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怀孕日记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09-18 04:20

一直想应该要记录下自己怀孕的过程,写写怀孕日记,以此作为未来几十年后的记忆,却不想事与愿违,懒惰和放纵逐渐推动着一刻不停地岁月,转眼间,着刚刚萌发的想法还在脑海里打转的时候,我已经身怀九月有余。即将面临临盆。

今夜闲暇,记录这一被搁置太久的想法。许多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即使是所有女人都要经历的怀孕生子,在我看来都似乎是那么幸运。从知道怀孕以来,我竟然没有丝毫的孕吐反应,就连寻常人说的恶心,我也很少有所感触。那时的自己唯独感觉到的是困倦和乏力,整日便想抽出所有的时间呼呼大睡,哪怕是在饭桌上坐着小憩,将头歪在椅背上,都可以呼呼一觉。其实,也并非一点反应也没有,偶尔闻到不喜欢的味道,才会胃口不佳,或饿了,胃里翻江倒海,其余均无异样。不得不承认,在许多人眼里,我这样的早孕反应,已经是上帝的恩赐了。稀里糊涂的日子就那样日复一日,或许孕早期的心理敏感远远胜过身体的异样。有时的确不知尚未打点好的生活都令我应接不暇,而意外来临的这个小生命对那时的我又意味着什么。敏感又脆弱的自己眼泪总是在夜幕降下后独自流淌。甚至是因为一句在别人看来不经意的话,我也会哭上好一会儿,而那时的眼泪流的那样隐蔽,至少自己还保持着要隐藏起来哭泣的理智。或许是曾经不曾受过任何委屈的缘故吧,孕期敏感脆弱的内心更 是承受不了丝毫的委屈。眼泪的频繁让自己开始变的多疑、脆弱而无助,怀疑未来、质疑人生让自己惴惴不安,悲观厌世。而当太阳升起,自己又会带上微笑的面具,一切好似平常般无异样。

偶然间,或许是在考验我的坚强。因为不小心或者说某些注定的事件,发现有流血现象,世界更好似崩裂般塌陷,原本脆弱的心更是无法接受。

马桶里滴滴血点,瞬间击溃了我还存留着的点点希望。我担心到极致,担心孩子的健康以至于自己是否有必要将他留下。从未有过如此经历的自己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突发的状况,无法言说的委屈更是将仅剩的一点坚强摧残的体无完肤。我没有向任何人言说,也无法言说,只觉得像吞噬了一块冰,死死卡在喉咙,咽不下也吐不出,任凭冰冷刺痛嗓子冰水流淌入心。因为怕爸妈担心,于是借着去图书馆的理由,我走进医院,带着强忍的眼泪,徘徊在医院的挂号大厅。望着大屏幕上不断滚动的值班医生的名字,我却连挂号的勇气都没有。恍惚间,一个顶着大肚子的孕妇从我身边穿过,看着那臃肿的身材却满脸幸福的笑容,我才回过神来,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无论如何我应该让医生去判断他的健康,而不是自我的胡思乱想。拿着医生的挂号单,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我逐渐看清了科室的名称,越来越多的“大肚子”逐渐清晰。看着准爸准妈们期待着自己的宝贝,霎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也是一位准妈妈了。而此时的我,脑海里闪过的是马桶里的滴滴血迹,除了担心却完全不能为自己的小宝宝做些什么。正想着,听到我的名字,我急切的走进诊室,详细的咨询医生,简单的判断后,医生的几句建议更是让我进退两难。微微增大的子宫和已经不能随意人流的胚胎大小,让我束手无策,不能保证的孩子的健康更是让我不知应该何去何从。立即住院的建议,又使一个人独自偷去医院的人无法执行。

一个人,坐在医院的长凳上,拿着医生做出的B超单和给出的住院建议呆呆的坐了一个小时……孩子,孩子,我到底是留是丢。眼圈里的眼泪如同溢满的水桶,一不小心就要流出,而我只能强忍着,望着天花板沉思,尽力不让它掉下来,以免被别人看到我的脆弱。当我走出医院,承重的脚步压的我无法呼吸。夕阳的余晖照在我的脸上,透过出租车的后视镜,我竟然发现自己的脸如此惨白,完全失去了曾经的活力和健康。猛然发现,自己竟然沧桑的让自己害怕,一身水蓝色的羽绒服,竟没有丝毫的清爽之意。

这就是我吗?那个曾经臭美又活泼的我吗?一时间,我呆滞在后视镜里,麻木的如行尸走肉。

之后的几天,枕巾被眼泪浸湿干透又浸湿。我开始害怕晨曦的阳光,每每夜晚,似乎黑暗还能遮挡住内心的阴暗面,而阳光下一切都被暴露无遗,没有我的藏身之处。我又奔波在去往更加权威的医院的路上。依旧,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不想说。一样与不一样的建议和诊断在我手里攥紧了又放松了,一遍又一遍的徘徊在医院的长廊上,时而下定决心想要果断干脆,时而又觉得他未成型却已是生命。

医生的话,到如今似乎还像是回荡在耳畔,流产、粘连、不育……我怕,却更怕他不健康。不敢再想,只能默默期待着NT检查他安然无恙。

辗转、迟疑、犹豫、为难。我终于深深体会到这些词语是何感受……

之后或许还有之后吧,不知道是医生的建议还是家人的的规劝,或者说是那个肚子里未知宝宝给足的一份勇气,我安然的接受着发生的一切,血流时断时续。我总抱着一种期待,期望会有改变,已经选择的路,轻易放弃,意味着什么。如今想来,其中的缘由自己不愿提起也永远不会忘记。

时间只有在怀孕的时候才会被记录的如此清楚吧。按月过的日子在孕妈妈的生活里都是按周计算的。规律的生活和身边人们的和善随着慢慢挺起的肚子开始把我拉进了期待。日子总是忙碌着过的特别快,时间一刻不停歇的走着。偶尔出现的一些小状况,需要请几天的小假,总是惦记着班级里那几十个学生,因此也无法安心休息。就这样在顾及与不顾及的日子里,小小的他也在一刻不停的生长着。

曾经熟悉的课堂如今多了一位隐藏的“小听众”,他总是在我的肚子里窥探着我今天是不是又发了脾气还是又批评了哪位淘气的“大哥哥”。慢慢的我也发现了他神奇的胎动和反映。学校的餐桌旁,成了我们几个孕妇交流经验和感受的好地方,每天中午吃饭几个大肚子总是能聊到最后,各自摸摸吃饱而又真正“有货”的肚子幸福的摇摆着离开餐桌,偶尔两三结对再摇摆着在校园的垂柳下溜达。

孕期的坎坷,好像随着孕周的增加不增反而减了。孕中期的短暂轻松和舒适还未体验,手、腿、脚的肿胀又接踵而至。还好的是夏季的到来,使即使肿胀的我也不必穿过多的衣物和过紧的鞋子。

曾经那么爱美的我,放弃了M码的时装和不离脚的高跟鞋取而代之的是宽松又舒服的孕妇装和运动鞋。爱照镜子的我也开始惧怕镜子里逐渐臃肿的身材和逐渐模糊的下巴。胖——成了我嘴里最常说的一个字。

某天我成了家里人嘴里常开完笑说的那个:我是一个小胖子,没事就爱摸肚子的人。弟弟说,看你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摸摸肚子和宝宝说话,觉得好有母爱的样子。或许弟弟从来没有见过我如此吧,偶尔也来逗逗我,摸摸我的肚子然后调皮的说一句:又又叫舅舅。

肚子越来越大,我的暑假也在避暑和养胎中安然度过。这个假期一改我以往四处走走的常态,而可以用无所事事来形容了。唯一见到的就是肚子的小家伙在一天天的变大。陪伴、照顾、闲逸这是我们的小日子。虽然有时我也因为耻骨痛到睡不着,整夜半坐着,但每天夜晚熟悉的呼吸声也能促使我安心的睡眠。

不知不觉,又到了开学季。

却不知这次的开学季,竟也有毕业季般的离别情。

如料,我无法继续授课于我曾经的班级,不舍、遗憾蜂拥至来。可我,只有接受。

我坚持着临产前的两周上班的生活,也坚持为新带的班级树立好最开端的学习习惯。肚子里的他好像更会“听课”了,上课的时候也安静的聆听,下课了也调皮的踹的我的肚子鼓起大包。

突然,在这个肚子大到巅峰,肿胀达到顶级的时候,一种极大的幸福感向我袭来。我竟不想他这么快的与我见面,而是享受着他的血液在我的血液里流淌,他的呼吸在我的呼吸中徜徉的感觉。每每情绪不佳,他便轻轻动动他的小手、小脚好像安慰着我。那种从未有过的母子本位一体的感动,瞬间触动着我的心。这就是母子连心吧。

孕期即将接近尾声,临产在即,突然想到自己的孕期日记被搁置了这么久,还好在生产之前,寥寥几笔我还将它点滴记录。或许有一天,但我忘记曾经的自己是如何度过这段难忘的日子的时候,这段文字还能勾起我的记忆。也或许某天当我的孩子不听话的时候,我能将这一段文字与他分享。就像现在的我突然体会了自己母亲的不易和慈爱。就是那么默默无闻却永生永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