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神通王 第二十七章 吞噬天地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8-12-19 01:37

总长行署门外,是达旺城最大的广场。因达旺城建在山顶及山腰,其他地方没有这里广阔。所以,大型农贸市场、珠宝城、服装市场、风味小吃等,都在这露天广场上。这里是整个达旺山城最热闹的地方。

热罗一行抄家伙上马,达旺城广场及其他地方,似乎到处都是印度商队,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其中,有不少印度商人盯住岭色曲杰总长行署大门,希望看到围着白色哈达的帕巴将军(烫疤),笑容可掬地出现在大家面前。

但他们看见的是总长、洛哥枭热及部众、九大教头及热罗九兄弟等,金戈铁马出现在街头;随后是士兵们用竹竿挑着帕巴(烫疤)的人头,人头下飘着白色条幡——上面写着“卖国贼帕巴”。

热罗一眼认出人群中,有一个瘦矮的身形,就是那晚与烫疤商议,并偷渡到印度的卖国贼。他的身边站着一位高大的印度商人,可能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外道王国的太子。

烫疤的五千城防军,已被总长事先安排的战斗部队一万多人包围,没一个人出得来;剩下的就全是印度外道军伪装的商人,他们若识趣地退回,总长会佯装不知,而不愿大动干戈。他们若在本国暴乱,必严惩不贷!

外道太子与那位矮贼,扔掉商袍,露出戎装,抽出马背驮子中的战剑,飞身上马,发声喊,便冲向总长一行。

外道军扯下罩在外面的商袍,露出军装、短配剑等,疯狂地发起冲锋。

总长以深厚的内力,一声长啸,策马冲向外道太子。军士吹响警号,瞬间四面八方冲出全副武装的藏兵。

总长那两米五长的关公刀,闪着青蓝色的寒光,劈向外道太子;外道太子仅持一把一米左右的宽厚宝剑。用这种宝剑挡82斤重的关公刀,纯粹是螳臂挡车。

既然贵为一国太子,敢于只身犯险,一定有他雄厚的资本。所以,明显地他处于劣势,会立刻被劈为两半。

但是,当总长的关公刀接近他的头顶时,他才扬剑划弧,随着闪电般的优美弧线形成时,总长那玄铁关公刀,竟被脆生生地切断,刀头侧飞而去。

犹如钢刀切豆腐,毫无拙力的硬砍;总长大惊,追随自己几十年的关公刀,竟被这贼太子轻轻一划,毫无钝感地被切去刀头。

让总长更惊的是,贼太子右手抡剑划弧的同时,左手一扬,一把漫天飞针,毫无缝隙地电闪而至,一切都发生在两马相交的一瞬间,任是神仙也难防。

在这生死关头,一道黑影冲上总长身前,猴王贴身坐在总长面前,一件犀皮战袍连抖,将绝大部分毒针纳入犀皮战袍中,随着他巧劲一抖,那些毒针、又物归原主地射向外道太子。

外道太子无迹地暴退于马尾之下,那些银灰色的毒针,直射他身后的人马身上,见血封喉的剧毒,让那些可怜的贴身侍卫,及马匹刹那抽搐不止,而口吐白沫。

总长的战马及外道太子的战马,都因中剧毒而亡。那太子倏地消失不见。

热罗将手中关公刀,呈给总长:“没有父亲,就没有儿子;总长大人,孩儿的这把关公刀,就是您的了!”

说罢,拔出腰间配剑,就去寻找那外道太子去了。总长显然双眼一热,却待推迟,热罗早已消失在外道军中去了。

四周的藏军,正与外道军酣战,洛哥枭热主仆、九大教头与狮王八王,早已在外道军中,横冲直撞。

真不愧上阵父子兵,洛哥枭热父子二人,两把四米长的虎头盘龙戟,在马背上父子二人神力的挥舞中,多少连人带马被劈开,大部分敌人被腰斩,还有的马头被劈开;更可怜那步兵,既被同伴战马践踏,又被那父子的项羽戟,横扫竖劈,成片成片的身首异处。就他们那种刀片片,哪里经得起父子180斤,及200斤项羽戟的重击?!

尤其那胖子,自从缴获战神亚库布的六百斤双锤后,一直都想试试自己,有没有李元霸那种霸气及杀伤力——据师父(智光大师)说,李元霸在四明山一战,单人独骑击败十八路反王的230万大军,撕裂隋朝第一勇士宇文成都,杀死大将伍天锡;在紫金山一战,双锤痛击180万军队,最后只剩62万人,迫使李密交出玉玺、反王献上降表。

噫!胖子越想越过瘾,周身力道鼎盛,最后控制不住地大喊一声,双锤像风车般地旋转。仅凭他的双锤,杀开五米左右的血路,勇往直前,犹如现今的铲车在推土。

总长挥舞热罗的200斤关公刀,略显沉重,不像他的82斤关公刀顺手;但不一会儿,这200斤的关公刀,也渐渐的被他玩顺了——横砍竖劈,竟挥舞的虎虎生风。

一时间,被他杀得遮天蔽日、天昏地暗,敌人躲无可躲、退无可退,进必斩首、逃必断腿。

关公刀,刀刀见血、招招索命,碰则必死、挡则必亡,见者眼盲、闻者耳聋;全场上下、畏若神明,刀之所至、暴退十尺,闻风丧胆、草木皆兵!

扬威边境几十年,外道闻风丧胆的岭色曲杰总长,其气度、魄力、武技及爆发力,岂是一般将军或战将,所能望其项背的?

因此,他步行挥舞四米长、200斤重的九龙金刀,简直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一般人在马下拿着这种四米长的重兵器,根本没法使用。

但总长以娴熟的几十年刀技,斩杀四米外的官兵,像长鞭抽麦苗一样,轻松的腰斩一切!

以总长为核心,从密集的外道军中心开花,向四周斩杀,中间的空间越来越大;事先埋伏的藏军,从四周向中间赶杀,包围圈越来越小。

外道的空间越来越小,热罗特制的宝剑早已因众多人体内的高温,及凶猛劈杀敌人兵器等,而损坏。他已换了好几次敌人的兵器,继续切西瓜。

热罗一直在寻找外道太子,给总长找回尊严。

功夫不负有心人,热罗终于再次看见那个瘦矮的卖国贼,骑在马背上突围,他身边聚结了几百人,朝与印度相反的方向疯狂突围。

热罗刹那明白,有卖国贼所在,外道太子一定就在他身边;他一定是获悉了总长下达的“斩断外道军首尾相联,以优势兵力,各个击破,就地诛灭,不留一个活口”的总方针及战术;而另劈蹊径,逃遁于某个惯盗的绿色通道。

热罗立刻抢过一匹马追过去。

他们在突围中,被勇猛的藏军斩杀大半,最后只剩二十多人逃出了包围圈;因这里设伏的藏军,根本不认识热罗,热罗为了避免误会,便飞速融入那二十多人的中间。

他们马不停蹄地跑了两个多时辰,已远远地离开了达旺城,沿途果然没见一名藏军,这就是卖国贼的可怕之处;不过,在这奔逃的两个时辰内,热罗已成功地斩杀了、跑在最后面的十几名亲兵。

剩下的十几名亲兵中,一定有那太子,因太子早已换上了士兵服,混迹其中。热罗见有一名亲兵的背影十分眼熟,而且一直跟在瘦矮的卖国贼之后,热罗断定那一定就是太子。

果然,当他们停下来休息时,瘦矮的卖国贼,两眼发绿,嘴巴张开了合不拢。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在战场上杀人无数的小魔王,是何时悄无声息地跟在自己身后,自己竟毫无所知?

热罗知已失去偷袭的良机,只有面对面地干一场硬仗了。因为他们是疯狂逃命,马的速度已达极限,自己的马也一直未追上他们。

热罗想起智光大师的口诀,在生死关头,既是死亡的深渊,更是生的辉煌。就看此时是否气定神闲、泰然自若,及集天地灵气于命门,而吞噬对方的灵根为我所用!

当自己命门(下丹田整个腹腔)火旺气壮,命门煎烫,脊梁如火烧。此处的秘密是深吸气到脚跟,正如庄子所说:“圣人之息以踵(即脚后跟),众人之息以喉。”

深呼气到丹田(小肚子),连续三口深呼吸,令全身充电,每个毛孔都是能量,尤其生死一线时,如此三呼吸,以密意将对方的气力、生命力(或免疫力)及灵力(或俗称灵魂吧),全部纳入自己体内,令其刹那变为能量,由后天返回到自己的先天之本;最起码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成就者就是将对方置于自己的本尊神(与自己合一的佛菩萨)、秘密坛城内,自己是坛城主尊,主宰这领域的一切,并由自己的强大的心力(禅定功深者才有),摄魂催眠,逼对方就范。

热罗深吸气到脚跟——上从鼻孔直达脚跟;下从地底抽干对方的精气神(此处有绝密口诀,不是俗师所讲的那种精气神),强力吸入自己的脚后跟。深呼气送入丹田(小肚子)。

再次深吸气,将天地间一切强大的阴、阳性物质,从鼻孔吸入脚跟;将敌方的精气神(可从外、内、密、极密四个层次,抽取对方的精气神),再次通过敌方的脚心尽泄于大地,由大地为载体,再强力吸入自己的脚跟。深呼气再次送入丹田。如此令命门火旺、两肾煎烫,唯有此处的三昧真火,方能冶炼、锻造对方的精气、魂魄等,成为自己的热能,若上达大脑泥丸宫,则开发智慧、记忆力超群、悟性大开;若从夹脊关膏肓二穴,返回先天之本,则为自己添福添寿。这才是真正绝版的“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武林秘笈!不过,这只能对侵略者用。

如此三呼吸,已将对方的精气吸走三分之二,对方的气势立减,精神萎顿;遇着高手,不须三呼吸,只须看他一眼,他的魂都被勾走。

热罗悠闲自得地,已得到对方许多精灵物质入体,并秘密送入先天之本,而延长自己的生命力,自己已成功在握;对方虽然十几个人,但此时因被吸走了精气及魂魄,已毫无斗志,而且倍感身心疲惫,未战已现败相。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小魔王是世外高人(智光大师)的嫡传,深谙“收发之秘及坛城的力量”,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未战即胜败已定?!

热罗扔下抢来的铁片片,抽出身上唯一的配刀。此刀虽然是特制,但绝不是外道太子手中,那柄削铁如泥宝剑的对手;不过,热罗已有决胜的妙计。

热罗右手握着月形弯刀,周身灵能(火辣辣的热能),从头顶梵穴,到脚底涌泉穴,依序川流不息;最最关键是命门旺火(肾气),沿督脉(贴着脊椎骨)通道上升,在夹脊分为两道,进入膏肓二穴(此乃道家千古不传之秘,千百万道士出家就是为了学得这玄关一窍,而后天返先天之本,证得长生不死,实际上没有不死的人,只是多活几十年而已;千百万道士,都不知这玄关一窍,到底在哪?玄关一窍,就是夹脊关膏肓穴呀!),肾气沿着此二穴(人们出生时的来时路),返回先天一气。先天一气又回流生出妙用,如此循环往复,融为一体,身体受损伤,也不会损减寿命……

热罗的大周天(人体与大自然,一气贯通,详和安然)已开始运转,热罗的坛城力量已开启,整个宇宙为我所用。对方是宇宙一分子,其一切生命力流入我的命门,经我的命门旺火融化,化为我自己的能量(灵热成就),能量盈满则自溢,返入我的膏肓二穴,进入我的先天之本,而增长我的生命力……

那十几个亲兵勉力举刀围攻,热罗在天、地、人联为一片,先天后天本为一体,宇宙为我所用,空性与物质俱唯我独尊时,大吼一声,右手月形弯刀一划,没对准任何人(此乃四维空间的神通应用,何止是面前这几个人,即便远在千里之外,一刀照样取其魂魄;只是不会出现刀伤,但至少令其痴呆,是肯定的,只是这种秘法太霸道,作者不敢泄露,怕坏分子、犯罪分子们害人。抱歉!);但围上来的十几个人,像被人施了定身术,神情一呆,犹如浮雕。

热罗的飞马围着他们转了一圈,手中的小弯刀,早已切开了他们的喉咙,一道道血剑喷出,他们轰然倒地。

瘦矮的卖国贼和那最后一名“士兵”,相互看看,是不是在做梦?这小魔王不过是吼了一声,士兵们为什么突然犯傻?他们哪里知道中国功夫及佛门心法的玄妙?!

轮着他们了,热罗笑容可掬地看着他们,并在马背上,向他们行了一个优雅的绅士礼;他俩又相互看了一眼,不知如何对付这小魔王。

事实上,他俩早已不算完整的人了,他们的内精华,早已化成热罗的能量而返入先天之本了。他俩自知在劫难逃,但又不甘心投降,便第三次相互看一眼,咬牙冲刺。

他们只是强弩之末,他们只是行尸走肉,他们只是回光返照;热罗策马向前,在刚要照面的一刹那,热罗再次以“大般若印”语自在大吼一声,右手弯刀往空中一划(实为进入四维空间的斩杀),他俩已萎顿在马背上。凡精通此术者,都擅长所谓的“隔山打牛”;为何不能“隔海杀寇”?为何不能用一只脚,踩死隔海的臭虫?在四维空间,玩死敌人不收税!

热罗右手弯刀割下卖国贼的首级;热罗左手突然轮转太子手中宝剑,用他的宝剑割下他自己的首级。

热罗下马,将外道太子外面的士兵服扔掉,脱下他的金丝太子服,将两颗人头包好,挂在马鞍的一侧,策马回营。

临走之前,热罗未忘解下太子的剑鞘,带上这削铁如泥的宝剑,作为敬献岭色曲杰总长的上好礼物!

(未完待续)

《幻狮王声明》

幻狮王老师,从小酷爱中国传统文学,尤其对四大名著及唐宋诗词歌赋等,苦钻几十年;结合中国的传统武术,《周易》,及佛家禅、密,道家风水文化元素等,以当代喜闻乐见的玄幻小说形式,创作寓教于乐、感恩社会、报效祖国的,集科幻与玄幻一体的神话小说。

目前老师大部分时间在家专心撰写玄幻小说,日常从不会客!由于老师年龄较大,精力有限,甚至于从不在微信朋友圈、电话,及短信上与任何网友攀谈私聊。只是偶尔接待前来探讨传统文化的有缘人!

2017年3月21日

历史文章精选

为了利益更多有缘人,欢迎转发转载等,功德无量!

感恩各位菩萨近半年来对我的“赞赏”支持,使我这个无业游民,彻底根除了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窘境!由于“苹果”与“微信”对接的障碍,苹果手机的赞赏等功能已经全部关闭;若我的文章确实带给您了启发的智慧,有意赞赏的网友,敬请识别下图转账二维码,相互祝福及创造因缘,共同富贵及解脱自在。

(直接按住二维码,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输入金额转账)

版权说明:幻狮王微信公众平台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属原创。如需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