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故事:行尸!死鬼大哥变脸,老弟顿时逃命!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09-12 03:00

杭州北关门外有一所住宅。传说,那里头老是闹鬼。因此,这宅子常年没人敢住,也没人敢买,那大门儿,也长年紧锁。

有位书生蔡某,决意要买下这所住宅。好心的朋友们就劝他说:“你有钱还怕买不着房子?干嘛非买它不可!少说,你是白花钱,买下也没人敢住,说重了,弄不好得把命搭上,你又何苦呢,犯得上吗?”蔡某说:“我不但不怕白花这份儿钱,还想见识见识他到底是个什么鬼!得了,就不劳老兄多操劳了。”别人见他如此执拗,如此固执,也就不好再多说了。不久,蔡某与房东请了证人,写字据、画押,这桩房产交易就算成交了。可是,蔡某的家属和奴仆,一个个畏畏缩缩,谁也不肯搬进这新买的宅子里去住。

当天晚上,蔡某就一个人住了进去,天黑之后,他秉烛独坐,消闲地读书吟诗,倒也自在逍遥。

到了半夜,有一位年轻的女子袅袅娜娜走进门来。她脖子上搭着红绸带子,向蔡某款款下拜。然后,那女子把那条红绸带拴成套儿,挂到房梁上,并往套儿里伸了伸脖子。蔡某看着她,毫无害怕的样子。随后,那女子在另一处拴了个绳套儿,笑着向蔡某招手,示意请他也来试一试。

蔡某从容起身,抬起一条腿,把脚脖子伸进了绳套儿里。那女子说道:“先生,错了!”蔡某笑着说:“当初,只因为你错了,才有了今天。我是不会错的!”

那女鬼听了这话,顿时痛哭流涕,向蔡某凝视良久,再三下拜,然后悄然离去。

从此,这处住宅再也不闹鬼了。

后来,这位蔡书生考取了进士。有人说,这位不怕鬼的蔡书生,就是布政使蔡炳侯。

康熙年间,有个名叫曾虚舟的人。据他自个儿说,他是四川荣昌县人。他假装疯癫,经常是浪迹江湖,来往于江苏、浙江、湖南、湖北以及两广之间。

这个曾虚舟,有点儿装疯买傻,行为癫狂。然而,他的一干疯话,往往又能和一些事实相联系,有时候,一些事物的因果,又神奇地被他事先言中了。因此,他的名声也就大起来,在他所到之处,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农舍村野,总有那么一大帮人围着他凑热闹,这里头,男女老少,婢媪僮仆,一概俱全。他一会儿诙谐嬉笑,一会儿怒容满面,一会儿破口大骂,一会儿痛哭流涕。有的人还成心从一边儿挑逗他几句,惹得他丑态百出,围观的人则捧腹大笑。然而,他的这些疯话,却能击中某些人的隐私,触及到某人的内心深处。有吋候,他对某人是好言好语,那个人听了他的话,却不胜悲痛,大哭而去。有时候,他对某个人急赤白脸,又打又骂,那人却表现得大喜过望,得意之极。这里头的奥妙,只有向他卜问的人心里才明白,局外人是一概不知道的。

杭州人王子坚先生,曾经官居湖南泸溪县县令。后来,他因事罢官,心中郁郁。有人就帮助他分析罢官的原因,认为他家祖坟地的风水不好。王子坚先生就想请人卜地堪风,迁移祖坟,正在犹豫不决之时,听说曾虚舟来到此地,他就步上街头,打算向他卜问个凶吉。

这个时候,那曾虚舟正站在一个高高的土岗子上,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破竹棍子。他居髙临下,正在那儿发表演说呢!土岗子下面,围上了密密层层的人,那王子坚先生哪里挨得上去?曾虚舟却一眼看见了挤上来的王子坚。他扬起手中那根破棍子,从人群头上够着敲打王子坚,嘴里骂道:“这个老混蛋!你来干嘛?啊,你干嘛来?你不是想着刨坟掘墓,抠尸盗骨吗?大逆不道的畜生!瞧你也掘不成,盗不成。”王子坚听了,知道了迁坟的可怕,就改变了主意。后来,王先生的公子王文璿官至御史。

江西南昌县的北兰寺里,住着两位读书入。一位年长;一位年少。他们两位秉性相投,十分要好。在学业上,他们互扣切磋;前程上,他们互相鼓励。同心同德,亲如手足,并以兄弟相称。

忽一日,那位老兄告别了老弟,回家探亲。说是住上十天半月,还要回来。没想到,他得了急病,突然就下世了。那位住在北兰寺里的老弟,哪儿知道这个消息。

那天晚上,老弟独自一人,秉烛攻读,觉得很寂寞,很乏昧,就推开经书,上床休息。这时候,只见那位老兄推门而进,悄悄走到床边,坐下来,抚摸着老弟的肩臂,深情地说:“十来天不见面儿,怪想你的,老弟你万万想不到吧,我回家后就得了一场暴病儿,离别了人世,鬼都当上五六天了!可是,咱们朋友间的情谊,是拉不开扯不断的。为此,我特意来和你作个最后一别。”

那老弟一听他说是鬼,立马儿吓得目瞪口呆,他只觉得嘴唇发干,舌头发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老兄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老弟,别害怕呀。我要是想害你,不就不对你直说了吗?我来找你,一来是向老弟告别;二来,身后还有几样儿事情没办妥,还得靠老弟多操劳呢。”那老弟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才安稳了一点儿。问道:“什么事儿呀?”鬼老兄沉思了片刻,说道:“我家里有年近七旬的髙堂老母;你那嫂子,又年不满三十。算计起来,她们一年之内,有十几斗米就足以维持生活了。这方面,希望老弟多周济。这是其一。其二,我有一部书稿,那是我十几年的心血。至今还没来得及出版。老弟如若能将它主持,雕刻印刷,流传于世,使我的微名不至于随浮尸而泯灭,我就非常的感激了;另外,我还欠溯古斋文具店的韩掌柜两千大钱,那回,我从他那儿赊了几杆毛笔,一块金不换的墨,至今还没给钱呢。老弟破财,也替我还。”老弟说:“些须小事,愚弟理应效劳,兄长放心才是”。那死鬼老兄显现出激奋的神情,踟蹰片刻,站起身来,说道:“承蒙贤弟欣然应诺,感激之心永记黄泉。我就不再说什么了。你我兄弟从此永诀。老弟,多多保重吧!我要走了。”说罢,转身就要走。

那老弟见他语言、行动一如常态,相貌、容颜也没有丝毫可怕之处,就一把拉住他,流着眼泪哀求说:“你我兄弟一场,从此一别,再没有相见之日了。你就不能再多坐一会儿,咱哥儿俩多呆会儿?”鬼老兄又转过身来,坐在床边。哥俩又聊了一阵家常里短儿的。

不一会儿,鬼又站起来说:“不行,不好了,我得走了!”他猛的站起身来,却是不走,只见他两只服直勾勾地盯着老弟,相貌也逐渐走了形儿,变得狰狞可怕。那老弟顿时毛骨耸然。强努着劲儿说:“我没什么说的了,你快走吧!”那死鬼却依然僵尸一般不动。老弟拍着床大喊:“走!走吧,大哥,你快走吧,别耽误投胎。”他还是不动。吓得那老弟夺门往外就跑。只听后面那僵尸似乎是咕咚咕咚地跳着追他,他跑得越快,后边追得也越快。他顾不得害怕,拼命往前跑。大约跑出去二里多地,前面一堵短墙挡住了去路。老弟奋力一跃,竟翻墙而过,落地的时候太着急,摊软地摔在墙脚下,他昏了过去。人事不知了。

这边说那僵尸,却一跃扒在了墙头儿上。他脑袋聋拉到墙外,嘴里流出又长又粘的口水,流了老弟一身一脸。只因为全身僵直不能弯曲,被挡在了土墙另一侧,不过两只伸直如钢钩的双爪不停的抓挠着土墙,幸亏土墙够厚,才没有被挖穿。僵尸大哥就这样,一会趴在墙头流口水看着老弟,一会猛撞土墙抓挠不止。

天亮之后,才有人发现这墙上墙下、一死一活的两个人。大家扶起老弟,给他灌下姜汤水,他才慢慢苏醒过来。

再说,死人的那家,半夜里忽然丢了尸体。大家分头寻找,也不见个踪影。第二天,才听说那地方墙头儿上扒着个死人。赶去一果然是他。就弄了一块门板,把他抬回家去。

有见识的老人们评说:人有三魂七魄,人的灵魂,本来是善良的,而魄则是丑恶的。这位老兄的尸体最初出动的时候,他的一丝灵魂还没有完全泯灭。灵魂支配着他的体魄,善良的本性还没有改变。所以,他的语言和行为,还和活着的时候完全一样。等到他告别一完,心事已毕,心无所挂牵,灵魂骤然散去。所遗留下的,就只有那个丑恶而愚蠢的体魄了。这时候,他就会无恶不作,无所不为了。只有无穷的贪食欲和杀戮之心。

所以说,灵魂在,则为人!灵魂散,则为鬼。平日,人们爱说行为荒唐的人为“丢了魂儿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就是这个道理。世界上的行尸走肉,就是那个恶而愚蠢的体魄的具体表现。只有那些有修养有道德的人,才能有一个髙尚的灵魂,进而控制住他的体魄。

想看更多故事吗?

还可联系小编领取电子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