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的正确打开方式竟然是...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1-11 07:18

“绝地求生”这个词,小伙伴们应该都很熟悉吧。

首先进入脑子的是游戏还是那些经典的“大逃杀”电影?

是不是也曾想象过如果是自己在这些角色中时该如何自处?

长期以来,人们十分钟情于战胜巨大危险和残酷的艰难险阻,并存活下来的英雄们。

其实,现实中就有很多英雄们经受过难以置信的伤痛和艰难险阻。

他们或在救生筏里在海上漂流了数周甚至数月,或迷失在酷热的沙漠地带和严寒的北方,或被困于水下,有的甚至从已经坍塌的大楼中逃脱。

以下就是似乎天要亡我却逆境幸存的10个人的故事。

在刺骨的水下“坟墓”中幸存

在2000年5月,29岁的见习骨科医师Anna Bagenholm在挪威的北部城市纳尔维克一片冰面上滑冰,她因为一道沟失去平衡,一头栽进了一条冰河。

她全身都被困在了厚厚的冰面下,但她发现了冰面下一块气穴可以用于呼吸。

她花费了40分钟想找到出路却失败了。疲惫不堪的她饱受着低体温症所带来的剧痛。

(低体温症是一种潜在致命的病症,人身体失去热量的速度远快于产生的热量,致使心脏、神经系统和其他器官无法正常工作。)

又过了40分钟,Bagenholm的同伴才切割开冰面,将她救了上来。

至此,她的体温已经降到了13.7度,生命迹象极其微弱已经可以算作是临床意义上的死亡了。

急诊科的医生用一个特殊的机器将她的血液加温再输送回她的身体,最终救活了她。

经过了几个月的复健,除了她的手部不断的有刺痛感,她的身体已经正常了。

在2013年,Bagenholm在拯救了她生命的医院里工作,担任放射科的高级顾问。

从飞机爆炸中生还

22岁的空乘因为从飞机上坠落的距离最高却幸存而被记入历史。

1972年1月26日,因为航班的空乘调度错乱,Vesna Vulović 登上了南斯拉夫航空的367航班,从哥本哈根飞往贝尔格莱德。

航班飞到现捷克共和国的上空时突然发生了爆炸。救援人员最后在一段冒着烟的机身里发现了Vesna Vulović,她的腿伸出了飞机残骸,脚上近8厘米的鞋跟也因为冲击力从鞋底断裂。

因为大量失血,她在接下来的3天里都处于昏迷状态。颅骨骨折、3处脊椎骨折和身上其他部分的伤,但是她活了下来。

航班上一共28人,只有Vulović 是唯一幸存者。

根据官方所说,Vulović 从飞机上坠落下来的高度超过33,000英尺(10公里),因她是不背降落伞而在最高距离的自由落体中存活的人,最终录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2000年末,2名捷克调查记者声称,客机是被捷克战斗机误认为是敌机而击落的。他们说,Vulović 只坠落了大概2,500英尺(800米)。

即使这是真的,坠落的这个距离,也是平均坠亡事故高度的27倍,然而她活了下来。

没有食物成功生存42天

21岁的Helen Klaben想从阿拉斯加的费尔班克斯去西雅图,她为了能省点钱就搭上了42岁的业余飞行员Ralph Flores的飞机,结果证明这是一个致命的决定。

1963年2月4日,Flores的飞机在暴风雪中坠毁在了加拿大一片鸟不拉屎的地方。乘客和飞行员虽然骨折还有其他的伤,但是起码还活着。(真人版《漫漫长夜》有没有)

不幸的是,他们除了火柴以外并没有带任何生存装备,食物也只有4个沙丁鱼罐头、2个金枪鱼罐头、2个什锦水果罐头和1瓶维生素。

为了抵御夜间接近零下41度的低温,他们用飞机上的地毯做了一条毛毯然后塞满衣物,用云杉树枝将机舱的裂缝填满以隔绝严寒。然后用飞机油箱里的汽油生了一堆营火。

一周后,他们的食物吃光了,迫不得已他们开始靠融化的雪水生存。

Klaben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对《生活》杂志说:“早餐是水,午餐是水,晚餐也是水。”

幸运的是,飞行员和乘客两人都是超重,在被另一架飞机发现之前,他们靠着自身的脂肪存活了42天。

迫不得已在沙漠里喝蝙蝠血

有人说从撒哈拉沙漠中穿越155英里(249公里)耗时6天的撒哈拉沙漠马拉松赛是地球上最艰难的运动赛事。

因为你不仅需要忍受酷热和炎日并尽可能跑的快些,还因为你可能会迷失在这片地球上最荒凉的地方。

在1994年,一位39岁的名叫Mauro Prosperi的意大利五项全能运动员认识到了撒哈拉沙漠有多么危险。

因为长达8小时的沙尘暴,他迫不得已在晚上找地方躲避了起来,第二天早上醒来他发现自己迷路了,而且他只剩下了半瓶水,他只好喝自己的尿液。

两天后,他碰巧发现了一处废弃的房子,里面密密麻麻倒挂着很多蝙蝠。Prosperi抓了一些蝙蝠,用刀子切掉蝙蝠的头部,然后吸干蝙蝠内部的血液来止渴。他吸血鬼般的喝了20只蝙蝠的血液。

又过去了三天,他看到没有获救的可能便割腕等死,然而身体脱水严重,血液粘稠都无法从切口流出。

Prosperi觉得这是上天的指示让他继续活下去,然后便开始继续穿越撒哈拉沙漠。

在第八天,他发现了一处绿洲,终于喝上了水。第九天的早晨,他看见了几个牧民,最终牧民带来的救援人员救了他。

活下去,手就不要了

还记得《行尸走肉》第一季里那个为了躲避丧尸,而不得不把自己被手铐铐住的手锯断的那个角色吗?

在现实生活里是真的会发生的,虽然不是因为丧尸。

2007年的4月,27岁的Aron Ralston正在犹他州的蓝约翰大峡谷攀岩,突然一个800磅(363公斤)重的巨石砸向了他,压碎了他的右手并困住了他。

他挣扎着想用多用途刀凿碎一些巨石,但是失败了。Ralston又想通过滑轮和攀岩绳索将巨石吊起,但是也失败了。

在被困6天后,他最终发觉唯一逃离的方法就是自断右手。

纵然在巨石的重压下,流向手部的血液已经被截断,手部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但用刀切断神经和骨头是比他所经受过的任何疼痛还要强烈100倍。后来他回忆起这段经历也是这么跟《国家地理新闻》讲述的。

令人吃惊的是,后来他又继续从事攀岩运动,这多亏了他装有攀岩镐的义肢。

Ralston的故事也被记录在自己的回忆录《生死两难》和电影《127小时》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