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你温暖——我过得很好,不是为了宽慰谁而说的谎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11-25 17:15

我过得很好,不是为了宽慰谁而说的谎

毕业后的安安过的一度十分悲惨。

一份朝九晚能多晚就多晚的工作,一个几平米不隔音的小隔间,以及没有空调的八月。

到家听到的第一句话是房东吵嚷卫生间又堵了,隔壁的夫妻晚上十二点钟准时直播吵架,还有对门的大哥,晚上时不时听到他可以刻意压低的欢呼和咒骂声。

“大概是在看球赛吧。”安安心想。

她的伪球迷室友也会时常半夜起床打开电视机看比赛,后来就没见她看过球赛也不再提起梅西C罗任何球星,据说是她喜欢的校足球队队长有了新女朋友。

今天早上因为合同的金额她少算了200块钱,被老板大骂一顿,合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钱啊!这点钱都能算错,还有没有点专业水准了?

她本来会哭的,但她没有。

她硬着头皮听着主管骂了她十分钟,然后垂头丧气的回到工位改合同。这样的责骂,安安已经习以为常,她干什么事都会马虎,被骂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明明三个月前她还是个被主管说两句就会哭鼻子的女孩,如今居然如此厚脸皮了。

不伤心,不难过,没有崩溃,没有想家。某种日子过久了,是真的会麻木的。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她还曾幻想能当一个工作狂,做个女强人,然而只是工作了三个月她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明明每次老板说要加班的时候她心里几百个不乐意,却也只能安安静静坐在那看着电脑发呆。

好可怕,安安无法想象一个人过着一种完全机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工作填满了生活,还要高唱积极向上的口号,工作使我快乐,工作使我成长,而自己的生活却早已支离破碎。暗无天日的未来,完全看不到希望。

如今她只想赶快改完合同,回到家舒舒服服洗个澡,躺在床上看会儿书刷刷剧,而现在,她连洗澡都要排队,赶上用水高峰,连水都没有。

好不容易排上队洗完澡已经是十二点钟了,她吹完头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本来还很困的,大概因为在地铁上靠着柱子小睡了一会儿,大概是因为洗澡的冷水让她清醒了,此时她一点困意也没有。

看看剧好了。

《行尸走肉》第八季已经开播,但是自从格伦死了以后,她就没有了热情再追下去。

最后安安在《马男波杰克》和《硅谷》中选择了硅谷。

两部同样都很丧很黄很暴力的剧,安安则更喜欢硅谷,尽管现在到处都能看到《马男波杰克》的毒鸡汤,但比起年少成名后一落千丈的波杰克,也许那个不善交际总是让公司陷入危机的理查德和自己有更多的共同点。

自己没有过年少成名的经历,也没有想波杰克那样破碎的家庭。她看得到马男的颓废,却无法感同身受。

而理查德有自己的理想,他想经营好魔笛手,但是他没有经营一家公司的能力,他总是搞砸,也总能起死回生,然后再搞砸。

安安觉得自己像极了理查德,在理想的路上跌跌撞撞。

但理查德的魔笛手还有广阔的未来,每一次成功又换来回到原点的结果的理查德,在整体上是前进的。可是自己的未来在哪儿呢?

这样想着想着,一集还没看完,她就已经睡着了。没有暂停的剧一集接着一集在播放,直到手机自动关机。

早上八点的闹钟并没有响起来,安安一觉睡到了十点半。焦急的安安把手机充电到开机,看到时间的那一刻更绝望了。

十一点半不到,安安到了公司。暴脾气的主管一看到安安就开始训斥。

好不容易等到老板发完脾气,本来就心烦气躁的安安回到座位,看着手头的一堆工作现在要压缩到半天来做,想着晚上又不知道能几点完成,心里就极其不痛快。

一件事究竟可以坏到什么程度呢?

安安不知道。

下午三点,人事主管的头像在电脑屏幕右下角亮起,看着这头像,安安就打怵,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你过来我们聊一下。”

安安毕业三个月,现在还没转正。最近几天频频犯了错,今天又旷工半天,看来不会有好事了。

果然,不是好事。

公司觉得安安工作能力不够,不打算给她转正,委婉的让安安离了职。

我过得很好,不是为了宽慰谁而说的谎

生活就是无限的丧,新的一天有新的丧。每一天都会出现一些挫折打磨你的耐心,让你把忍受痛苦的能力值刷下新高。过来人称这为,成长。

晚上打了卡,走出办公楼的那一刻,安安特别想哭,她反复告诉自己,你不能哭,你要撑住,起码撑到回家。

但安安没能止住眼泪,只要落下一滴眼泪,压抑在内心许久的感情就瞬间爆发出来,止都止不住。她没有选择做地铁回家,地铁只有两站,2千米,2千米的路,步行也就半个小时,她一路走回了家,走了一路,哭了一路,等到家的时候,眼泪已经干了,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卫生间没有人在洗澡,这算是今天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她赶紧卸了妆冲进卫生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听见隔壁的阿姨骂了一句,而她反而内心暗爽,这场没有硝烟的卫生间争夺战,她暂时赢得了胜利。

这就是生活吗?安安陷入了内心的挣扎。

洗完澡后安安觉得舒服了很多,离职没有带给她多大不愉快,甚至让她暂时觉得轻松,只是她太需要发泄一下了,她通宵看了整晚的剧,终于加快了《行尸走肉》的追剧进度。

目前唯一让她感到压力的大概只有,她暂时没有了生活来源。

一个月后安安找到了第二份工作,她并没能如愿找到一份心满意足的工作,但她太需要一份工作了,等到了第一张offer,她就早早的去上了班。

工作而已,能让你感到快乐的就不叫工作了。这是安安目前对工作的定义。

她安慰自己。好在这个主管脾气还蛮好。

日子在忙碌中一天天过去,此时的安安,工资比刚实习那会儿高了很多,虽说还是少得可怜,起码当她想吃什么时,她能毫不犹豫的去买了。

生活在变好吗?

看起来好了一点,她搬到了一间有独立卫浴的单身公寓,房租高了三百,但她终于不用别人抢着洗澡了。

每天的生活没变,还是无尽的工作,没休止的加班,有时候和同事相处也没那么融洽,习惯了也没觉得多难以忍受。

她没有了刚毕业那时候的热情,对待事情更多了一点冷漠。但冷漠并不是坏事,她只是更关注怎么去解决问题罢了,比起一年前,她更能独自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这总是让她很骄傲。

生活还是会好的吧?她问自己。

她必须给自己一个肯定的回答,答案正确与否并不重要。

睡觉前她会看半个小时的书,与其说是充实自己,倒不如说她是为了助眠。

安安拿起了《我们内心的冲突》。

困到眼睛睁不开了时候,突然有一句话出现在她眼前,让她瞬间清醒。

“只有当我们愿意承受打击时,我们才能有希望成为自己的主人。”

图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