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如何自我救赎的“一二三”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1-08 01:30

当感觉离一切越来越远,就离自己越来越近。

近距离的坏处是自我怀疑,容易心情沮丧。

心情低落无不是狭隘内心世界的投影。

生命堕落如行尸走肉的状态无处不在。

当我们在疯狂无止境的购物欲中无处逃遁;

无处适从随大流,奔命般从国内赶到国外进行“各种游”;

甚至于结婚生子皆因盲从而不停抱怨……

你真的病了。

1、不要拿年龄说事。我们的虚弱孤独寂寞并非是因年岁渐长而起。

儿时少年,忙于看世间万物,和忙着学习,并且总是玩不够玩醒———这样的快乐无拘束永远不会再来。

那时,自然万物生生不不息幸福无限滋长;由春去秋来花开雪落生的想像如新芽嫩黄为惊喜与新奇所主宰,所有的不安与痛苦都能从生命中淡出。

其实,快乐和不快乐都留不住。

哪怕冬寒风霜雪冻,暑热蚊虫钉咬;破屋漏室,粗茶淡饭,四季劳累不得安闲。

在1980年代左右的农村,应该还没有用上电。有月亮的夜,在月色将布瓦泥墙黑烟囱的影子,人影矮矮,人声狗声分外响亮;此起彼伏被喊着小名的伙伴陆续被赶回家。

大草场上只剩下贪恋欢乐游戏的你不肯走。

空空的心跟空的月空一样,忧伤都感渺茫。

没有电,电视机那是幻想。有露天放电影的日子,就是在劳累劳作之余还能享受如过节一样的疯狂,一年也只有若干个日子。

最奢侈的是,有一台抱在被窝里的收音机,音乐、故事……娱乐在听觉的世界里化成另一道更刺激远大理想的光。

人最难的是,解决了饿肚子,还有满足精神的欲望。

认了几个字。慢慢可以看看被整个村子的人翻乱了那些破书,如饥似渴。

《儿童文学》的水平简直不要太高;《少年文艺》是宝贝;《中学生》太功利;《语文报》收藏起来了;

《故事会》村里的老师特意给出了不好的评语;《笑林广记》是全家晚饭后的最幸福的娱乐;《父与子》傻得狠;《收获》《大家》啃得似懂非懂;

《四世同堂》都是外国话?《艳阳天》《红日》《梦里花落知多少》《江青传》《新凤霞》……反正都好看极了。

如果实在没什么可看的,《爱情婚姻家庭》《心理月刊》《女友》《知音》《海外星云》之类的都能读出未知来……

书籍是我们身在贫瘠乡士人最亲密的朋友;

供养精神力量的源泉,好书受益终身。

持续阅读能支撑和完善崇高人生信念。

在那个年代,因为书得来太不易,所以倍加珍惜。

当我惦起脚使劲向柜台里的人伸头,还敢要求合作社柜台里肤白长辫子的女子拿书看看,那是积攒了多大的勇气。

从此,就落下了毛病:每拿本书首先直挖封底看价格。——一块二角4分?

当万分珍惜的捧还了那本由新华书店发行的《红楼梦》还是《三国演义》。

也许是受了一个小孩子那份赤裸裸的恋恋不舍和虔诚的影响,柜里有个男子不由愤慨地说:“这些书就不该要钱,免费给这些小学生看……”,

这句不亚于“天降佛咒”,天大的梦想就要成真。发愣中不肯转回失落的现实。

2、活得勇敢无畏必体无完肤地剖析内心;

这个过程相当艰难。

喜欢看书的人,最近应该知道《那不勒斯四部曲》。基于该书拍摄的连续剧《my brilliant friend》第一部许多人也看过。

一本《小妇人》成为两个小女孩的珍藏……那部电视剧里,小女孩已上小学,天资聪颖,是天才;看事物一针见血一探到底还能直面。

在迎战所处生活环境和父亲的强权压力时,她一次次从暴虐中站起来……

她的无畏直到举办自己婚礼的那一刻,都不曾屈服。

然而,暴虐与丑陋不再显性,它们以更狡猾更曲折迂回的方式,践踏她所信奉的美好信念。

随着走入社会,她顽强与世斗争的人生一步步展开,更大的痛苦已然等在后面。

多少人在生活压力的淫威与诱逼下屈服,一步步让外在的困苦将内心掏空。

我们就是这样成为“多余人”;以不同形式存在于不同时代不同环境不同国家。

3、吸收艺术营养吧,它们原本是维持生命不丧的强大力量。

在我不知道莫扎特Piano Concerto No. 23《第23钢琴协奏曲》时,无意间听到一首曲子(第二乐章行板),不由停下来,然后就流泪不止。

那种美与渺茫的未知,痛彻心扉……欢快不再是永远的莫扎特。

多少个麻木与自我否定的日子,被音乐所唤醒和赋予新的生机。

尽管并非音乐人,其中的技巧或表现力无法专业的说出一二来。但是,对美的感知我们有着天生与之相通的能量。

为人所喜爱的音乐,会给每一个体以不同层面的自我感知力。

中央音乐学院的副教授张佳林介绍“伟大的钢琴家系列”中,讲解过伟大的艺术大师尤金娜。

围绕这首曲子,斯大林与女钢琴大师玛丽亚·尤金娜(maria yudina)之间的故事充满传奇。斯大林因这首曲而欣赏她;这首曲子伴随他直至生命终点……

她忠于基督,她拥有精湛的艺术,且始终如一坚守信仰,无畏于权威,甚至为此不惧面对死亡。

她说:“我知道只有一种方式接近上帝,那就是艺术。”保持极致的生命体量,必然要有勇敢无畏,以捍卫信念……

4、身处底层,普通人的悲剧在于饱食之后,还有与其平庸不相称的野心……

对于你我来说,寻找更深久一点的快乐,不过是终身在寻找与灵魂深处产生共鸣的人。

在小说《一句顶一万句》里,很多人一辈子都在寻找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也是这个道理。

当我们一无所有时,还有音乐还有艺术。它们无私给予贫穷枯燥单调人生以滋养。

所谓艺术存在的魅力同样是共通。金钱与物质从来都无法给人类真正的快乐。

而接近真实才是走近自己的第一步。我们的疯狂执著与不安宁不过是无力面对真实的自己……

面对真实接纳事实,这个“中心思想”一直存在于我的精神世界。我跟自己对话,以无数个事实向自己求证。

所谓道德精神的洁癖,想必就是采用这种方式。因为太深伪装与日深月久的自我欺骗,使这个过程变得异常累。

体力上的恹恹和精神上的自虐夹击,使我们望而却步,最终回到适应的状态,慵懒度日,自欺欺人。

好在我们有音乐的慰籍。

音乐的能量强大无比,它是拷问灵魂的有力武器。

当我们成不了艺术家时,艺术社会化功能可使迷途的人们找到行走的方向,减轻我们来自外在内在的双重负担。

有目的有意识地在一种活的状态中,感知自我的存在。这不妨成为抵挡空虚脱离世俗化的一种方式。

如果能够,有计划持续地学习和聆听,为探索这些未知美好的东西,将它们的能量赋予更多的人,使人类更大层面受益于这种精神财富。

也许无意间也许就能打开一个更宽阔的世界,获得一种更高尚生活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