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公路片,我们还真拍不了.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12-13 01:15

大概是四五年前的中秋。

邻居家的小姑娘问我:月亮上真住着嫦娥吗?

大人们常常会想也不想的回答:没有。

但我想了想,慎重的告诉她:别听他们的,她真住在月亮上的广寒宫。

后来,我又有点后悔,也许不应该骗她。

但事情过了四五年,她也应该上了小学。

我们再没见过,也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这个愚蠢幼稚的答案。

今天看完这部电影,我突然又想起那个捧着月饼的小丫头。

真庆幸当时骗了她。

《屋顶探险家》

首先说,这片不是禁忌,但我们仍然拍不出来。

为什么?

因为我们就想不出来,无比珍贵的想象力早就扼杀在童年。

我们像是被折去双翼的飞鸟,扔在地上,变成了两脚兽。

渐渐地不再渴望天空,害怕离开地面。

泰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在面包店工作,每天店铺与家两点一线。

累了上天台抽支烟,歇班就在家睡一天。

一天的内容,重复三百六十五遍,就过了一年。

这天,他和同事在天台抽烟休息。

闲来无事,抬头看天,他发现有一只海鸥飞得有些奇怪。

这引起了他的好奇,那只海鸥的无端坠落,更是把他带入一场奇幻的屋顶旅行。

我本以为这片会用特效,但从头到尾都是一场很正常的“屋顶旅行”。

这也是它的高级之处:用最正常的镜头,给你一种超现实的心理感受。

所以也有网友评论:贼好看!

海鸥落在不远处的屋顶,泰柯发现这片区域的所有屋顶都是相连的。

好奇心驱使着他们,但要工作赚钱的现实想法,绊住了同事的脚。

只有泰柯,翻过铁栅栏去到另一个屋顶。

没有传送门,没有巫术魔法,泰柯接下来遇见的人与事,都是他头回见。

罗马屋顶上别有洞天,俨然是另一个世界。

“女孩和她的母鸡老公”

那只异样的海鸥是只机器鸟,肚子里面装着奇怪的零件。

泰柯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几个修女就匆匆把它带走。

泰柯悄悄的跟在后面,想一看究竟。

接着就遇见了抱着母鸡老公的女孩。

泰柯和女孩对话的时候,也没有摆大人谱,而是顺着女孩的话,和她聊天。

女孩见泰柯是一个“大儿童”,就邀请他加入自己的组织。

“海鸥军团”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自己的“小团伙”。

在秘密基地,玩玩闹闹,成就拯救世界的大事。

通过军团考验,“屋顶探险家”泰柯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海鸥军团”由七八个带着纸袋面具的孩子组成,他们最近的大计划就是用网抓机器海鸥,造火箭。

每当钟声响起,修女的机器海鸥就会飞过。

他们用网子拦下,把鸟肚子里的零件拿给首领“哑巴”。

哑巴正在用这些零件造火箭。

听上去很扯,但孩子们都深信不疑。

泰柯也没有反驳他们,在画有骷髅标志的楼洞口,女孩拦住了他。

里面有巨人,会吃掉你的。

泰柯没有退缩,翻墙而过。

我是屋顶探险家嘛。

“洞里的巨人”

通道幽暗深邃,尽头是一个有音乐流出的蜂箱。

不知情的泰柯打开后让蜜蜂扎到昏迷,被老人包包救下。

包包是个独居老人,他的家有花有草,自己种的蔬菜作物也够自给自足。

有树有蜂的空间,一时很难让人分清是高楼之间,还是乡下花园。

包包患有老年痴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严重时他分不清眼前的是梦境还是现实。

拉着泰柯的手不让他离去,主宰着似梦的现实。

泰柯也没有强行挣脱,反而安抚他这是个梦,所以睡觉吧。

不管是军团的小孩子们,还是独居老人包包。

泰柯始终都没有摆出强势,不屑的态度,反而随着他们走,陪伴安抚。

因为他心里那个小孩子还没有完全的睡着,或消失。

让他彻底苏醒的是史黛拉。

“跳伞去罗马”

离开包包,一声呼救引起泰柯的注意。

巨大的伞衣下,一个法国女孩被泰柯拽出来。

紧接着就是一场逃亡,女孩躲避着另一个男人的呼喊与追赶。

泰柯也没搞清楚状况,就帮助她躲进了通风管道。

陌生男人被甩掉了,他们也在管道内迷了路。

误打误撞摸到了修女们的储藏室。

饥肠辘辘的两个人,一点都没客气。

奶酪火腿,果酒饼干,胡吃海塞。

在修女的追赶下,两人拿着酒逃了一出来。

放肆,欢跃,鬼脸,泰柯也终于露出了年轻人应有的笑容。

史黛拉是法国人,与男友乘热气球来罗马。

泰柯问他为什么要跳伞时,她的回答既可笑又耐人寻味。

他有时候就像行尸走肉,所以我偶尔得叫醒他。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于泰柯来说也是一次“叫醒”。

影片想要表达的“冒险”,并不是原始森林,或极限运动。

而是普通人对未知生活的尝试。

泰柯的逃离也没有方向,没有计划。

逃就对了。

可能我们活得都太千篇一律,上班下班,做饭吃饭。

没有人来叫醒我们,我们也不觉得自己是行尸。

因为大家都是如此。

但泰柯在屋顶上遇见的人群却各不相同。

造火箭的军团,楼间建桃源的包包,还有跳伞降罗马的史黛拉。

有人说后半段内容很散,不知所云。

其实,它是在表达一个屋顶上的“众生相”。

他们可能不入地面的主流,但都在屋顶上清醒的做着自己。

后来,哑巴找到他,说火箭做好了。

哑巴就是包包,他需要一个“宇航员”才能完成计划。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合道理,但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它深深影响着我们。

关于泰柯的结局,有人说他是坐着海鸥军团的火箭去了太空。

仔细想来也觉得不切实际,影片也没给固定结局。

我们倒不如把这看成一个善意的谎言。

包包想守护孩子们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泰柯也想这样做。

守护一个孩子应该拥有的天马行空,童言无忌。

放最高的风筝给天堂送信,造最大的烟花送陨石回家。

拥有最坚定的梦,让心底的小孩子一生相信童话…

想象力是一生的财富,谁知道它会激发出什么未知的东西。

就像我当初本着守护的心,告诉小姑娘“月亮上真有嫦娥”一样。

童年不需要太多现实,成年人反而需要一点童真与冒险。

开头我说我们拍不出这样的电影,想不出来只是一个原因。

朋友笑谈:因为我们没有相连的屋顶。

也不全对,还因为我们没有屋顶上的这一群群人。

我们害怕孤独,害怕被孤立,喜欢热闹,热衷聚堆。

加上太早的相信现实,主流逐渐成为洪流。

人云亦云,行尸走肉而不愿自知。

被剥夺双翼的飞鸟,进化成两脚兽,最后步步自封变成青蛙。

坐井观天,偶尔依恋井底,时常渴望自由。

他们早已忘记,自己出生时曾是飞鸟。

我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否还记得那个答案,是否明白背后的含义。

我希望她记得。

也希望她在变成两脚兽的路上,抓牢心中的飞鸟。

以便某天跳上屋顶天台,没忘记自己曾经是鸟。

最好还记得那晚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