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怎么这么敢拍?!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1-30 17:42

快过年了,大家都在囤剧,想回乡窜巷的时候,路上看。

这部剧,仿佛为此而生:

网飞出韩剧,古装配丧尸,一出六集全。(资源老规矩)

这种魅力,肉叔真是挡也挡不住——

故事呢,在别称已经透得清清楚楚——

《李尸朝鲜》。

一张图你就明白它在说什么:

头戴金冠,一看生前就是贵族的白眼丧尸。

没错,《王国》就是宫斗题材和丧尸题材的合体大本番。

故事呢,就要从这具头戴金冠的丧尸王说起。

从这个每秒都精致到让肉叔想拿来做封面的片头里,我们可以看出:

它是被……炼成的。

被麻布包成“鲤鱼”,再施针喂药,最后才有了呼吸

丧尸生前是朝鲜的王,但他被强行从死亡中唤醒,可不是因为生前多受崇爱,而是——

必须“活着”。

他挂的时候,嫡子还在王后肚子里没出来。

如果他挂了,王位就会落到宫女所生的现任太子(朱智勋 饰)手里。

还是你在痛恨这个尚未出世的……手足?

还不惜每日以活人喂养。

这就是《王国》第一眼看上去,跟其它丧尸片最直观的区别。

想想看,不管是《僵尸世界大战》还是《釜山行》还是《生化危机》,丧尸爆发全是因为病毒失控,或者环境失控,或者武器失控……

换言之:都是意外的灾祸。

而《王国》里的丧尸,是有目的的结果——

丧尸,本身就是权谋的一部分。

先不说宫斗,我们接着说《王国》的“丧尸”部分。

乍一看没什么稀奇的,《王国》的丧尸就俩特点:迅猛,昼伏夜出。撑死了也就“古装丧尸”的点还算有一丁点新意。

不怪《王国》,这么多年丧尸题材都快给玩烂了,除了“快、傻、吃人”,也没啥别的点可以挖掘。

那还怎么拍出新意?

这就不得不提一下导演了——

金成勋。

拍《王国》之前,他名下有两部热门片:《走到尽头》《隧道》。

两部片子好在哪?

《走到尽头》,肉叔印象最深的是停尸房的那场戏,《隧道》更不用说了,被困的河正宇,好几场崩溃戏都非常抓人。

不管是《走到尽头》的停尸房,还是《隧道》里的车厢和隧道,金成勋擅长的,就是利用狭小空间的受限感,强迫角色展示面临刺激时的疯狂。

他把这份“超能力”用在了《王国》里。

给你看下什么是疯狂。

在第一轮丧尸潮爆发时,原本待斩的犯人竟然因为被锁在隔间,反而被牢门保护了起来。

可当这组犯人因为被吓得失魂落魄而瘫软在地,其中一个被牢外的丧尸咬了一口。

倒霉就倒霉在,犯人被上了连枷,两个人被枷锁连在一块。

一边是人,一边是丧尸。

丧尸近在咫尺、想逃又偏偏逃不掉的绝望感、刺激感、紧张感,只需要一个镜头正反打,就统统表现了出来。

哪怕只看《王国》的丧尸部分,金成勋用最擅长的压迫镜头,给观众制造了足够多的紧张感和刺激感。

干脆这么说吧:

《王国》,《行尸走肉》后最好的丧尸剧。

甚至,肉叔觉得它在某些方面,比《行尸走肉》还要好。

接着看,《王国》的另一重新意,是宫斗,准确的说,是“宫斗”和“丧尸”的绞合。

乍一看,《王国》的宫斗,没那么多暗地交锋,特别明朗、特别硬派、特别直接。

故事分成两条线,一条线是在宫里尴尴尬尬的太子。

开场没多久,他就因涉嫌谋反陷入被废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剧里绝大多数书面语都遵照史实地用了中文

而要名正言顺摆脱污名的方法只有一个:证明老头子已死。

为此,他偷到药房日记,里面却空空如也。

唯一有用的线索,是在关于病情最后的记录中,来自东莱的御医曾受命入宫。

(东莱就是现在的釜山,对,又是釜山)

太子决定私自出宫探问,却得知御医早就回了东莱。

深知此时回宫也只是踏入赵氏的圈套,他决定一路南下去寻医。

能拯救他们并让我活下来的出路,就在那南边尽头的东莱

没想到啊没想到……

迎面撞上了在东莱全面爆发的丧尸潮。

一边是皇族的杀伐,一边是丧尸的撕咬。

太子要考虑的特别简单:怎么办?怎么逃?怎么反击?

另一条,是宫中线,更硬、更简单。

核心是丧尸王的老丈杆子,赵相。

人老头儿上来就挑明了,人生格言就是“干”。

我绝不会原谅,妨碍我的所有人

什么叫不原谅?

大臣们开座谈会,讨论该如何处置参与谋反的儒生,一位大臣主张从轻发落。

但赵相不同意,他觉得这样是懦弱的表现。

一般宫斗是通过搞什么背后大串联来打压、排挤吧,你瞅瞅《王国》是多生瓜蛋子般的又冷又脆:

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人家白花花的大……大头,狠狠按在了桌上。

按了还没完,要把对方的脸压在桌上继续“教育”。

直到每个人眼里都是畏惧和求饶,他才松了手。

此后,再也没有人敢直视或驳斥他。

哇靠,等下,宫斗不都是藏在桌子底下的阴谋阳谋么,不到最后一下绝壁不会露出手里的刀子,怎么到了《王国》,就这么直接,恨不能直接扑上去生吃?

这就是《王国》机锋的地方——

丧尸不仅仅是宫斗的一部分,丧尸还是对“人吃人”之明目张胆的隐喻。

吃人的,只有“丧尸”?

当然不是。

“釜山行”的太子,碰巧成了一帮难民的老大,领着难民们顺利躲过一波丧尸潮。

但躲过了又如何?

第二天清晨,幸存者们,倒在了奉命而来的官兵手下。

支持太子“谋逆”的儒生呢?

他们压根都不用跟丧尸打照面,就已经被处以极刑了。

甚至被丧尸咬,怕是都没这么惨。

是谁在“吃人”?

当然不只是丧尸。

丧尸剧的丧尸永远是噱头,真正的戏肉,还是在人,尤其是反派。

想想赵相一开始亮出来的底吧:我绝不会原谅,妨碍我的所有人。

再直白点:所有妨碍我的人,都得死。

追杀太子,是因为太子威胁到他亲外孙当权;屠杀难民,是为杀太子的宁肯错杀一千;处决儒生,是因为儒生在动摇他的根基——

一切“吃人”,都是为了保护他拥有的一切。

肉叔之所以说《王国》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标杆剧《行尸走肉》,就是它敢用最直白的血肉,拔出权欲最厚黑的暗面。

冷峻,但切实,切实到狗胆包天。

毕竟啊,再仔细想想看:

吃人的究竟是“谁”?

不是丧尸,也不是在位的赵相,而是……

赵相的在位。

编辑:邓布利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