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亮》第七章:行尸走肉(胆小慎入)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2-11 08:54

警告:如果心理承受能力不佳请无视本章节,其中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未成年人请远离。纠结了许久要不要把这段儿时见到的最恐怖沉重的场景写出来,那是小时候直面死亡最近的一次。

那个孩子是谁?从哪来?到哪去?不知道。只知道他已经躺在路边的水洼里好几天了。从体型上看,他的年龄应该是比我们当时要大,10几岁的样子吧。破烂的衣服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布,裸露出来灰白色的身体瘦骨嶙峋,皮肤下的肋骨一条条的清晰可见,指尖与脚尖是黑色的。他仰面朝天的躺在那里,高高的颧骨凸起,半张着嘴,牙齿向外龇着。那是个初春的季节,冰雪早已经消融,土里已经钻出绿油油的生机,而他静静的躺在那里,早已没了呼吸。        那是一条穿过麦田的小路,我们平时并不常走,因为比走大路要远上一些。直到有一天,学校里的同学风言风语的开始流传,后面的小路上发现了死孩子。这一幕当时在那个地区并不算新鲜。麦田的水沟、树林的深处、甚至厕所的化粪池中都发现过死婴。大部分是女婴,或者先天残疾、有病的孩子。就这样被裹在小被子里扔掉了。我们当时的男孩子,以敢不敢去看死人作为一种勇敢的标志,由于传说病死的孩子会传染,所以不敢走近了看,而且都要屏住呼吸,生怕细菌从鼻子里钻进去。有一年传言会有汛情,当地人挖掘大道两旁的防洪沟时刨出了一片不知道深埋了多久的坟冢,累累的白骨就被胡乱的丢弃在旁边。院儿里的男孩子们像发现了宝藏一般的飞奔过去看,仗着胆子走近去碰一碰,也不知是谁飞起一脚将一个头骨踢飞,剩下的孩子也全都来了劲,纷纷捡起地上的骨头“呕呕”的乱叫,那情景像极了一群刚刚猎杀了一头猛兽的原始野人。猎杀了一头名叫“恐惧”的猛兽。只记得回家后被老妈臭骂,并用了好几桶水给我洗澡。        但如此直面一个基本发育成熟的死尸还是第一次。心里怀着恐惧,又夹杂着强烈的好奇,就这样,很多孩子舍近求远的去走那条小路,只为了去看一眼。大约过了一个星期,不知道是腐烂还是被野狗啃食,皮肉已经残缺不全,腹部豁开了个口子,内脏流了出来。一个当地村子的孩子先是用石子去丢,后来捡起一条树枝去捅,还挑起了肠子……小路上时不时的会有大人骑着自行车路过,发现“围观群众”中有自己的孩子便大声的呵斥“离远点儿!快回家!”孩子赶忙飞奔两步窜上自行车的后架,大人则头也不回的加紧蹬车往家的方向骑去。老师得知这件事后下达的命令也是“不许看,躲着走”!那条小路南边100米左右就是XX(具体记不得了)乡政府,不知道里面的人知不知道,总之,最后已经围着嗡嗡的苍蝇尸体才被清走。没有人关心他是谁?从哪来?到哪去?        我不知道儿时的这种经历对我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回忆起这一幕,那情景好像已经脱离了文明,任由弃尸在田野腐烂着;不想要的女婴像垃圾一样被丢弃;围观的孩子看着和自己一样的“未成年人”的尸体是种怎样的感受?成年人也只知道赶快带走自家孩子,脸上是麻木不仁的表情。        他,也可能是个先天有残疾被赶出家门流浪到那里的弃儿吧……        那是个质朴的地方,那里的麦田、树林美的像天堂;那是个愚昧的地方,阴暗的角落里像极了地狱。        20多年前,父亲的一位同事也是好朋友(也是父母的媒人)我的一位姑姑,在街心的环岛草丛里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她把她抱回了家,那是个可爱的女婴。今天,她已经出落的是个亭亭玉立的美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