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行尸走肉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07-26 20:48

“仅仅活着是不够的,还必须穿越生活”

这是6月2号日历的一页,因为喜欢就留在书里当作书签。现在发现跟这本书好般配。

我喜欢这本书。

这本书用散文一样的文体记叙了废纸打包工汉嘉与书之间发生的情感,经历,生活。不能称之为故事,因为没有情节。全书由八章组成,每一章就是一段,通篇没有对话,没有冲突,只有在阴暗充满恶臭的地下室连续工作三十五年的老打包工汉嘉内心的神奇世界,偶尔出现几个和他有短暂交集的人,仅此而已。

汉嘉是怪人、奇人。他负责把废纸打包,每一包里还要藏着着一本诗歌,一本哲学名著或者用名画包裹外面美化一下。这种只有自己知道的小游戏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因为幻想这样被修饰过的废纸包能够使可能见到它的人感受到美感,他一直乐此不疲,甚至多年没有休息日也在所不惜。他喝大量啤酒,是为了将所读之书全部印在思想里,溶解在血液里。因为蜷缩着看书,身体不断的在变胖,变矮,他的居所被至少两吨的书籍堆满,是他布满星辰的天穹。在二战之后的布拉格,每一天的外界都在变。他知道黑格尔的理论:世界上唯一可怕的事情是僵化,是板结、垂死的形态。但他自己生活就是由一个绿色按钮一个红色按钮,和快要溢出来的思想组成。他的肉身生活在废纸打包地下室,酒馆,堆满书的小居室里,但他的灵魂几乎没有停留在真实的世界,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看到巨大的打包机时惊恐不已,看到生机勃勃的社会主义突击队员自惭形秽,立刻意识到一个时代的过去,好矛盾的一个事实。

这本书读了两遍多,随便翻到一页就能继续读下去。完全可以说在阅读一个有意思的灵魂。在单调、肮脏的生活里,汉嘉有着富饶的,丰满的,有层次的精神世界。透过下水道,他能看到老鼠大军在计划攻城夺池;在打包大量来自屠宰场沾有血迹肉渣的令人作呕的废纸时,看到了耶稣和老子的人生哲学,当绿头苍蝇疯狂乱飞随着最后一个纸包被带走时,喧嚣没有了,孤独来了。在二战这个特殊背景下,很多美好被打破,令人逐渐认识到‘天道不仁慈,人也不仁慈’。他从柔软的对知识的敬畏者逐渐能领略破坏的乐趣。透过汉嘉这个社会的底层边缘人,可以看到很多赫拉巴尔的影子。赫拉巴尔本人对《道德经》非常推崇,据说每年至少看一遍。他继承了啤酒厂,他也在生活落魄时做过废纸打包工。所以汉嘉的想法也许大部分就是赫拉巴尔本人的想法。书还让我对布拉格这座希特勒都不忍心投放一颗导弹的城市产生了浓浓的兴趣,什么样的城市能孕育出赫拉巴尔,米兰昆德拉,卡夫卡这些人啊。一定找机会去感受一下。看完书,有好多细节没有看明白,比如喝牛奶,比如政变。书里隐隐流露出来二战带来的黑暗,都还需要从其他方面查找资料才行。

最后,我想说,如果被世界抛弃了,那么书是你最好的伴侣。书可以让你获得丰厚的满足感。就像之前看过的一个动画短片,因为读书,使人获得新生。《The Fantastic Flying Books of Mr. Morris Lessmore》

三十五年了,我置身在废纸堆中,这是我的love story,三十五年来我用压力机处理废纸和书籍,三十五年中我的身上蹭满了文字,俨然成了一本百科辞典。

我的学识是在无意中获得的,实际上我很难分辨哪些思想属于我本人,来自我自己的大脑,哪些来自书本,因此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和谐,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的嘬着,品烈酒是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呷着,直到那些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到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因为我有幸孤身独处,虽然我从来不孤独,我只是独自一人而已,独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因为我有点狂妄,是无限和永恒中的狂妄分子,二无限和永恒也许就喜欢我这样的人。

那一阵子正值天天下大雨,整整一周大雨哔哔的下,当最后一辆卡车拉来的最后一批书装上车,火车启动了,驶进倾盆大雨中,敞篷车一路滴着金色的水,掺和着煤烟和油墨,我I站在那里,身体靠在大理石上,被目睹的景象惊呆了,当最后一节车皮在雨中消失了时,我脸上的雨水已和泪水一起流淌。

上午在布拉格街道上散步之后,我心里多少平静下来了,现实生活是我豁然开朗,知道不仅我,而且有成千个与我相仿的人在布拉格的底下,在地下室和地窨子里干活,我们的头脑里流动着生机勃勃的、活跃的、孕育着生命活力的思想。

最后一个包送走以后,所有的绿头苍蝇也跟着被送走了,地下室里由于失去了这些疯狂的苍蝇而突然显得凄凉和冷清,正如我自己,一向都是悲哀和孤独的。

我最爱苍茫的黄昏,唯有在这种时刻我才回感到有什么伟大的事情可能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