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如果活下去的代价是失去人性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2-20 06:15

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

(罗马书12:21)

原本对丧尸剧没有什么兴趣,最近却被妻子带入了美剧《行尸走肉》的大坑。

有一个情节,让人印象深刻。

在一场躲避丧尸的枪战中,男主角从丧尸手中救了一个受伤的陌生人,而这个陌生人刚刚还是这场枪战中的敌人。

虽然救了这个陌生人,将他带回营地,但等到他恢复了之后,却成了整个营地的威胁。一方面,营地的人们很难信任这个与他们发生过枪战的陌生人,留下他是个不稳定因素,同时还会增加对有限资源的消耗。

另一方面,他们又不敢把他放走,这会将营地的位置暴露给外人,也将丧尸引来,以致摧毁整个营地的稳定。

似乎只要这个人活着,就一定会出现最坏的情况。大家不愿意冒这个险,所以首先被提出的解决办法,就是这个不该被救回来的人必须死。

几乎所有人都倾向于杀死这个陌生人,保护自己。只有这个老头站出来反对。一直以来他看上去都是一个老土而迂腐的角色,他极力劝说人们不要仅仅因为揣测就杀死一个无辜者。

而他提出反对的理由,不仅仅是这个陌生人的无辜,更重要的是,杀死一个无辜者,将决定活着的人们活成了怎样的一个世界。

他说,“如果我们这样做,就代表了没有希望,没有法律,没有文明。……我们比我们害怕的那些家伙能好多少?”

“你难道不明白吗?如果我们这么做,我们自己和我们所认知的世界将会崩塌。这个新的世界是丑陋的、残酷的,它是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我不愿活在那样的世界里面。让我们选择正确的事情吧。”

但在举枪的那一刻,他迟迟不能扣动扳机。

这时候他那尾随而来的儿子站在旁边,一脸兴奋地怂恿父亲说:“下手啊,爸爸。”

然而这句怂恿的话,却让男主最终放弃处死这个陌生人。

基于以上的情节,我相信这部剧可能会成为同类剧一个很难跨越的高峰。它引出了一系列深刻而现实的话题:

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和“行尸走肉”的世界有什么区别;

在残酷的环境中,我们是否不可避免会活成丛林社会;

我们可以用邪恶的手段来保护文明吗,如果这样做,我们拥有的还是文明吗?

我发现这段情节中的许多部分与人们在面对堕胎选择时的表现有惊人的相似。

第一,人们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关于一个孩子的生存或是死亡;

第二,人们认为留下这个孩子会占有自己的资源,改变自己现有的生活方式;

第三,人们不愿意将孩子生下来送人收养,因为那会暴露自己的隐私,并且不知道孩子会从外面带来什么影响。

所以孩子不能活着,他必须死。

如果公开杀害一名无辜者就意味着文明世界的崩塌,那么一个公开杀害数千万无辜者,并将这样的行为进行美化的社会,又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

就像剧中所隐喻的一样,男主带着旧世界的文明,在无辜者面前无法扣动扳机,但他的下一代则可能在他的见证下活成享受杀戮的行尸走肉。

这个问题同样摆在我们的面前,当堕胎的罪遍地流行,无辜人的血已经渗透每一个家庭,包括基督徒的家庭,我们如何见证上帝的子民与行尸走肉的世界是不同的?我们走出了怎样的黑暗,又进入了哪一种光明?

神对亚当和夏娃说:“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7)

然而事实似乎反而如蛇所说的,他们吃的日子并没有死,还活着好好的。

但如果你能像上面提及的那位老人一样思考,你会知道,在吃的那日子亚当和夏娃确是死了。因为他们人性的本质已经因着这个行为死了。

神造人,是照着自己的形象造的(创世记1:27)。这意味着人性的本质是在于反映神的属性,我们要追求圣洁,因为神是圣洁的(利未记19:2);我们要完全,因为天父是完全的(马太福音5:48)。

但始祖的堕落,切断了那一个完全顺服,从神得浇灌的管道。

丧失了人性本质的人类,就是一群行尸走肉,从创世记第三章开始,人类就是一群“Walking Dead”,等待耶稣基督复活的能力。

在一个不断滑入“行尸走肉”的世代,“守护生命,反对堕胎”的事工应当出现在教会的议事日程当中,不仅是为了拯救无辜的胎儿,同样也更重要的是为了拯救人性。不是别人的人性,而是我们自己的人性。我们既然也知道人性的本质是反映神的属性,那么当无辜的胎儿将要被杀,神的心如何?我们的心又当如何?

对于我们的信仰来讲,关注堕胎问题的事工不只是众多慈善事工中的一个而已,它的重要性是如此特别,因为它不仅在于改善困境,更是从死亡中抢救出生命来。

如果死亡尚且是一件小事,还有什么事值得我们为之热心的事情呢?耶稣来,岂是来为世界锦上添花的吗?

如果你是服侍教会的仆人,乐意邀请我们到你们教会中分享基于圣经的生命伦理,重建破碎的人性,见证创造生命的神,请联系我们。我们乐意自带干粮来服侍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