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知的走路、吃饭、洗碗|林世儒:发现当下的宁静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12-30 11:36

采写:王欣怡

摘自:马来西亚《有福同享》杂志珍藏本第六期

林世儒和爱人高金美

拿起汤匙,把手徐徐伸展至面前的菜汤,舀起一匙汤,接着慢慢地把手移向嘴巴,吸吮匙中的汤水、嚥下。整个动作过程自然柔慢、充满觉知的力道,彷彿喝汤这件事与他的人,早已融为一体,原是自然的发生。

这是从林世儒身上不时体验到的“静心生活”——生活中的每一个当下,都是自我觉知的时刻。

在示范“养生主灵性按摩”起手式时,林世儒也以同样富含内力的动作,温柔启动被按摩者的头部、四肢与身体的能量流向,让对方还未开始接受按摩,就已经进入全然放鬆的状态。而其动作中的柔与定,也带领在一旁的观看者,经历了一场温馨的心灵洗涤。

沉浸于身体的感觉

林世儒自幼就很害怕身体的接触,性格保守内向的他,除了握手之外,绝不与人有其他的身体接触,即使是朋友间的勾肩搭背,也会让他全身起鸡皮疙瘩。后来,在一个训练课程裡的拥抱活动中,他发现自己如机器人般的拥抱,让他难以与他人有更深的连结。于是,他鼓起勇气参加按摩工作坊,希望可以跨越此心理障碍。

第一次接受按摩后,林世儒回家即倒头大睡了二十四小时,身心从未有过如此的鬆弛与自在,让他爱上了身体工作(Body Work)。随后,他参加了以“专注休息”为主轴的感官复甦课程(Sensory of  Awareness),就在第二天午睡后,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像变成了八十岁的老头子,举动非常缓慢,而所有的觉知焦点都在一举一动的细微变化上。慢慢地,他的内心也随着这份专注,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笃定与宁静。

往后一年,林世儒都沉浸于专注身体的感觉,每天早上起床,脚一落地,他就会注意脚板碰触地面的感觉;拿东西时,也会注意手的力度,并专注于拿起、放下的过程。吃饭、走路、洗碗,生活中的每个细节,都成了他自我专注的时刻。甚至在公司里,他也非常有觉知地感受他与同事们交流的内在波动。心识不在时,他会一声不响地离开同事,然而有时又会突然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聆听他们的交谈。林世儒笑说,那段期间的行径,让他成为同事及朋友眼中彷如行尸走肉般的“怪人”。

直到后来,在一次“现代禅”的课堂上,老师轮流点名要学员讲出三句话。轮到林世儒时,他简单地说:“我每天走路、洗碗、吃饭。”老师听后闭上眼睛思索片刻,然后回说:“这个很好,但是‘每天’太紧张了。”

林世儒听后放声大哭,长期过于专注而导致身心的紧绷,刹那间解放了。老师至深的同理,让他明白自己无须那么刻意去注意身心的感觉。虽然不再刻意,但他依然借着内心的观察力去觉知日常生活中的事情。久而久之,他在重复的动作如洗碗和走路中,体会到另一番自由的意境。

“当你的内心可以轻鬆自在,身体可以使用极为小的力道来活动时,所发挥出来的效果将不可思议。”丰盛的心识锻鍊,为林世儒开创养生主灵性按摩的自然泉源。

宁静的心灵交流

1990年,林世儒从《庄子养生主篇》与《箭术与禅心》(Zen in the Art of Archery)得到启发,编创了养生主灵性按摩。对他而言,这套按摩法是一个可以有效地帮助别人,同时又能提升自己的自我锻鍊工具,人们可以透过它来分享生命成长的体验与心灵提升的喜悦。

在“养生主灵性按摩”中,每一个接触,充满了爱与关怀;每一个动作,充满了宁静优雅之美。优质的接触,带领着按摩者与被按摩者,进入无言的深层沟通,透过身体的记忆,唤醒彼此爱与被爱的能力。

有别于一般以强大内劲来纾解身体的传统按摩,“养生主灵性按摩”主要是以凝聚的内力来深入化解被按摩者的身心症状。“在按摩的过程中,按摩者不需要具备强大的气力,一旦掌握按摩手法,如何提升自己的内在品质才是成效的关键。”

林世儒的教学旨在心灵锻鍊,由静心活动中的支稳身体、呼吸的配合,到觉察自己在按摩过程中的起心动念,都能协助按摩者提升其个人的品质,让他们以内心醒觉之力量,自然流露出对被按摩者的爱与关怀。“如果没有信任与关怀,那麽按摩将成为一种负担、一种交换,其效果也将极为有限;反之,按摩的功效与结果则有无限之可能。”

林世儒形容,约九十分钟的按摩流程,是按摩者与被按摩者的心灵交流。当按摩者以不卑不亢的心力触摸对方,他将不仅能深入对方的肌肤、骨骼与内脏之中,更可穿透对方的心灵,与之产生共鸣。在被按摩者体会到爱的感动之馀,按摩者亦能像打完太极拳般,感受到内心笃定的宁静。

“海灵格家族系统排列”创始人海灵格大师(Bert Hellinger)曾在接受林世儒的按摩后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我的心和 ‘存在'(Being)一起跳动。”林世儒表示,手法与技巧只不过是用来锻鍊按摩者“在”的能力,只要按摩者“在”,那麽他就不需要做什麽,因为情感的交流已在“无为”中自然流动。

“这就是为什么每次完成按摩后,按摩者都要带着感恩向被按摩者鞠躬,然后缓缓地站起来的原因。因为透过对方敞开身体,按摩者才有机会锻炼自己内在的能力。”

内心无疑即自然

林世儒原是一名害羞内向,却理性睿智的人。他曾任职电脑研发工作,职途一帆风顺,直到后来从事企管时,在一次职场训练类似“老鹰捉小鸡”的活动中,他首次感觉到真正的快乐,并开始怀疑:“为什麽我玩游戏会如此开心?即使我在这活动中,一分钱都没有得到,老闆也不会升职、加薪,到底是什麽令我如此开心?”

同时,在负责员工教育与训练的过程中,他发现企业管理技巧或企管课程,对于管理员工这一层面并不奏效,“除非管理者本身做出改变,否则当管理者情绪失控时,任何管理技巧都使不出来。”他开始体悟,人只能被“领导”,并不能被“管理”,一旦管理者改变自己,下属自然就会有所感应而做出改变。

当心里升起寻找自己的声音,林世儒遂决定辞去高薪高职,同事们都惊叹他勇气可嘉,他却觉得那只不过是遵从自己的心意罢了,心裡并无太多的挣扎,“就好像一个小孩玩厌了一个玩具,而转向另一个玩具一样那麽自然。”后来,林世儒继续修习奥修静心、臼井灵气、光的课程及葛吉夫神圣舞蹈,使其心识锻鍊上有更深入的体悟,并于1990年开创“养生主灵性按摩”。多年来,他多次应邀至世界宗教博物馆、台湾文化总会生命教育推行委员会、台北县政府家庭教育中心、国际生命线台湾总会、救国团张老师训练中心、台湾空军总部等单位授课。在教学相长的过程中,他豁然明白,每一次的静心、每一次的教学,都是为了“成为自己”。

“学习的过程,其实就是在发掘自己内在的安宁与智慧,让自己在既轻鬆又清楚的状态下,认清自我的本质,成为自己的主人。”

林世儒教学十余年,从不指点或要求学员一定要做到标准的动作,因为他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自我觉醒的能力。“一旦内在深处完全没有怀疑,呈现于外的便是自然与平和。无论旁人的见解如何,真正的心力都不会被动摇。”

他一直鼓励学员对于他所说的、所教的均存怀疑,因为这种对未经验过的存疑,才是产生真正的信心的泉源。“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一个经验也都是独特的,因此唯有尊重、相信自己每一次独特的经验,即是对自己最大的接纳,进而才有可能接纳别人的独特性、接纳别人的不同,而对他人有所尊重。”

成为自己,让林世儒深信,内心的力量正是“一切的根源”,爱会随自由的心灵,与他人一起翱翔天涯。

林世儒自我觉照法

1.专注于每个当下,觉察每个动作起心动念,培养内心的宁静与笃定。

2.从灵性按摩中感受爱与关系,放松身心。

3.在静心中认清自我的本质,成为自己。

外在的一切障碍

都能从内心深处找到答案一起,向内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