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阳:泰山行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12-24 00:33

文|李正阳

徜徉山林以怡性情,行走江湖以壮魄魂。到泰山去,为的是什么呢?

——题记

2017年8月4日上午11点,列车犁开热浪,在湖南株洲站徐徐靠停。他走出车厢,想透口气。阳光肆虐,株洲车站如烈火熊熊的炉膛,空气中弥漫着东西烧焦的味道。他从口袋摸出一颗“黄金叶”香烟,犹豫片刻,没有点。他怕打火机引爆空气。他是昨天傍晚时分,带着妻子女儿,在广东湛江火车站上车的。此行的目的,是拜访一座叫泰山的山。将近30年的教书生涯,使他育人的信心呈递减趋势,却对山水越来越有兴趣。山水无需谁的教育,它们遵循自己的规矩,一派和谐。人类为何越教育问题越多?30多年前,他就从教科书知道,华夏有五岳,泰山是五岳之尊。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年过半百的他,竟连五岳中的一岳都没去过。所以,甫放暑假,女儿订车票查路线,妻子攒钱粮备行李。一切就绪,一家三口就出发了。也是入粤的近十年来,许是收入增加,手头有了些余钱吧,他携妇将雏,陆陆续续,观赏了一些传说中的山川名胜。先是上海苏杭,登东方明珠塔,看苏州园林,游南京夫子庙;又至成都重庆,拜谒武侯祠,游历朝天门码头;再去了昆明丽江,观西南联大旧址,玩丽江古城;也去了美丽的桂林阳朔,乘船沿漓江顺流而下,在阳朔小住几日;也去了海南三亚,坐巨轮过琼州海峡,最远到了天涯海角。他秉性散淡,不善操心。不管到哪里,带着妻女,既有生活着落,心里也比较踏实,避免孤独寂寞之愁。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在这样的游历中,女儿先中学,后大学,再工作,继而出嫁为妇了。眼见得,他也是华发渐生,皱纹满面。人的一生有多长呢?也就白驹过隙;人的一辈子又能做些什么呢?做些自己喜欢的事足够了。

火车在株洲车站停留了五六分钟的样子。晚上,火车冲开黑夜,在中原大地呼啸而驰。晚上九点五十,在郑州火车站徐徐靠停。检点好行李,他和妻女下了火车。郑州火车站古老、宽大、深邃。女儿已在网上定好了宾馆。出火车站,向右,马路两侧,灯火通明的烩面馆、炒菜馆一字排开。老板操着豫地口音招徕顾客。空气中弥漫着胡辣汤和羊肉的香味。

他准备在郑州逗留两天。第一天,逛了郑州最繁华的商业街——二七广场。广场是城市最变化无穷的地方吗?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在这个巨大的场中,没有一刻是有定势的。广场周围大厦林立。几千年前,或者更久远,这里应该是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吧?现在,却是钢筋混凝土筑成的森林。这样的森林不能遮阴避暑,于是,二七广场下面被掏空了,建成了道路交通、商铺密集的地下城。于是,广场上面艳阳高照,车水马龙;广场下面冷气森森,人来人往。河南烩面粗硬筋道,膻气扑鼻,依然保持着原始的刚劲有力。是中原人民不愿改革固执保守使然吗?他还是那么喜欢联想,看到什么,都要浮想联翩一番。一整天,几乎走遍了广场各个角落、地上地下。傍晚时分,他和妻女坐在广场四周的长椅上。暮色降临,然暑热未消,热气蒸腾。广场另一头,是大名鼎鼎的二七纪念塔。纪念塔霓虹灯闪烁,广场人影绰绰。本地土著、大叔大妈消食纳凉了。男多七尺胖大汉。长脸、腆肚、眼袋;拖鞋、短裤、竹扇。女多肥胖型。大脸、稀发、粗腰;凉鞋、花裙、背包。他们是轩辕的嫡系子民吧?现在,却是失去了炎黄子孙的精气神。岁月,把他们摔来打去,使得他们几乎成了松松垮垮的抹布,吸满了生活的污渍浊水。人,活到一大把年级,就可以如此不堪吗?只剩下消化器官和生殖器官,整天如行尸走肉一般晃来晃去。他也到了这个年龄。除了博得教师的虚名,他和广场上的大叔大妈又有多少差别呢。树,是活的年代越久远越精神,那是因为树懂得静止,懂得把根扎到土地深处。人却是喜欢游走的动物,更不愿和土地过分亲密。几千年前,炎帝和黄帝为了争取这块土地,是怎样的拚死相搏,血流成河。而现在,地不分南北,人不分东西,没有谁,再为一块土地争的头破血流了。

第二天,起的很早。他和妻女到郑州汽车站赶开往少林寺的汽车。郑州汽车站是那样的古老宽大。司机操着纯正的河南方言招徕天南地北的顾客。他们大多为中年男性,有着熟练的驾车技术和丰富的生活经验,和全国各地的长途汽车司机一样,他们具有“十个司机九个骚,还有一个是酒包”的特征。少林寺坐落在离郑州市300里之外的嵩山腹地。一个小时的车程。汽车在宽广平坦的中原大地疾逝了一段时间,路陡然往上延伸,嵩山山脉就在眼前了。年轻时候,他曾坐火车穿过河西走廊,如兽脊蜿蜒起伏的祁连山脉震惊了他。现在,阳光下巨大的、黛青色的、蜿蜒不绝的嵩山山脉同样使他震撼不已。嵩山山脉之高远与中原大地之平坦,是造物主精心设计的杰作吗?高,则高入云天,平,则一马平川,这是中原大地儿女大苦大悲,大喜大乐的象征吗?少林寺是处在嵩山山脉腹地。这里,山川有致,清泉石上,疏林朗木,鸟雀啁啾。在他看来,无论蓝天碧水,无论鹰击鸟翔,无论游鱼细石,皆是我佛慈悲,都为释迦子民。过去的少林寺,只养活了僧众,现在的少林寺,养活更多的是商人小贩,普通百姓。看来,大乘佛法关心的正是普天众生啊。走得累了,山脚林下,便有买茶水的,买汤饭的。十块八块,就吃的肚饱腹圆。吃饱喝足,就沿着嵩山下少林寺大路望前走。正是上午十点左右,蓝天白云,游人如织。只有脚劲有力,你可以一直走下去,山到哪里,路就到哪里,而山,是没有尽头的。我们是走到嵩山顶上去吗?妻女这样问他。他是决心跟着天上的白云,爬到嵩山之巅的。但妻女是坚决不走路了。到达目的的方法很多,缆车,便可以助人迅速实现自己的理想。缆车如一只大鸟,瞬间穿越高山森林。十多分钟,他和妻女便到了嵩山栈道。上了栈道,也才真正投入嵩山怀抱了。仰头观望,山外有山,层峦叠嶂,座座直立。险石怪林,森然若跌。一轮白日,定定悬于碧天,阳光灿烂,晃来晃去,睁不开眼。巍巍乎嵩山,无愧中岳大名!他浩然赞叹。

次日,晨曦微露,火车在山东泰安站徐徐靠停。昨天,还在黄河之南,今天,就到了崤山以东。泰安,一个多么稳妥而大气的名字啊,泰山在此,天下定安。站在泰安火车站广场,隐隐泰山,赫然在目。年过半百的他,看到近在眼前的泰山,心止不住砰砰乱跳。泰山之于他,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一段古老的神话故事。然而,现在,泰山,就这么明白真实地站在他眼前。一只大鹏,需要旋刮多大的风,才能撑起它巨大的翅膀?一个人,需要积累多深的德行和福报,才能与泰山会晤?比八月阳光更热情的是泰安百姓,跟泰山和孔子同样稳重文明的是泰安人民。如果说河南乡亲的特点是粗犷火辣,齐鲁百姓在粗犷火辣基础上又增添了厚重和文明。站在八月早晨的泰安火车站广场,他脑海里冒出来的是两句话:萧鼓追随春社近,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和妻女就下榻在泰安火车站对面的一家宾馆。宾馆两侧和对面,是密密麻麻肩并肩挨着的饭店、百货商店。泰安的菜肴吃食,比郑州的更加丰富细腻。包子、饺子、馒头、火烧、面条,非常符合他这个西北陇人的胃口。站在宾馆外面人行道,泰山就安安稳稳矗立在眼前。一千多年前,处在大唐盛世的青年诗人杜子美,想必也站在此处,写下名垂千古的诗句: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年过半百的他,早已没有了杜工部豪迈的气概,但也没有失去徒步登上泰山的想法。在南海之滨十多个春秋岁月,他几乎每天步行十里,以加强腿脚之力,目的也是到泰山一试身手。现在,泰山近在咫尺,梦想即可成真。往前再追溯两千多年,鲁国司寇孔丘先生亦往泰山,先登东山,再登泰山,结果登泰山而小天下。泰山使得孔丘成为俾睨天下的圣人。在他的想象中,当时的孔子,身材伟岸,体格健壮,腿脚有力。旁边有子贡子路等学生陪同,一路谈笑风生,不到两个时辰,就越过南天门,漫步于天街之上。孔子立于泰山之巅,衣带飘飘,指点江山,给万古长夜点亮熊熊燃烧的火炬。泰山呀泰山,你何以有如此巨大的魅力,叫圣贤帝王、墨客文人争相奔赴,虔诚拜谒?

到泰安的第二天,他携妻女先赴曲阜。泰安的百姓说,先游曲阜,后登泰山。因为,一旦上了泰山,你就哪里也不想去了。一则累,二则一览众山小呀。曲阜也是他神往的地方,因为那是孔子的故乡。宾馆下面有许多揽客的私家车。公交车站不想去了,那里远,人又多。现在,毕竟手里有了几两银子,该花就花,不能再像以前那么节省了。以前,就他的能力,赚不了几两银子,总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结婚,老父亲辛辛苦苦攒了一千元钱,又给儿子打了一套家具。其余的,他东拼西凑,向同事们,这个一百,那个两百的借。借钱的那个难啊,他实在张不开口,但不借,这个婚就结不了。一个红色小塑料本,密密麻麻记满了给他施与帮助的同事的名字。后来,又是三弟结婚,三千块钱,几乎全是借的。那时候,他想,一个人,如果既不向别人借钱,又不张口求别人办事,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将近三十年过去了,这个曾经一穷二白的他,走南闯北,手头终于没有那么拮据了。其实,已过天命之年他也才明白,有钱与否,跟一个人的有无德行福报相关。认识不到这一点,他将永远贫困到底。之所以走到今天,父母之恩,兄弟之情,朋友的帮助,是绝对不能忘记的。李氏家族两百年,五代人,许多的美德福报竟然在他身上显现。这不,因了他只身闯南海,现在,奔着他来的西北的兄弟姐妹侄子侄孙,岳母小舅子全家,已经不下十人了。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以前,他是一碗水,只够自己饮用,现在,他渴望成为一池水,或者,成为大海的一部分,能让百舸在其上游弋。这才是一副真正的、极其壮美的风景:大海波澜壮阔,浩瀚无边;天上流云如织,鸥鸟齐飞。普天之下,阳光灿烂,鸟语花香,如在仙界。

泰安到曲阜一个小时的车程。早上十点左右,轿车如一条游鱼,滑进曲阜市。阳光灿烂,天蓝如镜,曲阜如一幅画,镶嵌在齐鲁大地。曲阜周边,有隐隐青山环绕,亦有疏木茂林,点缀其间。城市通衢大道,端正宽敞;孔林、孔府、孔庙坐落于曲阜南北西东;其余楼房商厦,矮或与三孔建筑齐肩。这是一个多么别致的城市呀,男子高大雄伟,背宽腰粗,面阔口方,剑眉星目,直鼻权腮,隐隐有子路面貌;女子身长体俊,玉面秀发,黛眉凤眼,巧笑倩兮,恍然如易安再世。他脚跟四转,目不暇接,亦觉返回两千年前春秋战国时代,自己也衣袂飘飘、古雅朴真。这里虽然商业气息浓郁,但商铺饭店、贩夫走卒,又是何等的讲究着仁义礼智信。他们坚定的相信自己是孔门后代,一贯地保持着古风雅韵。他携妻女拜谒三孔圣地,乘坐人力轮车,品尝鲁菜齐汤。所至之处,无不热情周到,无不礼仪诚信。中国之大,许多地方,山河破碎,道德沦丧,越是经济发达地区,越是人心不古,越是坑蒙拐骗。就像上个月,他带妻子赴厦门旅游观光,甫下飞机,行李被飞贼劫略一空。厦门三天,骗子和导游狼狈为奸,为谋游客钱财,无计不施。厦门,简直就是一个贼城,一个骗子城,他无不偏激的认为。而且,厦门三天,每天淫雨霏霏,每天雾霾沉沉,每天不见日月。这是一个日月无光、以泪洗面的城市呀!这是一个曾被外来民族统治过的杂种城市呀!人养宠物,时间久了,会有宠物的习性,这样的城市,会养出什么样的人呢?曲阜就不同了,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城市,具有中国农民朴素的特征,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被孔子及其三千弟子所熏陶,被四书五经所浸染透彻了的城市。在这样的城市旅游观光,是多么的舒适惬意呀。他是一个不轻易跪拜的人,他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的道理,但面对万世师表孔子那朴素而简单的坟墓,他虔诚地弯曲了双膝,跪拜在先圣人面前。

到泰安的第三天早上,晨曦微露,他就叫妻女起床了。泰安的早晨,空气清新,阳光灿烂。这是一个登泰山的绝佳时日。早餐,就在宾馆旁边饭馆解决的。他吃了两个馒头,一个大饼,一碗稀饭。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必须是馒头大饼一类的硬货,才能腿脚有力,顶得住将近五个小时的漫漫征程。他抽了一根烟,在心里给自己默默上了一炷香。这半生,他登过哪些山呢?在西北的十多年时光中,他所在的学校就四面环山。可那是怎样的山呀!童山秃岭,草木不生,青石嶙峋,大风吹起,沙土漫天。许多个黄昏,他也顺着山沟爬到山顶,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山外还是山,永远没有尽头。大西北的山是那样的叫他疲倦,使他绝望。后来,也去了蜀国,见识到了峨眉山。峨眉山,才是真正的如美妇一般的高山,但那时的他肚里没有油水,腿脚没有力量,更重要的是,还缺少必要的信念。故只能乘车上山,走马观山。他还是相信庄子的那句话: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他没有积累那么深的水,自然登不上那么高的山。要徒步登上一座巍峨大山,不光是只有力气才行,背后还有许许多多看不见的东西。不是你要登山,而且机缘一到,山等着你去攀登呀。不到一刻钟,公交车就开到泰山脚下。他踮起脚跟仰望泰山,却险些跌倒。泰山是哪里能看得到顶的呀!她安稳地矗立于齐鲁大地,微笑着俯瞰着她的子民们。泰山为五岳之尊,这是谁给定义的呢?神农能尝百草,太史公会辩愚贤,高渐离区分五音,张大千可绘七彩,而他,也仅仅能划分学生作文的好低。这位给泰山冠以五岳之尊的高人,一定是踏遍祖国山河,尽览南北风物,才给五岳定出了高下呀。什么是指点江山?这才是真正的指点江山。《山海经》也是一部指点江山的奇书呀,远古时代,是谁,把中国的山河逐次看了个遍?从西往东,一座山一座山的介绍,把每座山的山形地貌,山上的怪鸟奇兽,矿物石油,花草树木,写得清清楚楚。《山海经》有没有写到泰山呢?“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珠,名曰狪狪,其鸣自訆。环水出焉,东流注于江,其中多水玉。”写《山海经》的人是长着翅膀,能在天上飞翔吗?或者就是外星人,乘坐航天飞机,在华夏大地的上空呼啸而过,进行了一番航拍?登山的人真多呀,男女老少,如蚁如织。仁者爱山,今天登山的都是仁者吗?或者,是有一颗追求仁者之心的人。泰山,承载过多少人的攀登呢?从传说中的黄帝开始,到清朝的康乾大帝,多少帝王将相,都到泰山来举行封禅大典。泰山是太崔嵬也太雄伟了呀,帝王们立于泰山之巅,迎着猎猎西风,借助于泰山的举托和力量,才敢自称天子呀。如此说来,登上泰山顶峰的都是天子。是的,没错,我们都是自然之子,都是造化弄出的子民。

两个时辰以后,他携妻女到了中天门。女儿是坚决不走了,说一级一级的石阶没有尽头,给人绝望了的感觉。于是,女儿乘了缆车,十分钟不到,女儿就在南天门喝冷饮了。他和妻子又开始了中天门到南天门的漫漫征程。迎面下来的游客说快到了快到了,但石阶越来越陡,几乎立起来。这是传说中的泰山十八盘吗?不敢仰望,仰望了会跌倒;不敢下看,下看了会栽下去。只能盯着眼下的石阶,一级一级往上爬。好像在梦中,如雨汗水又说明着真实。意识停止了,腿脚在本能的动。泰山是在考验人的毅力吗?是在考验人的忠诚吗?他想起年轻时在旱地拔麦子的情景。烈日当空,生产队的麦田一望无际。麦子怎么拔也拔不完,最后,绝望的躺在麦田,嚎啕大哭。他也想起考大学时候的情形。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历史地理,那么多要记住的名词概念单词句子时间事件地名,他在无边无际知识的大海,几次差点溺水而亡。人生如梦,但梦幻又如真实人生。现在,不就是在真真切切的泰山长路践行着如梦如幻的人生吗?

终于看到南天门了。南天门和南天门上三个拙朴大字微笑着,迎接了他和他的妻子。女儿开心大笑,舒展臂膀扑向她的父母。她在南天门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

天街宽大敞亮,平坦整齐。阳光入注,天风怡人。这,应该是他和妻女逛过的最高的步行街了。上有蓝天白云,下有泰山天街,此情此景,感慨系之。兴之所至,他写了下面的一段话:丁酉年秋,八月九日。陇人老李庚顺正阳,携妇将雏,历时近5小时,于泰山红门至南天门。全程徒步。值得一记。岩岩岱宗,宽厚、安祥、仁慈,俯瞰繁华人间。人间万丈红尘,有比泰山更为险峻的山岳,仍需攀登、翻越。

向东、向东,崤山以东;泰山、泰山,不虚此行。

编辑  by  00

图片  by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