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亦真亦假,南柯一梦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8-10-07 15:09

编辑/排版丨舒浅曦

第十章  黎明,堙没在黑暗

收拾完一切后

车,再次行驶在了路上,只不过这次却多了一个竹尘。

这个陌生人出现很突然,却又在情理之中。

空气里总流动着一丝丝的诡异,除了苗人凤外,似乎所有的人都没有觉察出来。

开车的苗人凤从反光镜里,偷看了一眼后座的浅曦与竹尘,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是因为尴尬,刻意拉开了一段距离。虽然都望着窗外,但看的出来都各怀心事。

倒是坐在副驾驶的舒深雪,正好瞧见苗人凤一直瞟着反光镜,便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了舒浅曦与竹尘。有些奇怪地问:“小毛孩儿,你老看他们两个干嘛,有什么不对吗?”

苗人凤一听,紧张得手足无措,脸憋得红彤彤直冒汗,他摇摇头没有言语。

坐在后座的竹尘与舒浅曦,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车快速奔驰在路上,一切如舒浅曦梦中看到的那样,穿过沙漠,奔跑过高速路,飞驰越过山林。

终于,到了苗人凤的老家。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偌大的村庄冷清的却看不见一个人影。

几个人将整个村庄仔仔细细搜寻了一遍,依旧没有见到一个活物。

这里的屋舍破旧萧条,干枯的树枝头上偶尔有几只乌鸦哇哇乱叫,看的人心里毛骨悚然。

四个人搜寻了大半晌,莫说能在村子里遇见一个人了,连一只苍蝇也未寻见。

这里,就如一座死村!

舒深雪很纳闷的叉着腰,疑惑的问苗人凤:“小毛孩儿,你不是说你们村的人都很热情的吗?现在别说活物了连只苍蝇也没见!”

苗人凤摇摇头,也有些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以前也没见发生过这种事情啊!”

倒是竹尘与舒浅曦两人紧蹙眉头,紧抿着嘴没有说话。

舒深雪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个奇怪的举止,“欧巴,浅曦,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竹尘与舒浅曦互相对望了一眼,沉默好一会儿,才说道:“这里有强大的异能磁场,我们似乎进入了结界,所以这个村子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苗人凤一听,脸色顿时煞白,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那,那村子的族人是不是有危险?”

“他们,现在都已经成了剑尸!”竹尘幽幽说了一句:“若是救不回他们的亡灵,恐怕想再回到阳间很难。”

“剑,剑尸?”舒深雪与苗人凤几乎是异口同声问道,“那是什么?”

“所谓的剑尸,指的就是被剑吞噬了灵魂,而留下的行尸走肉,那是一具没有任何思想的尸体,一旦碰到阳光与水便会迅速腐烂。”舒浅曦看了一眼苗人凤,将最残忍的真相血淋漓撕给他看,毕竟他是这个村子里唯一幸存活下来的人。

“剑?这个村子里根本就没什么剑,是可以将灵魂给吞噬的。”苗人凤依旧有些不相信这种荒唐至极的说法。

这也不奇怪,苗人凤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他们所说的这些,是有关于异界之事,他没听过是很正常的。

舒浅曦叹息一声,看来是时候该让他接受事实了,虽然真相很残忍。

舒浅曦手指运出一股灵气,从苗人凤的眼前一晃,吓得苗人凤闭上了眼睛,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里充满了恐惧。

这,这是为什么?

他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这一切。

村子里四处都是血肉模糊的尸骨,曾经一张张很熟悉的脸,如今就这么暴尸躺在自己面前。

苗人凤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一步,脑子里最后的一根弦快即将要崩溃,只见他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把匕首,冲着自己的眼睛就要扎下去。

舒浅曦手快眼疾地上前,冲着他的后脑勺狠狠击了下去,苗人凤一个没缓过劲儿来,便昏厥了过去。

舒深雪看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地看着舒浅曦:“浅曦,你这是……!”

“唉!他只要在这里呆一刻,便会知道更多难以接受的事实。如今却让他这一介凡人知道残忍的事实,真是为难他了。”舒浅曦扶着瘫软成一滩泥的苗人凤摇摇头。

舒深雪只觉得浅曦话中有话,便运力开了天眼。

她只看一眼,瞬间感觉胃里一阵蠕动,没忍住吐了出来。她此刻有些后悔自己手真欠,干嘛啥事都好奇。早知道自己没姓竹的和浅曦的忍耐力,打死她也不这么玩。

舒深雪刚吐得舒服了点,抬头便看见远处的房屋顶上,隐隐发着红光,她疑惑的问道:“快看,那是什么?”

“那是苗人凤家祖屋里的嗜魔剑,散发出来的光。”舒浅曦说道。

舒深雪吃惊地望着她,“你怎么知道,那里是苗人凤家的祖屋?”

舒浅曦停顿了一下说:“我在梦里,来过这个地方。”

“梦,梦里?”舒深雪惊的半天没合拢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舒浅曦点点头,说道:“没错!在梦里的时候,我们曾为嗜魔剑来过这里。不过,如今看来,这把剑似乎比之前更多了几分戾气与邪性。”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舒深雪顿时没了主意,望着浅曦与竹尘。

竹尘思虑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深雪姑娘留下来照顾苗兄弟,在下与浅曦姑娘先去祖屋探一下虚实,等回来再从长计议也不迟。”

舒浅曦望了一眼昏厥的苗人凤,想到一直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点点头说:“我同意竹先生的说法,深雪你先扶苗人凤回车上休息,这里有我们。”

“可是……”舒深雪有些担心的看着他们。

舒浅曦看出了她的顾虑,笑笑说:“以那把剑从开封到现在的情况来看,一时半会儿还是伤不了人,你大可以放心。再说,这不还有竹先生在吗?没事的,你快去吧。”

深雪听浅曦这么一说,看了看竹尘,竹尘冲着她点点头。她又看了看舒浅曦,舒浅曦也冲着她点点头,一副我很安全的样子,她这才扶着苗人凤往回走。

舒浅曦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喊道:“等一下!”深雪疑惑的回头看着她,浅曦对她说:“你们进车后,记得封个结印。”

舒深雪愣了一下,点点头便走了。

竹尘叹息一声问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舒浅曦淡淡一笑,说:“就算我不在她身边,以她二流的功力封个印来保护自己的性命,我就算是死了也放心。”

竹尘的心咯噔了一下,打断她的话:“不许胡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没有人敢伤害到你的。”

舒浅曦笑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咱们走吧!”

竹尘望着她,不再言语。

他们顺着路朝嗜魔剑散发的光走去,离那把剑越近,舒浅曦就越能感觉到一股很邪性的力量,它似乎想吸走她的灵魂。

舒浅曦恍惚了一下,定神从指尖运出一股灵气,金色的光芒将浅曦与竹尘罩在其中。

舒浅曦对竹尘点了点头,两人继续朝着苗人凤家走去,越往里走瘴气就越重,四周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舒浅曦抬头看看天,天突然变得黑了,四处缥缈着云雾将墨脱县围困在其中,阴冷的空气里还夹杂着刺鼻的血腥味与强烈的戾气。

她皱了一下眉,紧抿着嘴没有说话,与竹尘继续往前走。

刚到祖屋门口,舒浅曦就感觉到了一阵阵强烈的波动,糟了!之前那股戾气越来越强烈,压抑的令人感觉快窒息。跟在舒浅曦身后的竹尘,看到此刻舒浅曦的神色不大对劲,他把手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一股蓝色的气息顺着指尖传入舒浅曦的体内,舒浅曦恍若做了个梦般初醒,回头感激的看了竹尘一眼。

他们进入祖屋后,这才发现屋内聚集了许多的亡灵,被召唤来的亡灵源源不断在增加。舒浅曦紧皱了一下眉,这里竟然会有缚魂咒!

所谓的缚魂咒,就是人去世后魂魄被束缚不得投胎,被一股强大力量所强制困在一个结界中成为傀儡。

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瞧这些旁门左道。

照此情景看来,恐怕是十里八村的人都已惨招了毒手。

舒浅曦右手微微抬起,食指微翘,一股灵力迅速在食指上聚集,她朝着那群亡灵弹指一挥,那些亡灵便如烟灰一般消失在眼前。

舒浅曦借助自身的灵力,再次朝着亡灵一弹指,那些亡灵消失了。

她一次次利用灵力,一次次让那些亡灵消失。

就在此时,上空突然传来空旷的声音:“放肆,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将这些亡灵送肉体内。”

舒浅曦警惕的望着四周,“谁?谁在说话?”

她话语刚落,只见有两抹靓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是雪鸢,她的身后跟着青桔。

舒浅曦冷冷一笑,盯着她们,“我有何不敢?倒是你们,将这些亡灵召集在此处,又是为何?嗜魔剑呢?交出嗜魔剑。”

青桔哈哈一笑,眼里充满的恨意:“想知道吗?我偏不让你如意。”说完,身体内便透出点点蓝色光芒,瞬间在青桔身前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闪烁青芒的光球。

这光球一出现,顿时天空一暗,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中爆发而出,接着一阵碎裂声响起。

舒浅曦暗叫一声不好,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闪,竹尘抱着她站在了百米开外,随着光球的爆裂开,房屋瞬间坍塌,一道环形波纹迅速向四周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