:

【死尸会跟着活人跑,是因为阴阳两种气的共同作用。人死之后,阳气没有了,身体变成了完全的阴物,这时只要一个活着的阳气旺盛的人和死尸突然相接触,那阴气就会打开,把阳气吸引住,于是就能跟着活人四处奔走了。就像被人用绳子捆住转圈一样,这就是《易经》所说的“阴凝于阳必战”的道理(意思是赶尸的原理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那样的纯物理原理)。

因此守着死尸的人最忌讳脚对脚地躺着。活人躺着的时候,阳气大多是从脚心的涌泉穴散发出来,就像箭离开弓弦,非常有力道,一点阻碍都没有。 如果与死人脚对着脚,那么活人散发的阳气就会都倾注到死者的脚里。这样死尸立刻就能站立起来,俗称“走影”。人们不知道,这其实就是对阳气的感应的道理。这种情况下,死尸是不能说话的,如果能说话,就属于“黄小二”的类别了,是被非人附身了(赶尸只是驱动一个空壳,并不是夺舍,夺舍是另一个神识在用它的身体,就好像安装了驱动的电脑)。

陈聂恒(清代散文家,进士)在《边州闻见录》中记载道:有-一个人在山里行走,半路上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警告:不要随便答应没来源的名字的呼唤!!!)。傍晚时分,他到一户人家投宿,把这件事告诉了店主。店主说:“别担心,我有办法。”

这天夜里,店主携带一把剑和客人睡在一起,到了三更时分,果然听到有人在墙外喊客人的名字。店主问道:“谁啊?“有声音回答道:“我是黄小二。”店主打开房门去驱赶他,见到有一个人形的东西,跑到一座坟中不见了。

第二天,客人询问邻居,才知道这是个才死没多久、被安葬了的人,于是就报了官,官员打开坟墓验尸。坟中的尸体已经腐烂成五种颜色了。店主说:“这就对了,只是还没有成精呢。”于是就和大家一起四处寻找,找到一具遗骸,也是五种颜色,并且生有毛发。店主说“这就是黄小二。”

大家把这具遗骸烧了,遗骸在火中啾啾作声。等到焚烧那个新埋葬的尸体的时候,就没有任何异样了。干枯死户的魂魄,时间久了就成了鬼怪,需要借着新死的人的尸体来祸害人,如果没有新死的尸体,时间长了就变成了灾异。如果雷火击散了它的气,则会散布开来成来瘟疫,这就是人在大山里面偶尔会中了暴戾之气的原因。】

在这个故事里,讲述了行尸走肉的这两种形式,我相信赶尸是存在的,因为这很好解释,而且确实符合需求,在这种需求下,产生新的法术都不奇怪。

而僵尸就比较吓人,夺舍这个东西,很多非人都会,你很难判断它们的类别和目的。有些只是形式像,但却并不是,比如《旅鬼》和《画皮》里的非人,虽然也需要新的尸体,但那只是因为旧的尸体会腐烂,他需要披着新的皮去骗人害人,其实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夺舍。

真正意义上的夺舍就是附体,就用这具身体,导致身体还产生了反应,长毛啊,变大啊,变黑啊什么的等等。一定是有尸体本人的参与的,所以这类有形之物其实比通常说的无形之物可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