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行尸走肉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09-26 03:24

“等会就带你去见你的主人!”季箐歌安慰道。

剑身一阵摇晃。

看得季箐歌好笑极了,“好了!你要安静点!”

安抚好了剑之后,季箐歌与龙傲天直接就毁了这个别墅,不然是知道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摧毁。

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季箐歌说不出什么滋味,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先不说这李家到底是去哪里了,这一切事情难道不是针对他们来的吗?怎们现在就感觉完全不是呢!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错觉,就好像这一切都是为了这把剑一样。

之前的一切都好像是故意的。

很快,这个想法就得到了验证。

蓝暝等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手里面还多几个不同的人。

而这些人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被控制的普通人,还有对方的爪牙。

而他们此时此刻都不明白 ,为什么被抓的是自己。

将被控制住的普通人放了之后,经过季箐歌的严格拷问,终于验证的自己的想法。

果不其然,他们所设下的一切,都是针对季箐歌等人的,不管季箐歌等人有多厉害,只要被普通人所累赘,再被他们所伤,还有其他人的牵制,在怎们样,也插翅难逃,可是没想到到最后,被抓的却是他们。

季箐歌听后,表情严肃,“你说,这李家究竟是怎们回事?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而且还是一个对我们有力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清除那些爪牙,还有那把剑。”

“可是这么做对李家有什么好处?我们之间不该是敌人吗?为什么这么帮助我们?”这一切的疑云布满季箐歌整个脑袋。

怎们也想不通。

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这幅模样,龙傲天别提有多么心疼, 真想直接毁了那个人。

可惜,以现在的他,根本就做不了。

“没多想了,一切都有我!”

“是啊!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对方到底有何目的,早晚一天会暴露出来的。”

之后,别墅周围的 魔物也被杀死的杀死,逃走的逃走,总之一切都没留下。

一名紫袍之人站在悬崖钱,眺望着远方,而望去的方向正是别墅那。

身后所站着的三人,正是早已消失的李家三人,李振,李檬与李青阳。

“主上,你为何不肯与小姐见面呢?”李振道。

“是啊!主上,虽然我们一直以这样的形式保护着小姐,可是小姐根本就不知道是您,不仅如此,还将主上您当成敌人,这好吗?”李青阳也道。

“是啊!义父,之前是义妹没有半分自保的手段,对事情也是没有半分魄力,你不愿把她牵扯进来,很正常,可是如今,义妹早已不同,不仅实力雄厚,更是他们一直早通缉的人物,您如今和她相认的话,没有什么再能阻挡了,可是·····”李檬没有说完,可是都完全不理解自己的义父到底在想些什么!

“好了!你们说的我怎么可能不知,可是正是如此,我们才不能相认,我要亲自取下煞刖冥那狗贼的人头,结束这一切,再回到他们的身边。”紫袍之人道。

“可是········”

“好了,不必多言,我想 这一切,他们估计很快就会知道了,你们到时候做好准备!”紫袍之人说完,回过头继续眺望着远方。

而这时的季箐歌感受到了来自心理的一阵悸动,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一样,可是望过去之后,灵力之下,又什么都没有。

而李檬三人看着那背孤寂的男人,心理 非常的心疼。

若不是要为了复仇,主上估计早就死了。

他们清楚的记得,这个男人当初那绝望的背影,就好想是被全世界所抛弃一样。为了报仇,不惜委曲求全,一直以来就像个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后来在得知自己还有个女人尚在人间时,那模样,就好像是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一束温暖的阳光,照在了身上。

第三百二十一章:黑色珠子

那个时候,他们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阳光,希望与活下去的动力。

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主子只是在背后默默的保护,并没有与对方相认。

他们看着很心疼。

而且最重要的是,小姐还将主上当做敌人,他们为这样的主上而心疼。

昊天大陆

“你说什么,竟然失败了!就连剑也丢失了,好!你们 真是好样的!”说完,就是“咳咳···咳咳”的咳嗽了几声“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晕了过去。

“主人!主人!”中年男子跑过去,扶起男子,将男子抱入血池内。

而此人正是煞刖冥与秦二。

不应该是煞刖冥,正确的应该说是他的分身。

本体受伤,分身必然也不例外,若不是他靠着秘术得以一线生机,又怎么可能还活着。

可是此时本来就有些虚弱的身体,更是被气的灵魂更加不稳。

对于季箐歌等人来说,不管怎么样,结果得到了控制,那是最好的。

之后,季箐歌还去了一趟李家,却得知李家已经搬走,去公司,却被说,没有姓李之人,事情又回到了原点,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也让不再有人记得。

事情以这样平静下来,这是季箐歌没有料到的,而白老,傅老,唐老等人也自个处理好了自己家的问题,将各自的家主之外,传给了信得过的兄弟姐妹之后,便与季箐歌离开了,只是在离开之时,告知他们,若有大事可以到哪里哪里通知他们。

在这里,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差不多,季箐歌等人也该回去昊天大陆了。

此时的昊天大陆,气氛却格外的凝重。

最大的原因就是出现了叛徒。

在四大家族结盟之后,一直都相安无事。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夜家与蓝家还有陆家,秦家相继出事。

高层人员相继失踪了,最后出现的时候,却是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重要的就,关于季箐歌等人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就包括季箐歌这个人,也不记得了。

可是季箐歌不知道的是,暗灵也回来了,只是上受重伤的他,根本就不敢回魔宫,事情没有办好也就算了,还赔了夫人有折兵,这样回去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的他就藏身于其中一座山峰之下,阴暗、潮湿的山洞里。藏身于山洞之中的暗灵,全身衣服都变得破破烂烂,头发凌乱,狼狈不已,可是身上的狠砺却是丝毫未减,反而变得越发的深沉,眸中的杀意、恨意,根本无法掩饰。此时的徐行,正坐在一堆篝火旁,手中拿着一块仍然滴着血的灵兽肉,狠狠的啃噬着…现在的他,绝对是把这块兽肉当成了季箐歌与紫殇般在啃咬。    “季箐歌还有紫殇,哼!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我要你们为之前所做的一切陪葬!”暗灵恶狠狠的自言自语道,眸子中的恨意,强烈得让人胆战心惊!这半个多月来,他一边养伤,一边东躲四藏,就好像一只过街老鼠一样,从来不敢在一个地方呆太久,而这一切,还有他今天的这种惨状,都是季箐歌和紫殇带给他的,他绝对不会轻饶了他们。想到这,暗灵小心翼翼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颗黑色的珠子,那珠子大约拇指大小,珠身暗淡无光,十分的不起眼,可是谁若是敢小看了那颗珠子的本事,那他一定会后悔的…暗灵将那颗珠子取了出来放在掌心,如看情人般略带痴迷的看了一会后,又放回了戒指中。这颗珠子是他无意中得到的,是一件非常神奇的物品,甚至于,他能到如今这一步,全都是都是这颗珠子的功劳。可是,这颗珠子却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只允许使用五次,他已经使用过四次了,现在,只剩最后一次机会了,更何况,吞下珠子的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一直在犹豫。暗灵站了起来,在山洞里不停的走来走去,思考着利弊…

可是…若是不吞下珠子,哪里还有什么将来,现在,只有报仇才是他最大的愿望… 想到此,暗灵把心一横,再次取出那颗黑色珠子,将那可珠子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