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s6e2,狼族趁火打劫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07-15 08:13

S6e2片头,给了伊妮德一个前景回顾,伊妮德曾经和父母一起在末世下生存,但是在一次小尸群围攻时父母不幸双亡。伊妮德从此踏上独自漂泊之旅。末世下,一个孤独无靠的小女孩,活下去已经是个奇迹。伊妮德在数个场景写下JSS三个字母,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当然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没关系,导演在后面一定会把坑填上的。其中一个JSS,材料是和伊妮德偶遇的一只陆龟骨头,伊妮德生嚼乌龟的画面太美,虎叔就不截图了。发现亚历山大的伊妮德,在社区门前考虑了很久,最终,下定决心的伊妮德,带着手上写着的JSS,跨进了亚历山大大门。后面的事情我们基本也清楚了,她三个礼拜都没有开口说过话,显然还没度过创伤后应激障碍,简称PTSD。

正剧开始,卡妈又开始忽悠亚历山大的家庭妇女们,闲聊中再次提到了自己的家暴前夫,以此来激发别人的同情心,卡妈太会挖坑了,一个失去恩爱丈夫和孩子的中年家庭妇女,任谁都会带出点我见犹怜的感觉吧。和她对话的人是前面铺垫了好久,终于现出真身的尼德迈尔夫人,那个对面条机的渴望达到痴迷程度的意面狂人。

卡妈告诉她,自己可以教她做手工意面,条件是尼德迈尔夫人不再室内吸烟,因为吸烟有害健康。这也是个坑,本集就会填上。

杰茜借着要给罗恩理发的机会,想要和他谈谈瑞克的事情,但是罗恩明白杰茜的套路,明确告诉她,自己接受不了瑞克。其实想想也正常,毕竟那是杀父仇人,而且他也清楚瑞克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的母亲,这让十几岁的大男孩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导演再度挖坑,杰茜把理发工具摆出来了。

还沉浸在丧夫之痛的迪安娜依然维持在佛系状态,你说的都对,好好好,行行行。反倒要靠麻吉来提醒她,斯人已逝,日子还要继续过,祭奠逝者最好的方式,就是高举他的思想大旗,把他最想达成的愿望实现。接连失去父亲和妹妹以及无数队友的麻吉,确实在领袖路上越走越坚定了。

尤金和塔拉讨论,不该让神父在社区里建教堂,都什么时候了,还整天敲木鱼,哦不,是祈祷,不如干点实际的事儿,搞个科研室什么的。目前的尤金,自然可以怼一下作为队伍里并列最弱的神父,看来科学和宗教,确实很难和平相处啊,尽管尤金不是什么科学家。在这里,他们也正式接触了皮特的继任者——前心理医生,目前被赶鸭子上架子的临时外科医生丹尼斯。

神父拦下卡尔,对他说,自己想出力,不能再单纯依靠神父的身份在队伍里混日子了,他想学习战斗技巧。神父说的教堂时候,是第五季第七集里面,卡尔主动提出教神父战斗技巧被拒绝那次。可以说神父从主动求死又放弃之后,终于明白了,自己想要的,还是活下去,在这个艰难的末世活下去。卡尔明白了神父的内心想法,对他说,下午从砍刀开始学起。这个时候的卡尔,确实比瑞克还要宽容,他是能够真正理解他人,愿意帮助他人的。

和神父告别之后的卡尔,偶然见到正在和罗恩拥抱的伊妮德,这个时候换成别的同龄男孩,估计早就情绪失控了,但是卡尔不一样,这是一点点从末世的战斗状态里生存下来的战士,人生除死无大事,所以卡尔微微一笑转身离开,深藏身与名。

卡妈又开始烹饪,烤饼还是什么来着,用定时器把时间定到15还是45分钟,虎叔倾向于45分钟,因为卡妈明显把定时器转了两圈,定时器也是个坑,下面就填上。还有个细节是,定时器前方位置,是婴儿监视器,社区物资果然丰富啊,这么高科技的东西都装备上了。等待的间隙,卡妈看到尼德迈尔夫人听了自己的话,站到房子外面抽烟,但是转眼间,一名彪形大汉冲到她面前,用砍刀砍翻了她。亲眼目睹了这一惨剧的卡妈,没有时间悲痛,立刻投入到战斗状态。

正在进行农业劳作的迪安娜和麻吉,亲眼目睹了哨兵被燃烧弹袭击,老战士麻吉和卡妈一样,立刻进入战斗状态,但是什么风浪都没经历过的迪安娜,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完全一副呆若木鸡的反应。经验果然最重要,战场上的老兵为什么活得久,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时候是真正的危险,什么时候需要勇往直前,这些,都是一场仗一场仗拿命换回来的经验。

所以卡妈先要确认一下朱迪斯和卡尔的安全,这是瑞克目前最大的牵挂。同样身为老战士的卡尔,已经武器在手,二人简短交谈之后,立刻投入各自的角色,这是目前的亚历山大原住民绝对达不到的境界,因为缺乏各自的战斗经验以及协同作战默契,遭遇入侵者的原住民,就只能四处狂奔。

伊妮德向卡尔道别,被卡尔霸气地留了下来。面对四面楚歌的危险局面,伊妮德也有点放弃了,随着瑞克队一路砍杀过来的卡尔显然不这样认为,截至目前,瑞克队直面的所有敌人不是被团灭就是被打残,以前是这样,这一次是这样,以后也会这样,这就是卡尔的看法。

入侵者抓俘虏,用死人的血在自己额头上写W,这些家伙诡异的行为,都被草丛里的卡妈看在眼里,没有重武器在手的卡妈并没有贸然行动,而是选择了盗贼的招牌动作——潜行。

潜行到一处民宅的卡妈手刃了一名入侵者,但是不久前还在和卡妈闲聊的妇女甲,已经身负重伤,卡妈不得已处理了她的尸变问题,即便算是帮助队友解脱,毕竟还是手刃了活人,卡妈陷入一片悲痛中。

斯宾塞这一次居然破例站在了哨塔上,但是他的渣枪法让他错失了好几次击毙敌人的机会,最终还是要靠罗西塔和亚伦救起倒地的女居民。但是哨塔毕竟不是摆设,哨塔看得远啊,看到远处开过来的加重卡车,斯宾塞毫不犹豫地向驾驶室射击。卡车笔直地撞向亚历山大外墙,喇叭也开始持续长鸣,这也就是上一集末尾,赶尸队听到的声音。

罗西塔和亚伦将刚刚逃离生天的女居民抬到医护室,通过临时医生丹尼斯,我们知道了,这个女居民叫霍莉,关于霍莉,也是个大坑,咱们一会儿讲。由于听到喇叭声,亚伦和罗西塔决定前去解决这个大问题,不能让喇叭声吸引更多的行尸过来,亚历山大一定顶不住的。但是尤金这一次又怂了,不等他重复第二遍,对他了若指掌的罗西塔立马接话——别说了,你就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吧。

面对着已经尸变或者之前就是行尸的入侵者,斯宾塞拿着刀迟迟下不去手,还得靠前来报信儿的摩根解决战斗,摩根问斯宾塞要不要一起去处理社区内的问题,看到斯宾塞紧张加恐惧的表情,摩根知道,这货是指望不上了。所以这里其实有点疑问,斯宾塞的子弹确实打进了驾驶室,那么就很难解释驾驶室里的这只行尸到底是立刻突变的还是之前就已经是行尸了,看他的妆容挺新鲜的,不像是时间很久的老尸,那么说,第一季末疾控中心的博士说的,尸变时间几秒到几小时不等,在这里就得到验证了,变得是真快啊啊啊啊。

孤单英雄摩根杀进社区以后遭遇一名入侵者的纠缠,缠斗之际卡妈穿着之前被自己做掉的入侵者衣服及时出现,一刀解决战斗,给自己额头画上人血W后,卡妈向摩根布置任务,这票人都是冷兵器,趁他们发现军械库之前拿到枪,没准能把他们团灭了。这是个很靠谱的计划,卡妈在草丛里看到的一切,让她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图,所以卡妈必须分秒必争,战场上拖延片刻就会贻误战机,这道理作为老战士的卡妈自然很清楚,但是不知道脑子进水还是抽了风的摩根,居然在这个时候和卡妈探讨起哲学话题。我们是谁,他们是谁,他们要去哪里究竟是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卡妈无心和他辩论,只能硬着语气告诉摩根,我们必须马上解决眼前的问题。

另外一边,麻吉迪安娜也成功和斯宾塞汇合了,尽管迪安娜此时还在神游状态,但是她也知道眼前的局面不是她可以解决的,为了不给战斗组添麻烦,她决定把自己放在最无害的位置。对斯宾塞这货的能力有所了解的麻吉,自然要把保护亲妈任务交给他,行走江湖,安全第一,这娘俩去了,没准儿不但是送人头,可能还会变成猪队友。

刚刚和伊妮德拥抱过的罗恩转眼就遭遇入侵者追击,卡尔一枪打在来者腿上之后,来者先是装怂求饶,继而试图从卡尔手里夺枪。卡尔解决掉他之后,让罗恩进房间,自己会持枪保护他的安全。看到站在门廊上的伊妮德,罗恩的醋意加恨意一起涌上心头,你老豆要睡我老母,你又要睡我哈尼,这帽子我绝对不能要,走你。

罗恩去了哪儿?当然是回自己家啦,温室里长大的孩子,出了事肯定是要找妈妈啦。但是他们家也在遭遇入侵者的洗劫,杰茜最初还能和山姆藏在衣柜里,听到熊孩子罗恩大呼小叫,杰茜不能再躲了,她必须警告罗恩,这就是母亲的伟大,她高呼罗恩,也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自然就要遭遇入侵者的追杀,本身又没训练过的杰茜,尽管手枪在手,依然被敲晕了。但是母性的伟大支撑着她,必须要起来,必须要处理掉眼前这个麻烦救下自己的儿子,于是我们的英雄母亲杰茜,拿着一把理发剪刀,母狼一样凶狠地解决掉了刚才差点把自己KO掉的女入侵者。这个剪刀哪里来的?就是剧集开始不久,杰茜想借着理发的机会和罗恩谈点事情,这个坑填得天衣无缝。第一次目睹母亲如此凶状的罗恩,彻底被震惊了,这是什么操作?我妈什么时候这么狠了啊啊啊啊。

配合卡妈向枪械库前行时,摩根发现神父正被人追杀,卡妈此时眼中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所以只能放下神父不理,但是摩根不允许,每一个生命都是重要的,所以他要救下神父,哪怕可能因为救一个就牺牲全镇人。先处理好眼前的事情再说。

卡妈的判断正确了,入侵者果然并没有仔细侦查过亚历山大,所以武器库里目前只有一个女入侵者,卡妈轻松解决掉她之后,顺势发现了藏起来的库管,这个时刻,卡妈不能再继续扮怂了,简单扼要地布置完任务之后,女库管非常听话地守在大门后,尽管没有亲眼目睹,入侵者干了些什么,她也完全能猜到,这个时候女库管脑子里肯定是一锅浆糊了,卡妈说什么就是什么,所有的行为全都是下意识了。

尊重每一个生命的摩根,果然没有处决刚才要斩杀神父的入侵者,把他捆了个严严实实之后,入侵者有如梦呓般对二人说,我们是来解救你们的,你们被困在这里了,话音未落,卡妈直接正面杀出,一枪爆头,给神父和摩根丢下两把手枪之后再度飘然而去,这个时候的卡妈帅呆了啊啊啊。望着摩根递过来的手枪,神父结结巴巴地说——人家下午三点才要开始砍刀课程,现在直接跳级可是不行的哟。摩根丢下一句话,对不起,我也是。摩根你回来,第三季那半个屋子的武器弹药都是行尸给你扛过来的吗?编也不编个好点的借口。

摩根再度偶遇五名入侵者,一棍在手天下我有的摩根全然不把这票人放在眼里,一边揍得人家满脸开花,一边菩萨心肠地劝诫众人,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你自己不想长大,我的队友就会让你们快速成长。蓝后,蓝后这五个家伙就华丽丽地在摩根眼前安全撤离了,哎,放虎归山什么的就不说了,摩根这是拿自己的命在开玩笑啊。

回到自己房前,望着尼德迈尔夫人的尸体和她身边散落的香烟,卡妈陷入一片悲痛。拿起烟之后,卡妈坐到走廊上,就在前不久,卡妈劝她不要在室内吸烟,她听从了自己的建议,然后就在院子里被斩杀,如果说这不是卡妈责任,卡妈也不会接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命运似乎并没有给出真正正确的答案,有时候我们以为的,未必就是最合适的,所以这件事对卡妈触动非常大。

清理战场时亚伦发现了自己在第五季末时丢弃的背包,原来就是这个背包,泄露了亚历山大的大概位置和布局,让这帮人得以突破。因为自己的工作失误,损失了这么多亚历山大原住民,这种巨大的打击,让亚伦陷入深深的懊悔之中。

目睹了大部分过程的斯宾塞,还没从惊慌失措中恢复过来,我想他现在终于明白原住民和瑞克队的区别了,这也是好事,起码别像他的兄弟艾登那样,临死之前才醒悟。麻吉开始安慰迪安娜,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活着就好,迪安娜的回答,则有些负能量,侧面也说明了迪安娜此时波动起伏的情绪,她已经顾及不到自己说出的话可能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了。平心而论,尽管亚历山大失去很多原住民是事实,如果没有瑞克队的二线战斗人员,亚历山大现在已经全面失守了,迪安娜当然也清楚这一点,可惜当时已经顾不上说话之前先过过脑子了。

伊妮德悄然离去,给卡尔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字母缩写刚好是JSS,也就是伊妮德的开篇前传里面,她一直重复书写的三个字母,原来这就是伊妮德鼓励自己的箴言,末世里,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不容易了。定时器响铃,卡尔顺手关掉,这也就给了我们一个提示,入侵者攻击亚历山大的时间,刚好就是定时器设定好的45分钟,这漫长的45分钟啊。

摩根巡视的时候,又发现一名残留入侵者,原来就是第五季末他放走的那个,我们之前还在说放虎归山,现在摩根就遭遇了现世报,上一次没杀掉他和刚才五人组之一,今天他们就回来实施反杀。还要提一嘴,摩根后面的那个海报,是1937年的美国喜剧电影《回归森林》,说的是英国政府将三名罪犯流亡到美国,这些罪犯和本地印第安人发生冲突,两群人互殴的情节。由于年代太久远,网上又没有相关资源,只有一个故事梗概,所以虎叔猜想,这也刚好和入侵者这一幕吻合了,入侵者就是狼族,之前被摩根放过的这匹狼就说过,有些印第安人认为第一批人类就是狼变的,他们以狼自居,自然就是以本地印第安人为原型,亚历山大这票人就是被流放,算是入侵了他们地盘的英国罪犯,导演心思很细密啊。这匹狼单挑自然不是摩根的对手,摩根拿起棍子说了句对不起,蓝后,蓝后就黑屏啦,那么摩根是说,对不起,我必须杀了你,还是对不起,刚才弄疼你了哦……

本集结尾,彼此都经历了一场艰难历程的卡妈和摩根,在亚历山大社区内相遇,但是谁都没有和对方打招呼,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两个人,正式产生了冲突。卡妈代表着为达最终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现实派,摩根则彻底变身成大慈大悲的XXXX,作为战斗力超群的两个极端代表,以后会不会产生更为激烈的冲突?

还要交代一下,遇袭的霍莉,并没有被丹尼斯救回来,这个霍莉尽管只给了一个侧面镜头,却是蕾丝边塔拉一直念念不忘的对象,第五季第十四集,塔拉就追问诺亚和霍莉聊了些什么,之后霍莉一直以名字出现在他人口中,可谓是打了一场大大的酱油。

狼族入侵亚历山大,尽管被卡妈和其他队员做掉了不少,但是亚历山大同样损失惨重。大概分析一下,估计狼族事先做了些许侦查,发现瑞克带主力出去赶尸之后,他们才敢趁机发动进攻,因为这票人全都是冷兵器,可能因为他们没有太稳定的据点,又经常和其他团队开火,导致弹药消耗严重,他们想打个时间差,一举歼灭亚历山大所有幸存者然后趁主力回归之前跑路,要么就是抓紧时间找到枪械库,拿到武器之后再和主力队正面硬刚。

这个战术严格说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就看谁最先找到枪械库,所以这个重要的战争节点,被卡妈及时掌握和控制住了,也力保了亚历山大不失。这就是老战士的价值所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这是多少新兵都理解不了的境界,所以说本集几乎就算是卡妈个人秀了,这一集卡妈最少做掉五个狼族,加上之前几乎靠一己之力灭了终点站,战神就是这样炼成的。我们还可以看到,尽管瑞克队已经来了,也准备开始着手训练原住民,但是所有的原住民,遇到突发情况,不是抱头鼠窜就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战斗力什么的自然等于零了,连奋起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如果没有留守的瑞克队妇女团,亚历山大原住民估计大部分都能只剩下一部分了。所以瑞克接下来要做的,是训练这些原住民,让他们真正勇敢和坚强起来,这又会是一个路漫漫其修远兮的长期计划,那么,亚历山大能坚持到那一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