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癌症晚期,哪有那么多岁月静好,不过是我们替他们负重前行

行尸走肉资讯 | 2018-08-05 11:24

陪伴你做与众不同的思考

作者既如草芥,又似微尘,却不敢自轻自弃,恪守以笔写心。此文未必高妙,但发自肺腑。诸君阅后,若有共鸣,先关注,再转发给更多的人,为开启民智,尽绵薄力量。你我虽是平民之身,却自有我们不平凡之魂。

岁月静好&负重前行

主笔 /  雷立刚    版面 / 炘垛海    编辑 / 玛柯卓果

订阅号 / 雷立刚(ID:leiligang2022)

如果有来生,我们是否还愿意再世为人?

佛家说有轮回,这一世为人,会经历儿子或者女儿、丈夫或者妻子、父亲或者母亲……一系列角色的转变,我们无从选择,我们责无旁贷。

当我们为人子女时,最期望的是不要让父母担心,而要让父母骄傲。

由M·奈特·沙马兰执导,布鲁斯·威利斯主演的电影《第六感》里,有特意功能、能看到亡灵的孩子,流着泪对母亲说:“你曾经到她的墓地去,问她一个问题,外婆让我转告你,她的回答是:‘一直如此’。妈妈,你究竟问的什么问题?”

“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我问你外婆,我有让她骄傲过吗?”

那一刻,电影里的母亲哭了,我们看电影的每个小伙伴,也都哭了,因为彼时我们忽然明白,让父母骄傲,其实是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期许。

《第六感》是世界电影宝库中极为值得一看的,

读者朋友里,若有还没看过的,一定要看看。相信我。

而当我们为人夫、为人妻时,让你的配偶幸福安乐,这就是你的责任;

为人父、为人母时,让你的孩子健康快乐,这就是你的责任。

在这种责任链中,多数时候我们都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履行着我们的职责。然而,有时候,却突然会有例外——

有一个父亲,到了癌症晚期,突然变得极度粗暴狰狞,乖戾无常,以至于妻子儿女都对他恨之入骨。在这位父亲死后很久,一次,儿子偶然翻到父亲遗物中不起眼的书堆里,夹着的一封遗书,才看到这样一段话:我怕妻子对我感情太深,在我死后坚持守寡,错过再嫁的好时光,怕儿女过于想念我,影响他们的成长。于是,我就以恶行昭昭其面,让他们都恨我入骨,一时之痛,终益于一世之痛……

读到这里,不禁泪目。

昨天看到一则新闻 ,武汉的刘凌峰先生,今年37岁,50多天前确诊为胃癌晚期。

事实上,这些年,刘先生的工作负荷已经远超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还未正式进入中年,但生活的压力已经无处不在。频繁出差、加班到凌晨、酒桌上的应酬,抽烟熬夜做文案,都是家常便饭。几乎每天都是凌晨2点之后才能睡觉,最拼的一次,他连续工作了70个小时。

以为年轻,以为身体还能扛得住,没想到,癌症却突如其来地敲门。

他在遗愿清单里写道:

我想拥抱每个认识的人,跑一次马拉松,跑在风景中留在山水间;

等我50岁时,还想当一次特种兵;

回母校,存在梦中的小学;

带儿子钓鱼,夜读,野营,参加家长会;

给老婆穿上最漂亮婚纱;

希望父亲多活些时日子,成为你拐杖;

愿陌生人在最孤独绝望的时候,有人为您生一把火,点一盏灯。

(引自刘凌峰原话,挺赞的。)

面对癌症,他第一次开始真正反思:曾经透支生命打拼的事业,获得的成功,究竟意义何在?

面对死亡的惶恐和对生命的敬畏,他在朋友圈写下自己的劝诫:

“大家一定要关注健康,烟酒不碰,在家吃饭。”

大前天,即8月1日下午,刘凌峰拿起手机,吃力地给妻子发了条微信:

“老婆,委屈你了,跟了我,倒霉。”

妻子回复:“没有,不委屈,我愿意。”

世人常说,千金难买我愿意

其实,何人不想岁月静好?

没事晒一晒出境游,偶尔坐一坐私家直升机。长生生物的股票在不断下跌,股民在欲哭无泪。但少当家和他的二婚太太,早已不在国内,享受着若干亿资金加持的岁月静好。

贾跃亭卷走若干亿,直到如今也从没有一声道歉,奇怪的是,竟然不断还有人为他开脱。许多麻木的国人,一边给自己泡制着岁月静好的清汤寡水,一边连谩骂也懒得对贾跃亭吼一声。

而贾跃亭,在美国的别墅豪宅里儿孙满堂,岁月静好。

如果这样的人造出的汽车,都还有中国人购买,那我觉得我们这样的民族,真的应该羞愧致死。

昨天,一则关于黄金的新闻,震惊了金融圈,却似乎被有意无意地大事化小,竟然没有被刷屏:

在深圳湾口出境海关,工作人员查获44块金砖共约44公斤黄金,这估值1500万人民币的黄金,竟随意放在汽车里,企图蒙混过关。用如此粗劣的手段转移资产,是智商太低,还是过于嚣张?是首次闯关,还是早已轻车熟路?

有关方面,真的应该彻查,否则,任由那些人拿着来路不明的钱财,到境外逍遥,把烂摊子甩给境内,其实就是甩给每一个无法离境的草根。对不起负重而行,与国家同呼吸共命运的我们。

他们的岁月静好,建立在我们的负重前行上。

哪有那么多岁月静好,不过是我们替他们在负重前行。

我们负重前行的人生

然而,在我心中,也不全是愤懑。

因为负重前行,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修行?

此世为人,如果没有负过重,又如何懂得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

最近常常看到一种论调,说上等人,已经拿着船票,转移了资产,从此过上安稳的静好岁月;

而我们这些草根,作为没有船票的人,只能承受所有的重压。

我想说,生命的贵贱,从来不是以是否静好来区分。

每一次生命绽放的芳华,都必是在压力之下。

正如在我的小说《(直接点击标题,可跳入阅读)里,我说过的:

所谓的上流阶层的人啊——

你们彬彬有礼;

你们人模人样;

你们手握重器,自以为高贵;

可是,我这个你们眼里的底层草根,根本就不在乎你们。

你们吃着山珍海味、住着别墅豪宅、用着昂贵奢侈品……仿佛什么都比我们享受得更好……

但是,你们体会过我们那样肆意的绽放吗?

你们享受过我那样淋漓的哭泣吗?

你们无非是纸做的钱币加持的行尸走肉。你们几十年后就将死去,如同你们从来没有来过。(引自本人陋作《》,点击可读)

2012年,我写的一部轰动互联网的短篇小说

已经离开的,就让他们离开。

他们那如同蛆虫一般的岁月静好,并不值得羡慕。

我相信在他们将死之前,并不会比我们沉重的人生,有更多快慰。

即便贾跃亭们每天吃着燕窝,

也改变不了他们几十年后会死的必然命运。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这并非自我安慰,

因为,死并不是生的对立面,

而做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雷立刚,2018年8月4日,写于常凯申飞离大陆处5公里之外凤凰台

静好还是负重,在不同的眼里,有不同的定义。

即便负重前行,不失尊严,不妄自菲薄,不卑微面对所谓的成功者,才是行走之道。

雷立刚近期其他热文(点击可直接跳进阅读):

雷立刚更多文章,见

(点击上一行的蓝色字链接,可直接跳进阅读)

如果您觉得此文观点有益,

请花1秒钟的时间,

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

接力下去,拒绝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