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权谋丧尸片,韩国这次又赢了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9-02-04 00:54

三年前,一部《釜山行》横空出世,获得口碑和票房的巨大成功,开辟了亚洲丧尸片的新纪元。

此后,韩国在丧尸片的道路上不断摸索,先后推出号称“釜山行前传”的《首尔站》以及《猖獗》,但均无太大反响。

正当人们开始怀疑《釜山行》的成功是否只是一个偶然的时候,《王国》及时出现,再次将观众的视线从欧美丧尸片转移到了韩式丧尸片。

古装+权谋+丧尸,我保证,这是我近来看过的最有意思的丧尸片了。

天灾?人祸。

故事发生在古代朝鲜。

年老的皇帝病入膏肓,朝不保夕,但皇位继承人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继承者之一是世子李苍,虽已成年,但因为他的庶出身份,一直未能掌权。

另一个继承者是年轻皇后腹中即将诞生的胎儿,十有八九是个男孩,那么他凭借嫡出身份挤掉李苍、继承皇位指日可待。

老皇帝如果在小皇子出世之前死掉,皇位就是李苍的,否则李苍就要玩完。

那么问题来了,老皇帝什么时候死。

实际上,老皇帝早就死了,只是以丧尸的形态“活着”。

原来,皇后的父亲赵国丈,为了确保女儿腹中的孩子成为皇位继承人,秘密请来民间神医,将已死的老皇帝炼成了“活死人”,也就是丧尸。

丧尸皇帝不仅外貌丑陋,而且奇臭无比,白天昏睡,夜晚咬人,根本无法见人,于是终日被皇后和赵国丈锁在寝殿内,连李苍都不被允许觐见。

神医的徒弟在给丧尸皇帝喂药的过程中,被咬了。神医将徒弟的尸体带回了老家东莱的医馆中。

彼时东莱正爆发严重饥荒,民不聊生。医馆中的一个年轻人将神医徒弟的尸体剁了,熬了一锅肉汤,分给了快饿死的百姓。

毫无疑问,喝了肉汤的这一群人成了被感染的第一批丧尸。

有趣的是,古代的东莱正是现在的釜山,看来那里一直是丧尸们的“风水宝地”。

吃人的,不只是丧尸

韩式丧尸片与欧美丧尸片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血腥与暴力不是最重要的,人类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暴露的人性善恶才是影片想表现的。

看过《釜山行》的观众一定会对那场人与人争夺开门的情节印象深刻。

一边是即将破门而入的丧尸群,一边是躲在安全车厢内的健康人类,夹在中间的是刚刚死里逃生的幸存者,他们被怀疑感染病毒而不被允许进入健康人所在的安全车厢。

“最可怕的不是丧尸,而是人心。”这句话放在《王国》里同样适用。

除了步步紧逼的惊恐感之外,《王国》还带有极强的政治隐喻意味。

祸国殃民的尸毒,源自本该兼济天下的朝堂皇宫。

战乱与饥荒造成百姓们食人肉、变丧尸,使饱受压迫的底层反噬权力金字塔的顶层。

人感染变异成为丧尸,不是灾难的源头,而是政治阴谋的结果。

除了政治阴谋,《王国》还对当时腐朽的皇权制度做了最深切的嘲讽。

东莱的吏官、百姓的父母官,在丧尸爆发的当晚,带着军队躲进军营中,任凭门外的百姓如何呼喊求救都无动于衷。

到了白天丧尸昏睡时,这个吏官又想出了一个处理丧尸的阴招:火烧丧尸,但要分三六九等。

穿粗布麻衣的丧尸是普通人,随便烧了就行;穿绫罗绸缎的丧尸是贵族,要先按照礼法举办丧礼,然后再深深地埋在地下。

这幅嘴脸实在丑陋。

因此,无论是《釜山行》还是《王国》,丧尸都不是影片的主体部分,它只是创造了一种绝境条件,绝境下的人,才是吸引观众的要点。

另外,我还想多聊两句令我感兴趣的年轻皇后。

这个人物设定非常带感,是个长着娃娃脸的阴谋家。

她每日挑选宫女,送去给丧尸老皇帝啃食,眼都不带眨一下。

转脸将惨死的宫女扔进湖中,还在沉满尸体的湖边聊天,风轻云淡。

明里,她对父亲言听计从,时刻遵循父亲“一定要生下男孩”的嘱咐。

暗里,她脱去衣物,本该隆起的肚皮竟平坦光滑。

短短几集,埋坑无数,所以说,不到最后一刻,观众永远不知道谁会是最大的反派。

充满野心的文化输出之路

《王国》的卡司十分强大。

导演金成勋,代表作《隧道》、《走到尽头》。

编剧是打造出现象级电视剧《信号》的金恩熙。

演员方面由实力派男神朱智勋、青龙奖影帝柳承龙,以及有一定海外声誉的裴斗娜坐镇。

这个强调本土与国际兼容的豪华班底,表明了这部剧就是冲着爆款去的。

此外,它还搭上了金主爸爸网飞,不差钱的同时也将收视群体面向了全世界的观众。

再将“丧尸”这个全球通吃的流行元素融入韩国独特的古代宫斗之中,《王国》这次在文化输出上充满了野心。

事实证明,韩国这次又赢了。

不管是在豆瓣还是IMDB上,《王国》第一季都拿下了8.5的高分,甚至比《行尸走肉》第一季的分还高。

它仿佛在告诉观众,《釜山行》的成功绝非偶然。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难免会期待:

“什么时候,网飞团队能够进军中国,来我国拍一部东方神秘力量的古装剧呢?”

别做梦了,不可能。

获取资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