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死党是男性,死敌也是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2-26 11:16

1.请你选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或是小说,尝试着分析一下,看看是不是符合坎贝尔讲的套路?

英美剧一般都是按季生产,一般一年或几年一季,这就是典型的英雄之旅模式。第一季,平静生活被打破,主角必须奋起抗争,最终胜利重归平静;第二季,新的遭遇尤其是新的更厉害的反派出现,主角被迫再次启程,历经千难万险战胜反派再归平静,如此反复。

比如前些年大火的《行尸走肉》(近两季水准巨降),就可以看成主角瑞克带领一帮小伙伴,在行尸遍地的末世环境,探索人类政治架构问题。在“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环境中,他们遇到各种“政体”,有隐遁型、有依附型、有中立型、有圣母型、有假乌托邦型、有原始部落型、有独裁型……瑞克也在一次次历练中,对人性尤其是自己有了更深的体察。可惜的是,政治架构问题讨论后来被放弃了。

具体到篇幅较小的电影,其实也可以看到主角经历一次次英雄之旅,在不断战胜越来越强的对手中,增加人生感悟,丰富人生维度。

2.不是所有的导师都在神话故事里、好莱坞电影里,我们的身边就有很多导师。你在成长的道路上有没有遇到好的导师?有什么经验想跟大家分享?

我遇到一位好导师。可是已经错过了。当年在他身边工作,觉得经常在一起,他的思路和方法都熟悉,很多事都没有仔细揣摩,更别说认真请教。很多事,是我离开他之后才反应过来的,每当遇到难题,我会想,他是怎么处理的,他为什么会那样处理,当时的环境和我现在的环境有什么不同,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他的办法总是很管用,也越来越觉得惋惜。

3.你在成长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位强大的对手,激发出了你的潜能?

情敌,非常适合作为自己的对手。当然,你的审美要高,把关要严,这样你的情敌才足够强。正所谓,从对手就可以看出你的实力。

每当你相当情敌某个方面比自己强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芒刺在背,一刻不得安宁,恨不得悬梁刺股、凿壁借光、囊萤映雪,只求一夜速成,赢来“手刃强敌”和“抱回美人”的“戴维斯双击”。

然而,当我年岁渐长,越来越体会到,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自己,或说我们的大脑是一个“多元政体”,有时这个说了算,有时那个说了算,理性只是很微弱的一个自己,想每一次都有理性驾驭其它情绪很难,每次由理性拍板说了算很难,最好的方法也许是让不同的非理性情绪暂时互搏,最后理性来收场。

曾经有段时间对从互联网上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寄予厚望,逐渐发现,由于地域限制和利益捆绑,很多时候逐渐也就淡了。比如,吉米罗恩说的每个人最常接触的五个人,几乎不可能来自网络。那么,我的经验是,企图让朋友水平整体提升来拉动自己是不现实的,交友其实也是一种信息和利益交换,当你能给人的多了,愿意找你和你合作的人自然就多了。那个时候,你想留在原来的五个人里边,其他更优秀的人也不干。所以,某种意义上,成长就是意味着背叛。

5.今天我们先来预热一下以后要讨论的性别问题。你觉得跟同性打交道更容易,还是跟异性打交道更容易?或是换个角度,跟同性交往、跟异性交往,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你有什么经验,愿意跟大家分享?

而同性相处,觉得没有性别差异就没有性格区别,往往觉得自己说的话别人就懂,其实不然。就像男性成就方差大于女性,感觉男性思维差异方差也大于女性。所以,死敌和死党,都在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