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S9E9:属于自己的归属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2-14 00:15

(这集大概是我被催更最多的一次了,因为本该是这周回归的S9E9在上周“偷跑”了……可上周假期实在是没多少功夫,所以只能按正常时间更新了,并不算晚哦~)

第九集看上去没有太多内容,但实质性进展却有不少:联盟一方和低语者的前哨战已全面打响;更为关键的是,尼根外出“放风”了一圈后,明白了许多事情,找到了新的人生意义,这段(半)独角戏完全可以成为第九季最优秀的桥段之一。

尖兵相接

上集被困住的一行人总算突破了围剿,还带走了耶稣的尸体。

倘若是一般的尸群,他们已经逃出生天了,但这个尸群混进了低语者,他们可以突破绝大多数壁障……

在逃跑过程中,已经许久没见的米雪恩和达里尔好好谈了会儿心——米雪恩真心感谢达里尔一直在外面寻找瑞克的尸体,瑞克是她的爱人,也是达里尔的挚友,这份情谊她铭记于心。

不需要太多言语,两人的默契很快恢复了,这便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的袍泽之情。

低语者又追了上来——当年被瑞克炸掉的大桥已经重建了起来,而且质量明显比以前更好,看来“瑞克之死”确实激励了联盟的人心——在桥上,逃亡小队反客为主,打了个低语者斥候一个伏击。

不得不说“弩哥”他们的战斗素养很高,在接触低语者之后迅速调整了状态,找到了应对之策,灭掉两人活捉一人,若不是人数差距太大,加上还有伤员尤金,来一波反杀也未尝不可能。

米雪恩等人回到山顶寨后,山顶寨的民众们迎来的却是首领耶稣的尸体,大家在哀伤悲痛的同时,也不得不考虑继任者的问题。

塔米所说的话是山顶寨人民的心声:塔拉,耶稣一直很信任你,现在就要由你来为我们做决定了。塔拉一直没有做好准备,可现在,她不得不准备好。

当务之急,是要审讯囚犯,问出“低语者”的情报,可俘虏莉迪亚一开口,就知道“不好对付”,她始终露出一副懦弱、无辜且无知的哭丧脸,让达里尔等人颇有种无从下手的无力感。

事实也是如此,莉迪亚避重就轻,哭哭啼啼说了一大堆,但压根没透露任何有用的信息。

联盟一方现在可没那么多时间陪她耗。米雪恩决定立刻返回亚历山大,去警告家里人防范低语者,她接受了亚伦的自责(相互之间也更体谅了),并请求达里尔能够留下来处理俘虏,并肩负起责任来。

如今山顶寨家大业大,实力雄厚,光靠塔拉很难、也不应让她一个人扛起大梁,米雪恩希望达里尔这样的强者协助统领山顶寨,她才能够走得放心。

耶稣被下葬了,达里尔携着悲愤之情再次冲到牢房来审讯,或许是他不加掩饰的杀意终于让莉迪亚害怕了,这一次她说出了不少新的东西来——但是,她依然没有透露真正有用的关于低语者的情报,诸如“有多少人”等等。

莉迪亚的表现,就像一个被吓坏了的、不知情的小卒,也许是真的,也许是装的,达里尔无法下判断,就这样轻易处死她多少有点不甘心——既然亨利大声劝阻自己,达里尔也就“顺势”饶了莉迪亚一命。

关于这里亨利是不是真的同情心泛滥,我觉得还要结合之前他与达里尔谈天的内容来看:

在达里尔教训过自己后,亨利展现出了迷惘的一面,在神之国,他是少主,在山顶寨,他却不知道自己的位置……

结合达里尔离开前那句“在你变聪明前,这儿就是你的位置”,我觉得两个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可能性更高,他们事先或许已经商量过了,但也可能是达里尔临时暗示的亨利。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亨利就是看见妹子心软了……无论如何,达里尔的“战术效果”达到了,莉迪亚至少愿意告诉亨利名字了,这算一个好的开始——哪怕亨利还不够“懂事”,还有他在身后默默把关,这是他对卡萝尔和米雪恩的承诺。

革命情谊

本集展现了不少新老“战友情”,除了上文提到的那些外,最令人“心疼”的大概就是尤金的单相思了。

想象一下,前一天刚刚豁出命挽救心上人,侥幸获救回来接受治疗,人没好利索,立刻抓着罗西塔的手再次表白,话还没说完呢,罗西塔就出去孕吐了……心灵暴击一万点啊!

罗西塔也算忠实了她喜欢四处留情的“人设”,现在和加百利搞在一起,不过怀的却是西迪克的种……她一直不愿接受尤金,看来是真只把尤金当成了好朋友。

当然,本集重心更多放在了“新情谊”上,塔拉答应米雪恩收下了马格娜五人组,康妮和凯利已经开始在果园帮忙了,马格娜和由美子在营救行动中证明了自己,剩下卢克也闲不住,主动请愿帮忙出去找人。

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一开口就希望承担需要“高信任度”的责任,塔拉他们都有些犹豫,是奥尔登(艾尔)最先接受了他——作为当年救世军的降兵,他应该最能体谅卢克的心情吧。

事实上,这两人还挺合拍,卢克擅长乐器演奏,奥尔登又有一副好歌喉,再加上他们都天性积极乐观,真是“绝配”。

可也正是这份乐观,让他们无视了前方的危险:发现了由美子的箭矢后,两人又看到了前方的尸群,面对“原路返回”和“继续前进”两个选项,他们选择了后者。

在山顶寨,伊妮德正翘首盼着奥尔登,已经成为山顶寨一员的马格娜与她站到了一起。

马格娜很理解伊妮德的心情,因为她也有过心上人伯尼。现在,她们俩也一起等待着奥尔登和卢克的归来。

不过,她们等待的人此时已经踏入了低语者的陷阱(毕竟他们还不知道低语者的存在,缺乏足够的警觉性),连一丝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我相信新人和老人在日积月累的相处中也能产生出友情,但相比之下,共同经历生死战争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现在,联盟所有人的友情将重新经受战火的淬炼。

如醉初醒

本集最精彩的部分自然属于尼根,短暂的墙外之旅不仅让他经历了一场幻梦,也让观众们见识了内涵十足的心境转化。

尼根如今究竟是什么心态、什么立场?这是最首要的问题。我认为,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混世魔王了,六七年的牢狱生活早已磨灭了他的自负和狂傲,逃狱的他只是一个单纯想呼吸新鲜空气的囚犯而已。

离开牢房后,尼根偷吃了番茄、顺了铁锹、穿了衣服,拿走了朱迪斯的指北针……他是一个被亚历山大遗忘的人,没有谁会去真正留意他,只有时常去找他聊天的朱迪斯。

整个亚历山大也只有朱迪斯发现了尼根企图逃脱的意图,理论上说有些匪夷所思,但这属于一种“写意”手法,并非不能接受。

就算被朱迪斯拿枪指着,尼根也不愿回去只有四堵墙和一个便盆的逼仄之地,牢房里什么都没有,外面的世界才可能存在他的归属。

“你了解我……我保证不会伤害任何人,我必须离开。”朱迪斯知道尼根没有说谎,既然对方不听劝,她不介意做一个顺水人情。

离开了亚历山大,尼根狠狠呼吸了几口“自由”的空气,但他还没高兴多久,现实就给他浇了一盆冷水:花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干掉了两只行动缓慢的行尸,自己的饮用水和食物却都毁于一旦,他只能跑去河边喝生水,接着呕吐不止……

尼根突然发现,坐了多年的牢,自己的身手、体能、意识都下降了许多,他不再像当年那样矫健威猛了。

顺带一提,尼根呕吐的地方,似乎是多年前他处决格伦和亚伯拉罕的位置,那时候他有无数手下,不可一世,而现在他形单影只,孤独落寞。

进服装店穿皮衣的经历,更是加重了尼根这种心理落差。

曾经堂堂救世军的大首领,如今居然被狗追、(差点)被行尸咬,可谓狼狈至极,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尼根渴望一个身心的归属,这个归属对他来说就是救世堂——他并不想东山再起,他只想要一个家。

然而,如今的救世堂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自己再怎么吹着口哨也没有任何人下跪、回应他了。

凿开自己私藏的暗室 里面的食物都喂了老鼠,只剩下一辆摩托车在吃灰……所以,尼根才会留变成行尸的大里奇“一命”,因为对他来说,“大里奇”是替他站最后一班岗的最后一名手下了。

但这真是尼根想要的吗?空无一人的房间,毫无价值的沙土,封尘已久的会议室……见鬼,这儿TM什么都没有!

迅速被空虚和孤寂包围的尼根,拼命想把救世堂整出一个“家”的样子,柜子、桌椅、沙发,家具三件套什么的全放上来。

“临时装修”后的救世堂大厅看上去像模像样,可尼根仍然失败了……就算他把救世堂全部翻新一遍,结果还是一样,这里什么都没有。

就在此时,外面经过了一支小型尸群,它们发出的动静带走了“大里奇”,这一变故彻底激怒了憋着一肚子气的尼根:你们要把我仅剩的“伙伴”也带走么?!

尼根出去干掉了这群行尸,继续把“大里奇”留在了身边……但他已经无法忍受这种自欺欺人了。

望着空无一人的救世堂,尼根再次被强烈的孤独感吞噬,正巧他摸到了挂在胸前的指北针,想起了朱迪斯——在离开牢房前,尼根一直以为他(可能)还可以在救世堂找到自己的牵挂;来到救世堂后,尼根才意识到他如今唯一的牵挂,就只剩那个在亚历山大的小女孩了。

于是,尼根回身结果了“大里奇”,结束了自己不知所谓的妄想,跨上摩托走上了归途。

朱迪斯说过,再次见到尼根会开枪,她真的开了——她仿佛算准了尼根肯定会回来,因为她明白“外面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

面对人小鬼大还未卜先知的朱迪斯,尼根也是彻底没了脾气,他认错悔改,还主动归还了指北针。

此时此刻,外面世界无穷无尽的天地,还不如亚历山大方寸之间的牢房更有吸引力,尼根“认栽”了。

在过去那场战争中,尼根虽然是战败者,可他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输,即便今天不想再赢回来,他也依然希望活得更有“价值”一些——这场墙外之旅让尼根明白/死心,自己真的失去了过往的一切,败得彻底,输得一干二净。

——“回到亚历山大,然后呢?”

——“等我知道了会告诉你。”

纵使朱迪斯再聪明,这一次还是被尼根骗了:她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尼根从今往后笑看人生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