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生存手册——行尸狗肉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08-17 22:19

七夕就要到了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不做!

请在情人节当天,关好房门,储备食物,等待救援。——中华人民共和国单身狗自救手册第一条

“食物已经吃完了。”

华北大学男生宿舍。

室内昏暗,窗帘紧闭,又以胶带封死,时近傍晚,却黑得像夜,二人不敢点灯,也不敢说话。

“等等小罗吧。”室长阿正轻叩脑门:“希望他带点吃的回来。”

下铺老杨紧贴墙角,小指轻轻撩起窗帘,瞥眼瞧去。

“老大,出现了。”

楼下,陆陆续续的情侣们走出宿舍,彼此依偎,共度佳节,甜糖与爱恋的气息遍布校园。

年轻人的脸上浮起一片阴云。

“比往年更多啊…”

砰砰砰,有人大力敲门,同时门外竟传来狗叫。

“汪汪!”。

二人齐刷刷抬眼,阿正眼色警觉,压低嗓音。

“柴门闻犬吠?”

“风雪夜归人!”门外人回答。

阿正慌忙开门,正是同宿舍小罗,见他满头大汗,面色惨白,唇角泛起一层青紫。

“3号楼已经失守了!什么吃的也没有了!”

小罗抹了把泪,恨道:“那里面单身的同学,都已经…”

年轻人想起自己溜进3号楼的惨状,情侣们在房间的桌上,椅子上,床上,男欢女爱,打情骂俏,可怕的爱意是含氧量的三倍。

原本幸存的单身狗们卧倒在地上,抽搐着,惨叫着,他们枯瘦的五指徒劳地抓向天空,苍白的眼神望穿了云朵,仿佛期待着,在另一个世界里,有一处全是单身狗的美好天国。

但是,并没有。

神并不会眷顾单身狗,神只会抛弃他们。

“如果我能够再快一点的话!如果再给我五分钟,我还能再救一个,我还能…我…”

“这不是你的错,神犬莱西会保佑他们的。”阿正在胸口划了个狗头。

“七夕…呵。”老杨拢上窗帘,轻轻苦笑:“一个情人节还不够,难道真的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吗?!”

三人不语,民间素有七夕,鹊桥连接,在此一日,情侣的数量达到峰值,残存的单身狗们将迎来灭顶之灾。

“单身狗是虐不完的。”阿正冷哼。“死亡不属于单身阶级。”

‘啵啵啵啵啵‘

此时,涌起一股啵嘴的声音,细细密密地荡开,声源就在门外,又有一阵甜蜜腥风,宿舍大门哐当一声响,竟是被人撞开。

“谁?!”

仿佛为了映证,门前站立着深情拥吻的情侣,更糟的是,二人身后走廊尽头,徐徐走来依偎的男女,这些生物能够在步行中保持接吻,啵嘴的同时,其啵声剧烈,如啵涛大海。

情侣中的“舌吻者”

被发现了。

可怕的舌吻者闻见单身狗的气息,盲目向宿舍涌来。

阿正捂住耳朵,豆大的汗珠凝聚在额头。

“千万不要听…”

如果你听见舌吻的声音,请捂上耳朵,寻找隔音处等待救援。——中华人民共和国单身狗自救手册第十九条

声音越发的密集。

啵啵啵啵啵...啊...啵啵啵啵啵

人山人海的情侣涌入宿舍楼,在每一处可见的角落里啵嘴,小罗大吼一声,捂着脑袋,口鼻流血,他离那些家伙最近,声音也最大。

此时恐怕已不行了。

“不要…不要再啵了…我初吻还在…求求你们…不要!”

“小罗!”阿正大喊。

“不要管我!你们快走!”

小罗被一群舌吻的情侣围着,身边都是舌吻的场景,几乎让他崩溃,老杨拼命地想上去救他,被阿正使劲拦住。

“如果…老王还在就好了。”言毕,小罗头一歪,以头撞墙,便没了动静。

他选择自我了断,也好过看着几百个人在面前舌吻。

明智的选择。

仅剩的二人脸色沉重。

“我坚持不住了!”尽管老杨用胶布封住了耳朵,仍不免青筋暴突,随即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在我们身边亲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只有阿正面色如常,见他咬破手指,以血为笔,解锁手机,死死摁在多媒体图标上。

手机屏幕里,消瘦的男人品尝着美味的日本料理,露出陶醉的表情。

正是日本孤高战士——《孤独的美食家》

就算一个人也可以吃的很开心,舌头的意义是为了品尝美食,而非接吻,真正尊重舌头的人,只会拥抱单身。

这就是宇宙的真理。

年轻人们围着手机,小小的荧光打在脸上,感受着美食家孤独的力量。

“都退开!”

阿正高举手机,那些接吻的人,仿佛群狼避火,都离那屏幕远远的,人群中左右分出一条通路,阿正与老杨迅速跑走。

“可小罗他!”

“神犬莱西会保佑他的。”阿正悲痛地说。

“老大?我们现在去哪?”

“校外网吧,那里一定有幸存的单身狗!”

可不是么,这个点还在上网的,怎么可能有对象呢。

如果你看见有人打情骂俏,请把眼睛闭上,寻找背光处等待救援——中华人民共和国单身狗自救手册第二十五条

二人跑出宿舍,头顶晚霞热烈,如此美景下,却是惨绝人寰的画面,大群大群的情侣徘徊在校园,

漫无目的的秀着恩爱,阿正只觉心口呼吸不稳,单膝跪地。

“到处都是情侣啊...”老杨捂着脸。

“别惊动他们,否则谁也跑不掉。”

阿正从包里摸出一把咖啡色的饼干,分给老杨。

“我操…这不会是…”老杨表情痛苦。

“吃了跑得快!”

“是你们家…”

“我们家贝贝的。”

老杨捂脸,仰头吞下。

“味道还行...”

二人兴奋,沿路狂奔,吞下狗粮后,竟比往日更加有活力,也许这就是单身狗的力量,他们与动物为伴,也得到动物的祝福。

而情侣们,则因为依偎在一起,所以行动迟缓,无法阻拦二人。

“哎…你脸上有米粒。”

“在哪…”

“哎呀讨厌你干嘛用嘴!”

凭空三句话,好似剑锋,又如神罚。

奔跑中的阿正手捂胸口,哇的吐出一口血来,只觉四肢百骸都是针扎的痛苦。

“校门口竟然还有...”

二人抬眼,只觉兜头一盆凉水,校门口挤满一堆情侣,密密麻麻堵住出口,这些可怕的生物彼此蹭

着鼻尖,相互喂饭,发出嘻嘻哈哈的古怪笑声。

是情侣中的“打情骂俏者”。

“别看他们。”阿正捂住老杨眼睛。

对付这种类型的情侣,千万不能注视。

“老大…我…我想谈恋爱…”

阿正只觉掌心一湿,竟是老杨的泪水。

在等待救援中,如果你觉得无聊,可以抄写党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单身狗自救手册第四十条

只见人群中有女人高高跃起,手中一把银勺,挖了小小一口饭,又凌空一字马,白腿高抬在男人肩头,轻轻喂进他嘴里,那些情侣都笑起来,发出诱惑的声音,将二人团团围住。

阿正闭紧双眼,他感受到老杨正在发抖。

“别怕...别怕...只要不看他们,就能出去!”

毕竟同时置身于如此多的情侣中,任何一个单身狗都会感到恐惧。

据说注视过情侣打情骂俏的单身狗,也会拙劣的模仿对方,就如同凝视深渊的可怜人,最终也会被深渊凝视。

“就像美杜莎一样…”

阿正紧闭双眼,食指敲击眉心,思考解决方案。

“求…求求你们,也喂我一口吧!”老杨噗通跪下,双手张开,如同献祭,情侣们听见单身狗的声音,都好奇的歪着头围上来。

“老杨!”阿正大吼:“你可是华北区白金段位的老杨,是可以三个晚上打排位的老杨呀!”

老杨愣住。

忽然人群中走出个女生,竟然下腰,微微张嘴,身旁男生华丽旋转,搂住女人,凑脸过去。

嘴对嘴喂饭。

“呃啊!”老杨举头喷出一口血,捂着胸口,一张脸面如白纸。

“老大,你走吧,我跑不掉了。”他沮丧地抹了抹嘴。

“老杨,我们一起走!”阿正拖着老杨,被后者甩开。

“我去引开那些情侣,你快跑吧。”他搓了把脸,惨笑道:“下辈子,一起再做单身狗。”

说完,他吼叫着,冲进人堆:“来呀!我是单身狗!来秀恩爱呀!我不怕你们!”

人群中,老杨的身影起起伏伏,他挣扎着,情侣们围着他,打情骂俏的声音络绎不绝,那是爱的河流,老杨却是溺水之人。

老杨一直是这样,打游戏的时候也这么莽,可你看见他的背影,就觉得很可靠。

最终,年轻人倒下了,露出浅浅的微笑:“如果…老王还在就好了。”

世界上又失去了一只单身狗。

他们像风中的蒲公英,次第凋零。

“是你们逼我的。”

阿正从包里摸出一本册子。

那册子缓缓摊开,庄严肃穆的金色气流奔涌其间,首页的红五星雄浑万钧,阿正手执英雄牌钢笔,对着那册子,手抄起来。

“啊!”

原本密密麻麻的情侣,纷纷停下了动作,捂着脸,怪叫着跑开,他们从心底里惧怕阿正手中之物,年轻人靠着抄写手册,竟然硬生生突出一条生路。

不禁冷笑。

“我抄的党章,喜欢吗。”

好吧,不会有什么救援的,跟我们一起祈祷他们分手吧。——中华人民共和国单身狗自救手册第九十九条

阿正这招可谓绝处逢生。

在于没有人会和抄党章的人处对象,这是绝对的防御壁垒,能够随时随地抄写党章的人,注定了永恒的单身。

这是单身狗的毅力,也是建设祖国的决心。

“让爱情都离我远去吧,请把我的心交给国家。”

情侣们先天的恐惧党章,一切阻碍两性关系的东西,他们都恐惧。

阿正的背影越发伟岸起来,身边还有零星的情侣,都不自觉低下了头,留出羞愧的泪水。

一口鲜血,染红了党章。

“妈的,钢笔没水了啊...”

先前跑远的情侣们,见他失手,全都愣住,这些顽强的生物竟又陆陆续续地走了回来,将阿正里一层外一层地包围在中心。

他们表白,亲吻,一起放烟花,他们依偎着,十指交叉,阿正想跑,可已经来不及了。

“别!别过来!”

情侣们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他们手拉着手,在风里转圈。

“你们...太...他妈恩爱了...”年轻人挣扎着,匍匐在每一双腿间,只觉昏天黑地。

头顶星光灿烂,怀里甜蜜柔软。

情侣们坐在大腿上,坐在椅子上,坐在草地上,他们挽着胳膊,搂着脖子,抱着腰肢,他们的唇与唇,鼻尖与鼻尖,手指与手指相碰。

阿正扑倒在地,七孔流血,手指深深扣在水泥地里。

“别...别在我面前...”

更有人挥舞着房卡。

那是情侣中的“开房者。”

阿正知道,这回死定了。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沿着胸腔,燃烧着咽喉。

阿正徒劳的伸出手,眼前男孩和女孩一起放纵,一起欢愉。

“救...谁来救救我...”

年轻人视线模糊,身边都是热恋的情侣,他们穿梭来往,时间仿佛静止,他明白了,这是宿命,如

果有一天地球上全是情侣了,未尝不是一个新物种。

也许单身狗真的要灭绝了吧。

他笑着,躺倒在地,头顶夜空中繁星点点,一定有一处的星座,属于快乐的小狗,汪汪叫着。

世上还有比小狗更可爱的东西吗。

当然有了,就是单身狗。

“是啊,所以不要欺负他们。”

一个声音响起。

“老王?!”阿正愣住。

早已转学的老王蹲在阿正面前,拉起他的手,玄黑的袍子在晚风中猎猎作响,胸口的字母皆由单身狗的鲜血染成,在男人的背后,是一整片明黄色的火光,情侣们在其间惊呼躲避。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谢谢你。”

“老王...你回来了...”

“恩,我回来了,我们在北工大建立了基地,那里有幸存的单身狗。”

他站起身,身后是黑压压的人群。

他们手持火把,照亮了原本黯淡的傍晚,像一片平铺的火海,滚烫的炽流沿着每个人的脚下四溢,

他们是火的使者。

一千只熊熊燃烧的火把,代表着一千个没有对象的朋友。

胸口重叠的三个字母,在银河的光辉中闪耀着不朽的圣光,他们是人类的希望。

老王振臂一呼。

“给我烧死他们!”

人群呼啸着,冲入情侣之中。

一时间,火焰升腾,涌入无穷无尽的夜空,温暖着每个人的心灵。

“也给我一只火把。”

老王的手与阿正紧紧握着同一支火把。

“今夜,我们烧到天亮。”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还单着的么?

听会儿P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