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余生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8-11-01 14:30

前天,某位好友突然发来一张照片,是高中时期我为她写的同学录 ,想去的旅游地一栏上,赫然留着我的字迹:阿拉斯加与澳大利亚。当初的梦想之地好多年后真的去到了,就像在来杭州之前,我曾在手机地图上翻到下沙---哇,好个浪漫的地名儿。如今,真就住到了这里。

最近看完了唐顿庄园,Mary生性薄凉,遇万事不惊,但到自己身上还是会犯糊涂,亏得有老太太指点。Edith在姐姐的光环下活了太久,确是谁对她好就爱谁了。两姐妹的感情经历虽不顺遂,好在最后都有了好的归宿。仆人们各司其职,积极勇敢地面对时代的变迁,就算是跻身上层也未摒弃初心。

行尸走肉第八季终了。卡尔领了便当,尼根被割喉姑且也告一段落,多希望剧终瑞克还会在病床上醒来,发现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梦。或者是那个多次出现的,白茫茫的光景里,余下的伙伴和睦相处的画面,也不错。

经常去的那家日式拉面店不再营业,好像自己的一个秘密基地也随之消失。我弄丢了每日限量的三文鱼柚子面,也丢了放松和炫耀的资本,为找不到闹中取静的下一个据点而难过。

可我的猫就不一样。

每次由于离家久而将她送至别处寄养,到了新环境她照样活蹦乱跳,占山为王,该吃吃,该喝喝,不曾挂念我丝毫。

猫奴作家多丽丝·莱辛说:“我始终弄不明白的是:到底是我收养了猫,还是猫她恩准了我进入她的生活。”

我的猫是只田园猫,颜值很高的狸花加白。一年前初次去她前主人家面基,她就直接跳到了我的腿上,完全不怕生。进了家门以后我俩开始互相磨合,起初她大半夜趴我脑袋旁咬我头发,赶她多少次都不管用,搞得我心力憔悴,好在网上攻略教会我使用耳塞+小喷壶,夜半再也不用担心被她吵醒。

发情那阵子在床上翻滚,粗着嗓子叫,还尿湿了我两床被子。绝育以后除了戴着耻辱罩不适应,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自我反省了两天,其余时间她从未喊过疼,伤口还缝着线依旧是上蹿下跳。田园确实是耐打啊。

凌晨的新郑机场,候机室里有一只蝙蝠。它会不会永远也飞不出去,就这样饿死在里面。

清晨五点多,我醒来望向窗外,一个红彤彤的球状发光体,四周还是黑漆漆一片。而后,它逐渐变得粉白、全白,周围也慢慢亮起来。它不刺眼,可以被直视。分不大清它到底是太阳还是月亮,我看着它渐渐升高,外圈竟生出半道若隐若现的彩虹。

飞机将要落地,我望着下面葱茏的草原,拼命找寻野生袋鼠的踪影,可一只都没找到。

雪姨来机场接我,一见面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hug。算算我们13年夏天认识,到现在是有五年了。她个子虽然没变高,但我看来她已经成长为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精致中年少女了。在出发之前,她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背包闯天下,谁谁都不怕的样子… 而我来到墨尔本,此刻能够幸福地坐在她的副驾,看着阳光洒在她的侧脸,完全是她凭自己努力得来的结果。

对比栗子,墨尔本真的是很大的城市了,唐人街与伦敦都有的一拼…逛累了从火车站走回她家,抬头发现了银河、北斗七星,以及北极星,其他的不太认得。不过这里是南半球,应该与我们的星空差别很大吧。

去大洋路一定要坐在车的左侧,这样才能欣赏到一路海景,右边大多数都是悬崖峭壁。

我正蹲在沙滩上发呆。忽然一个大浪打过来,弄湿了我的鞋子和袜子,好难过。

在国外生活或旅行,我终于搞清楚了什么才是自己生命里的不可或缺:那就是楼下有一家无论我起多晚都能买到热乎乎包子和豆浆或者小米粥的包子铺。

在青旅check in,前台亚裔小哥翻看我的护照,问我是不是来自哈尔滨。他竟在哈理工大学作过交换生,想来也是有缘了。

告别了fish market沾满cheese、鱼子酱的扇贝和蒜泥咸鲜味的大虾,我正对着一只长相奇特的大鸟拍照,一位开电动叉车的师傅出现在我身后,告诉我:This is Ibis bird from lbis island。行走在developed country,你会发现路人大多数都有着一副热心肠。

在悉尼,与几位来自世界各地的队友一起爬海港大桥,可惜没能赶上好天气。有统一的攀登服穿虽然不冷,但狂风暴雨拍打在脸上也是很酸爽。在我前面的是一位德国大伯,他总是停下来回头check我有没有异样,其实我一点儿也没害怕。

麦考利夫人的石椅附近,是海港大桥与歌剧院的最佳拍摄点。我的英国好室友小马老师要结婚,就在这里录了新婚祝福视频给她。希望她能坚持自己的甜蜜爱好,并和Samuel先生以深情共白头。

前些天去了西湖附近某景区,沿着人迹罕至的小路走,突然就上了山,山上是一片龙井茶园。

在半山腰休憩。一位60多岁得老者看到我悠闲地坐在(他的)椅子上,便招呼我过去棚子里聊天。他讲到自己从前身体不好,辞职后承包这片茶园有十几年了。半山腰的草棚是他搭的,石碑的字也是他刻的。他曾两次患重病快不行了,但现在他精神满满的坐在我对面,完全看不出是从生死线上过来的人。听他淡然自若地讲着自己的经历,我实在有想哭的冲动。

就在昨天,他来茶园干活时候碰到一对儿夫妇,女人竟是范仲淹的后人。我开始羡慕起他的退隐田园生活:守着一片茶地,每天遇见不同的人,听他们讲述不同的命运……

来杭州前我其实没见过茶树,看到茶花也是眼界大开。老者说,这个季节就是为茶树修剪修剪枝叶,再就等到明年4月下旬至5月末,是最为繁忙的时候了。

最后他帮我指了路,顺便还祝福了我,希望我下次带着男朋友一起重返这片茶园。

所以在感到迷茫的时候,不如多出去走走,说不定就会遇见怎样的人,听到怎样的故事呢。

自从离开家,好像每一年的生日,身边的人都不太一样,但感情都是真挚的。故事还在继续,感谢曾经和现在陪伴我的人,让我一步步成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