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中的禅 (三十七) 1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1-23 19:21

好,我们再看十二有支的破法,其实它的目的是在破我们的惯性,这个惯性跟习气有点类似,但是我们讲五蕴的习气,可以说是先天性的,十二有支的惯性,比较倾向于后天性,你留意看看。

有些人是很容易拥有这种惯性,而且呢也不太爱改变,各位去留意看看,万一说到你纯属巧合,不要说又是在说我了。有些人走路他始终,就是走那一条路,旁边那一条什么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从来不会去尝试。

买东西也一样,跟这一家买就是跟这一家买,这一家没有他宁可不买,这个就是一种惯性,很明显的惯性,但是呢,你要留意,惯性是一种什么——依赖,依赖就有安全感,依赖的安全感叫作危险,你要记得就是危险。真正的安全感是你独立,你要能够独立。

我们一般感受不到,感受不到,为什么要结婚呢?因为要找一个依靠,不是女生要找男生依靠,男生也要找女生依靠,一个很不正确的讲法是说,女生找男生是我省得去赚钱,男生找女生我省得煮饭,对不对?也不要洗衣服,每个月付个两万块,就把它摆平了。

其实这是一种互相的依赖,互相的依赖其实是互相的勉励跟成长,假如这两个人在一起,互相依赖不能勉励跟成长的话,那么一定堕落,一定堕落。那么能够互相勉励跟成长,是有所提升,但是你要注意到,这个依赖的本身它就是危险,当去掉了一方以后,另一方大概就很难再生存下去。

所以这个时候,他必须有一个很大的意志力,去调整这个部分,原来要依赖,现在要不依赖的话,要怎么办?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关键,那么一个人假如在这个时候,同时在生活上跟心理上、精神上失去依赖,假若同时你对于经济、财务跟生存的依赖也消失的时候,那你差不多就崩溃了。而大家都不知道,我们所依赖的人,可能具备了这两个特质。所以我们说在社会上,我们讲社会上,保险很需要就是这样。

假如你依赖那个人,他又是经济的主轴,那你最好是给他买保险。万一他不能依赖的时候,你还有保险好依赖。这就是一种状况,事实上一个人人生,你在依赖的还不是这些,这些是我们所讲比较容易看得到的,比较具体的一种状况,事实上它存在的更严重的是你看不到的那些状况,也就是我们在心灵跟精神上面的依赖那个部分。

我们看任何一个朝代转变的时候,都有很多人不能适应,阿扁市长没当选的时候,就有人自杀,为什么?他不能适应,他在精神领域里他依赖那一个人,当这种依赖产生,倾向严重的时候,是社会的不安,国民党崩溃,民进党起来,那其实没什么,历史上也不过如此一番而已,但是就在这个时代,很多人不能适应,他精神上的寄托发生问题。

同样地,这一次高雄市长要是换人的话,高雄市也有很多人会出问题,每一个时代,每一个精神偶像发生问题,那都发生这一类的情况,只是或多或少。有的人心有戚戚焉,有的人不知道高兴什么,对不对?人家家里生鸡蛋跟你什么关系,但是呢,他是一个精神寄托。

好了,这个部分你还感受得到,进入宗教信仰里头就更严重,更严重了,所以你骂那些教徒,他给你骂不要紧,为什么?因为我是教徒,谁教我做叛徒,所以教徒,教徒你侮辱他他会承受,但是你不能侮辱到他的教主,他就跟你拼了,为什么?因为他是生命寄托的地方,心灵寄托的地方,你要留意到。

那当你依赖的他,那个发生问题的话怎么办?你会崩溃,所以我们哪一个宗教,敢真正的把真理教导人家呢,几乎没有,几乎没有。所有的宗教他在指导你,都是要给你一种狂热,因为狂热你才会付出,像我们这里给你理性,我就惨了,我就惨了。每个月要去追,要缴利息,但是我假如制造大家的狂热,可不可以?那我的钱叫作源源不绝。因为狂热你就会一直奉献,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奉献,反正钱给他真好,莫明其妙,自己留着用不好吗?自己用,功德没有给他用那么好,这就是运用一种宗教狂热。宗教狂热其实就是你的寄托,你的寄托。

二次大战的时候,日本人发明04飞机,一些敢死队开飞机去炸美国的舰队,好多人以此为荣,能够炸死就变英雄,美国人对这种英雄是头痛的要死,后来德国潜水艇也用这一种方式,把那边的美国跟盟军,打的乱七八糟,为什么,那都是用国家意识的这一种狂热。

那有一次日本在台湾的基台这边,有十几架要飞上去,那就在起飞的时候,有一架引擎不能发动,那个人跳下来气的要死,我没有做英雄的机会了,那个时候我们一位台湾的……,台湾兵不能开那种飞机,就替他难过,战后三十年他们再见面,台湾兵就跟这个日本兵说,假如再一次你要不要上去,他说你神经,那个日本兵告诉台湾兵说你神经。为什么要上去?你当时不是哭的要死吗?他说当时我神经。

他的狂热是用在那一时而已,你知道吗?过了就没用了嘛,假如说战后和平以后,他回到日本去,还是这样子横冲直撞的话,那我告诉你,早就被抓去枪毙了。狂热是用在那一点上,所以它根本就不对嘛。那我们注意,你在精神领域里头,最容易引发狂热,关键就在这里。

所以我们告诉各位,那种惯性很容易被人家利用,透过惯性他可以鼓动你,可以鼓动你,因为你有依赖,有依赖,假如是吃饭依赖,那个都是小事,因为它常常会发生嘛,可是你的精神领域里它很少发现,到了那个地方人家一激发,那你就横冲直撞。

义和团为什么会这样?他激发那些愚夫愚妇,人家机关枪一直扫,那时候大概不是机关枪,步枪一排一排的打,那些笨蛋一排一排的过来,躺下去呢,躺下去光荣,要不然怎么样,他不知道那个会死,他也不知道死是什么,就这样子,狂热嘛。

太平天国,你看,五百个童男五百个童女,就在那个悬崖上跳下去,跳到长江里,为什么,狂热,为我们天父、为我们天兄,那真的是去死好了,全去死了,狂热。

但是你对小孩子那真的是无辜,因为小孩子没有狂热,他只是被带走而已,但是成年人的狂热真的是很可怕,真的是很可怕,那你要看透这一点,你才知道说,十二有支为什么要破惯性,你去注意看,你看到一个喜欢,你喜欢,我们很多同修发心,人家一讲很好发心,我说那都不值得鼓励,因为我们道场也不会鼓动人家狂热,就鼓动人家就发心要修学,其实那些都没有用,为什么,你只是一种惯性。

人家说好你就跟着好,你根本没有办法真正表达好嘛,就好像一个无辜的青年,你看,对方怎么样?好!好,就结婚,好。其实好嘛?他根本无奈嘛。你两个看一看,两个眼睛瞄一下就好,反正他也没有缺鼻子,也没有缺眼睛,看起来还都蛮完整的,为什么要结婚,好不好,也想不出不好是什么,想不出好是什么。你既然问不出好不好,惯性就说好,你看,就是这个样子,莫明其妙的。

你现在在佛门中讲发心,既理性,然后呢,又冷漠,而不是真正的,一个有觉性的人,这里面是带有生命的热情,带有那种真诚。我们现代人这个地方都没有,所以我跟各位讲,什么叫普贤行者,你是名片上印普贤行者,什么叫普贤行者,没有那个生命的真诚跟热忱,你怎么行嘛?

你看又好像是,可是呢,老是热不起来,我讲的那带常温型的嘛,你要怎么热起来呢,你要怎么投入呢,去改造你的生命呢?你没有办法进行这个部分,没有。

所以我们在这里提醒你,你真的要去看,你看到一个东西喜欢是什么喜欢,你注意看看那个内容,是什么喜欢?你去注意看看,这个呢,最近都流行这个,好吧,买一个,是因为最近流行,流行Hello Kitty,所以呢,看到Hello Kitty,好吧,买一个。买它要干什么?就流行嘛。几乎都是这一类的,当人活在这样的情境中,那是非常可悲的,非常可悲。

我们告诉你,你看到了,看到六识一起作用,马上到受这个地方来,受——你起了一个无明的爱,莫明其妙那个爱是空心的,然后接下去你就取,取了以后就有,你看看,一直走这个路。

从生活中你看看,没有必要嘛,断了,受的时候就把它断了,下面就没了,好了,这是有形的物质,你看得到。现在你的心念相续也是一样,为什么妄想不断,为什么烦恼不断,因为你从受开始一直接下去。烦恼怎么来?我们跟各位讲,那些烦恼都是你去承受它,你假如不承受的话,根本没有烦恼嘛。

人家在骂你,你要没有听到,会有事吗?根本没事。人家在骂,他好像在说我,你们刚才讲什么,接受了,接受了。那烦恼就进来了,烦恼进来还不要紧,你又去把它扩大,感染出去。好了,那你就茶不思、饭不香,就产生这个问题。你特别在这个地方会去接受,会去爱染它,会去取着它,会去有,有这个东西惯性下去了。

妄想也是一样,妄想什么,妄想就像连环画,一想这个诸葛四朗,真平,孔雀侠,哭铁面一直接下去了,一直接下去了,妄想就一直接下去了,对不对?因为你承受了以后,你爱染了嘛,你取执了嘛,你就有那个东西嘛,它就一念接一念一直下去,你去注意看看。

所以我们讲,一般的不会修行的,你就从这里修,还是很容易,高明的,有善根的,我们说你从上半段修,从处以前修,那会彻底。一般来讲,他们修行人比较留意的,从受以后修的叫作伏住烦恼,从处以前修的叫作断烦恼,你去注意看。这是功夫上有所不同。

那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呢?我们现在跟各位谈这个地方,这个有几个我们上一次有讲到,叫作心理的,心理的相跟实相的相这个部分,我们要跟各位举个例子。

这是什么?(一个木头尺)你看到就知道嘛,这个就是这个嘛,你知道我知道。这个是什么?你看到就知道,这个是什么?那个状况那个叫实相,那你说这个是尺,尺不是实相,尺是一种什么——心理上的相,它只是个名相,它不是真实相。花,花这个花,它不是实相,它只是个名相,名相就是心理上的相。脑筋里头的相,它不是实相。实相就是这个样子,对不对?

这个样子怎么讲?就是这个样子,讲出来都不对嘛,这个时候你留意到,名相,心理上的这里相,跟这个实相的相是不一样的,这一点先区别出来。

第二个,我们要跟各位讲,这个名相的这个相,这个音声的这个相,叫作尺也好,叫作花也好的这个也是一相,这一相很抽象,对不对?这个抽象的相,你认知到这一个抽象的相,它本身也是实相,你能不能体会到?你要感受到这个。

尺,尺也是一个法,尺这个音也是一法,尺这个东西是一法,这个东西,不可言说的实相嘛。讲出来就不对了,这个是一法。

尺这个音,对它来讲是假相,知道吗?是心理的相,可是心理的相的这个相呢,它也是一法,就那一法来讲,它也是实相。能不能区别到这里?这里没办法区别的话,这个就不好说了,就不好说了。

实相的相就是你看到的这个就是,你用名词把它形容出来的,那一个名词它叫名相嘛,相对于它是虚幻的不是这个东西,对不对?它可以用别的名词,不一定用那一个,你要留意到这个,这个差别先弄清楚。然后你再看那一个,叫作词的那个词,词的那个音,它本身也是一法,那一法也是实相。这一法就很少有人看得到。

很多经论谈到这个地方,就漏了这个地方,就一再地否认说它不是法,它不是实相,可是你为忘了,它相对于它不是实相,它本身也是实相。也因为它本身是实相,所以才有“识”要破,才有“五蕴”要破,才有“十二有支”要破,知道吗?

假如那个音声不是一法的话,那这些就不能破了,留意吧。所以讲到我们的生命结构,它是非常微细的,非常微细的。你要把这两个部分先区别出来。假如我们不能弄清楚这些,那么这个地方想要断无明,都是假的。说什么一切万法,你那个一切是你讲的,你根本没有办法穷尽。

就是因为这个地方你能够明确。那么一切万法你就能穷尽,要不然你没办法穷尽这个部分,这一大块你就漏掉了,一大块就漏掉了。要留意。

我们跟各位谈这个地方,它其实已经涉及到相当深入的部分了,已经太微细了。各位你可能会这样觉得,我这样去思考,也想不出来是什么东西,那对我有什么也处?你这辈子把我打破头壳,我这个猪脑袋豆花做的,我也想不出你到底在讲什么。但是你要记得,虽然你想不通、听不懂,你还是要用心去想,虽然想的一塌糊涂,然后人家问说你到底是怎么了,讲出来通通都错,而且会把人家笑死了。我告诉你,不要紧。你一定要有这种基础。

要是没有这种基础,你没有办法提升你的生命,这个就像什么呢——我要拿上面的东西,拿不到,你很认真的搬来一张椅子,还是没拿到,因为就死了嘛,对不对?你恐怕把那椅子搬到这里,你就死了,甚至于还没搬到就死了。但是你要知道,下辈子再来的话,那你就踩上椅子就拿到了。

我们刚才讲的在生命的洪流里,这一段生命没有什么,是我们奋斗的过程而已,所以你就是要去做,你要在那边:唉,我这辈子一世人捡角,已经捡掉了,一世人捡角,捡角了嘛,对不对?那我看不必太认真,我看牛排多吃两块,我再怎么念也没用了,好了,那你就永远停在那个地方。

你不管怎么样再愚蠢,你都要去做,所以你看,我们对于这些老菩萨,虽然什么教义也不懂,他认真的做,你肯做就对了。你们懂一些的搬椅子,我不懂的那我搬砖块,对不对?多垫几块我就垫高一点了。

这个也是一种认真的方法,就是一个修行很简单的一个原则,不能轻易地放弃,生命所具有的条件;不能轻易放弃,你的生命所具有的条件。你要有这个前提,你才有可能热爱你的生命,你动不动就把生命所具有的条件,都放弃了,你说你怎么热爱你的生命呢?对不对?然后你会说我这个叫布施,这个叫作去死好了。

这个不叫布施,你一定要热爱你的生命,你才有可能进行修行,修行当中叫你修布施,是布施什么,那你才会去面对它,不是叫你把生命布施,是叫你把生死布施,把烦恼布施,把轮回布施,把病苦布施,把意见布施,这个才叫作上乘功夫。

我们一直执着着自己的意识形态不放,这个叫什么布施,你要是有意识形态能够放下的话,那个福报大如天,你知道吗?你有那个意识形态而不放,你其它都舍了,你还是含恨以终,你还是会气死。

我们在历史上看到很多这种情况,周瑜,昨天我才看到的,历史上的名人故事早就看过了,可是昨天看到还是非常感慨,他到最后要死的时候,说老天你既然生了我周瑜,为什么要生诸葛亮?你只好气死,对不对?你假如说,好在有诸葛亮这个高手,不然我周瑜就白来了,对不对?那我想他就死不了,就死不了。他一直气,诸葛亮什么不赢他,就这权谋比他厉害一点,他是个文弱书生,周瑜还是个大都督大将军,那可以说文武兼备,当时江东的才子,对不对?小乔出嫁寮出到他那边去。

这样的一个才子为什么要气死?他不懂得布施,他当年来听我讲经就不会这样,你就不放下嘛。你布施那么多干吗,你看那种才俊,你看多潇洒风流倜傥,到最后气死。气死的人都是不布施,要会布施的人不会气死,关键就在这里。

所以我们应该懂得,这个惯性对我们所造成的影响,惯性最主要,最大的伤害,就是给我们带来严重的法执。由于这个惯性,你会造成你生命错误的生命,错误的人生,那种虚幻的人生合理的推理,就是从这惯性来的,就是惯性来的。

你去注意看看,你有推理,我有推理,把我的推理剪一半,用你的推理接下去,很难接受,因为你的惯性在运作嘛,对不对?我们说这个人很有智慧,怎么有智慧?你看看,他怎么智慧,他就把你的一半接他的一半,然后他没有障碍。

我们什么在训练这个,我们华藏工程就是在训练这个,训练你的智慧,你参加华藏工程,他有意见,他有意见,你怎么串联起来,自己不要有意见,那么那个最完美的意见,就是你的意见。可是当你有惯性,你有合理推理的时候,你一定不是泛蓝就是泛绿,你不会泛黑。因为你已经倾向一边了嘛,只有没有那个意识形态,没有那一种惯性,没有那一种推理,你才可能去超越。

当你已经形成那种惯性,跟那种推理的时候,那你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了,你怎么超越?你要超越你已经痛苦了,跟你自己在作战。所以修行来到这种情境要修的话,它必然是痛苦的。但是你在结构性把它弄好的话,那你很快就超越过去了。

留意到,修行有方程式的,你先把那个方程式的结构弄好,那你要过关斩将很快,你要是没有那个方程式,老是遇到境界,那你就叫作跷跷倒,遇到境界你就跷跷倒,你没有办法。因为你要跟自己的惯性,你一定被惯性打倒嘛。你要有办法打倒惯性的话,那种人通常要苦修。

苦修你知道,前几次跟你讲,你都吓死了,不要说每天拜十八个钟头,坐四个钟头不要动,你一定在那边,里面多少只狐狸,我刚才忘了,我就先喝水,应该可以先上厕所再来坐,其实不是因为多喝水要上厕所,实在是腰酸背痛受不了,但是你的面具就会找到理由说,我刚才怎么样所以要去,告诉你,你以后尿壶就放在自己屁股下,坐垫下,要拉就直接拉下去。

太容易原谅自己,修苦行就是不原谅自己,我们哪个人可以,我跟你讲,正常情况之下,除了心理有问题的人,那叫作自虐狂,自虐狂。否则我们一个健康的人,他是有限度的要求自己,他要去苦行是什么,是一种体验,一种体验。我可以一个晚上不睡觉,三个晚上不睡觉,那一个体验。体验那个大死一番的感觉,过了以后就不用再试了,也不用跟人家讲,是自己有那种感受,这样就好了,那才叫健康。

你不敢去尝试的人,也是心理不健康,一直在那边转不出来,修到这脸歪一边、头歪一边,支离破碎的,那个根本就心理不健康。所以我们各位情况要去尝试,各种情况。你没有订过,一天功课要做六次,每四个小时做一次,一次最少一个钟头,那你有很多时间可以睡觉,对不对?那你看看,你看看,连续一个礼拜就好,没有几个人能够贯彻的。

功课做一个钟头,给你睡三个钟头,做一个钟头,睡三个钟头,我告诉你,第二天没问题,第三天精神最好,第四天你就完蛋了,你就崩溃了。因为每次都要睡两个钟头,就要起来了,两个钟头就要起来了,不想睡也不行,你要强迫自己去睡。所以到了第三天、第四天,那就这支香当作没听到。为什么?你的生命真的需要去体验。那个时候你才知道说,什么叫作行尸走肉,功课是在做,人也坐在这里,字都看的很清楚,脑筋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那种时差的状况就会产生。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