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首发 | ​有意义的事都不会容易,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12-13 13:21

本公众号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所载诗文均为原创,内容遍及书画理论,书画批评,散文随笔,格律诗词。欢迎关注,欢迎互动,所有留言号主均会认真阅读,并择要回复。

吾国斯文  第644期

有意义的事都不会容易,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

中英文双语书法第13批(第91至第95,本期取自“有道·壹句”)

Nothing that hasmeaning is easy,easy doesn’t enter into grown-up life.

有意义的事都不会容易,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

斯按:越是有意义的事情,越不容易;越是大事情,越不容易;越是人才,特别是奇才、天才,日子反而过得越不容易。

例如孟-晚舟和张-首晟,据说原本约好12月1日将共同出席在阿根廷的一个晚宴,结果一个在美国走完了短暂而了不起的人生历程,将生命定格在55岁;一个在加拿大转机的时候被加拿大警方扣留,引发了国内从官方到民间的极大愤慨,发出了严正的抗议之声,加拿大法院终于在11日作出裁决,批准了孟-晚舟的保释申请。孟-晚舟发了微信:“我在温哥华,已回到家人身边。我以华为为傲,我以祖国为傲!谢谢每一位关心我的人。”他们都是做大事业的,都是做有意义的事情的,可是,可以说两人都非常不容易。

有一幅对联:上联“容易”,下联“色难”。

堪称妙联,然而,生活往往并不容易,也并不美妙。

小的时候喜欢听“徐文长吃白食”的故事,徐文长即徐渭,明代的潦倒幕僚,杰出的剧作家、诗人、书法家、画家,绍兴一带流传他的故事特别多,非常幽默诙谐,“徐文长吃白食”的故事有一个固定“模板”和“句式”,就是“万难万难-容易容易”,说的是徐文长常常和别人以“万难万难-容易容易”为题“对课”,赢者可以白吃,自然,每次都是大才子徐文长胜出而白吃。

小的时候觉得徐文长真了不起,什么事情都“容易容易”,长大了才知道,真实的徐文长一生坎坷曲折,受尽磨难,可谓“万难万难”。

最近浙江的另一个大新闻是教育厅长因为高考英语“赋权加分”事件而被责令辞职,这倒还真用得上“万难万难-容易容易”这个“对课”模板——

其一:高考英语万难万难,赋权加分容易容易。

其二:逃过一劫万难万难,撤掉职务容易容易。

这倒并非隔岸观火而调侃,实际上当官不易,教育厅长尤其不易,不管谁坐到这个位置上,要改变教育这个烂摊子的现状也是“万难万难”,被广大家长和学生骂得狗血喷头则是“容易容易”!

You never knowwhat hand you’re going to get dealt next.

You learn to takelife as it comes at you.

你不会知道下一手牌会是什么,要学会接受生活。

斯按: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打牌了,这些年来确实没有时间玩牌,也确实没有兴趣,但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和朋友“打红五”,当时的体会有几点:

——能不能抓到好牌,全凭运气,自己很难“做主”(作弊除外);

——不管有没有抓到好牌,都要保持好的心态,好牌也玩玩,臭牌也玩玩,打牌无非是玩玩,不必当真;

——拥有好牌的未必一定会赢,抓到臭牌的未必会输;

——能把臭牌打赢才是手段,竟把好牌打输那是活该;

——把臭牌打赢的最好办法是等着对手犯错、犯傻、犯糊涂,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打牌靠风头,好风头时打错了牌,很可能导致风头急转直下;风头不好时坚持住,打赢了,往往便扭转乾坤,取得胜利。

——一时赢不算赢,一时输不算输,输赢如何,要看最后结果。

人生如同打牌,你不妨把前面几条里面的“牌”改成“人生”即可。

Whoever saves onelife,saves the world entire.

挽救了一条生命,就等于挽救了整个世界。

斯按:其实,更为重要一点是:

你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便拥有了整个世界。

不要整天想着去挽救全世界“受苦受难”的人们,整天想着去解放全世界,作为我们小人物,最重要的事情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别给社会添乱。

尤其不能像温州那个老兄一样搞个儿子“失踪”的“大事件”,吸引全社会来“挽救”,结果却是自导自演的闹剧,戏弄了全社会的爱心,上演一出“狼来了”的现实版。

Every man dies,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

每个人都会死,但不是每个人都活过。

斯按:“不是每个人都活过”,“行尸走肉”之谓也。

“行尸走肉”,比喻徒具形骸,庸碌无为,毫无生气的人。

晋代王嘉《拾遗记·后汉》云:“(任末)临终诫曰:‘夫人好学,虽死若存,不学者,虽存,谓之行尸走肉耳。’”

臧克家的代表作《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也很能说明问题——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有的人,骑在人民头:“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这首诗很有现实意义,现在社会上行尸走肉的“衮衮诸公”还真不少。“衮衮诸公”称众多的显宦。语出杜甫《醉时歌》:“诸公衮衮登台省,广文先生官独冷。”后专称居高位而无所作为的官僚。

清代刘献廷《广阳杂记》卷四云:“见二十年来,衮衮诸公去来我前,如野马尘埃之奔驰于窗隙也。”

郑观应《盛世危言·垦荒》云:“处堂燕雀,苟且因循,坐使万里疆陲,他日拱手而让之强敌也,衮衮诸公,纵不为子孙久远之计,不念国家养育之恩,又将何以自解?”

It is not ourabilities that show what we truly are,it is our choices.

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

斯按:人生贵在选择,也难在选择。

选择职业,选择对象,选择住所,选择朋友,选择对了,一顺百顺,选择错了,一错再错。大道理就不展开了,还是照录宋代高僧釋慧懃的一首偈,慢慢品味、领悟吧——

至道无难,唯嫌选择。

桃花红,李花白,谁道融融只一色。

燕子语,黄莺鸣,谁道关关只一声。

不透祖师关捩子,空认山河作眼睛。

“至道无难,唯嫌选择”语出禅宗三祖僧璨《信心铭》,开篇即云:

“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毫厘有差,天地悬隔。”

当然,佛教说的“选择”,与我们所理解的并不相同。佛祖认为人本来平等,无阶级,无差别,自由自在,唯因众生之拣择、憎爱而生难易之别。若无取舍憎爱,则十方通畅、八面玲珑。

是否“选择”,如何“选择”,人人都有自己的主见——

任由各自“选择”吧!

2018年12月6日初稿,9日改定

微小编:梦野间怪

欢迎关注「吾国斯文」

“吾国斯文”公众号以传统文化、书画艺术、艺术批评为主,主要栏目有:

“画坛钩沉”:刊登美术史稗史逸闻。

“老斯说话”:书法时评选登。

“每日一禅”:刊登禅联赏析。

“晤对老庄”:老子庄子赏析。

“妙手偶得”:散文随笔选载。

“平闲吟稿”:原创古典诗词选登。

“鸿爪雪泥”:工作生活轨迹记录。

“美在斯”:美术评论、书画作品分享。

敬请关注,欢迎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