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离你我真的不远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8-09-14 19:28

看了一部丧尸片,有别于以往丧尸片的剧情,不再是疫情爆发,丧尸横行,人类逃生

这不是一部类似以往可以吃着爆米花观看的丧尸片,甚至会有点让人“昏昏欲睡”

这部丧尸片要说的故事是——治愈

《The Cured》

中文译名:《第三波》

上映日期:2018.4.20

在影片的开头简洁地交代了故事的背景

病毒肆虐了爱尔兰,在混论之际,人们发明了能治愈被感染者的解药

75%感染者能被治愈,但能记得被感染时做过的事;25%感染者不被治愈,政府正着手讨论这25%的感染者的去留,和最后一批痊愈者准备重返社会

男主角塞南是个痊愈者,他每一天都会做着自己作为丧尸时的噩梦

他会感觉到作为丧尸的自己在体内蠢蠢欲动,在隔离中心,他有一个好朋友康纳,在重返社会之前,他问康纳:

前两批痊愈者重返社会之后,面对正常人的排斥,暴动不断,让第三批痊愈者也自然而然地被打上物以类聚的标签

对于正常人来说,他们就是一群杀人犯,最好的下场就是去死

但从人道主义上来说呢?

因为受不了社会的排斥和欺压,或者无法重新适应社会,或者对记忆中的血腥感到内疚,第一批出来的痊愈者里面,有人选择自杀

正常人面对痊愈者,痊愈者面对自己,那些做过的事,要怎么释怀

塞南是幸运的,他有家可归

发小的老婆艾比收留了他,他们本亲如一家,发小卢克在惨剧中丧生,他们的儿子基里安也因为在疫情爆发的地区出生而无法前往中心城镇

艾比不知道,杀害卢克的,就是变异后的塞南

塞南被安排到医院去做工,在那里他看到了未能痊愈的感染者,有一名医生负责照料该感染者,从而研发出可以治愈剩下25%感染者的解药

令塞南感到诧异的是,感染者没有攻击他,医生告诉他,痊愈者体内的细胞还留有病毒,感染者会以为痊愈者是他们的一员

正如康纳说的那样,“我们碰到感染者会比碰到其他人更安全。”

然而另一边,塞南的好友康纳,被感染前是法院的律师,上流的地位,光鲜的形象,甚至一度准备参选

如今被安排当一个清洁工,回到家里被父亲厌弃,因为他变异后杀了自己的母亲

他旷工,被军队的人殴打,他深知正常人的眼里,他们都一样,不再分肤色性别模样,痊愈者根本就如同丧尸

只有曾经得到过的人才会在失去时拼了命想失而复得

康纳开始煽动其他受欺压的痊愈者,成立痊愈者联盟,唆使塞南一起在夜里策划了一次袭击活动

因为这次活动,死了人,痊愈者联盟被政府划为恐怖组织

塞南选择不再做这样的事,他只想照顾好发小的妻子和儿子

但事情发生了,躲在家关上门本就是于事无补

军队找上门,他们告诉艾比,康纳就是痊愈者联盟的领导者

甚至展示了塞南在隔离中心接受治疗时的照片

原来,让塞南变异的,就是康纳

职业是记者的艾比,上门寻找康纳的时候,发现康纳果然是治愈者联盟的领导者,也得知政府准备对剩下25%的感染者实施人道毁灭

康纳找到了医生帮忙,医生的姐姐就是要被清除的感染者

为了取得充足的时间,去研制解药,他们决定——

释放感染者

要令所有正常人都不再排斥痊愈者,那么唯一能做的

就是“治愈”他们

而前提是,他们必定要被感染

塞南曾经问医生

我们做出这种恶行,还值得救吗?

医生的回答是

你们无法控制,你们只是病了

而现在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思想自由了

却策划着做出一件跟丧尸吃人同等的恶行

药能治愈疾病,却治愈不了人心

就如海报上的电影名字,“C”被划去

或许另一个翻译更为贴切——

丧尸病狂。

丧尸的病好了,社会的病却依旧狂躁

就像没有人愿意和艾滋病患者接触

哪怕已被证实只要通过正常的接触方式就不会被传染

宣扬人间大爱的人类在此刻都不会选择和潜在危险和平共处

而“潜在的危险”并不止传染病

从监狱里出来的人,有时候连一份卑微的工作都得不到

却能稳定得到旁人的白眼

塞南的幸运,在于有能接受他的人

而我们,又能不能成为别人的幸运?

纵观影片的制作,一直微微晃动的镜头,加以冷色调的衬托,致郁的配乐来表现人物的彷徨,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丧尸片

就连丧尸横行的场面也只是

所以它并不适合作为一部丧尸爆米花电影去观看

但影片借丧尸的外壳说出了许多社会的不公平对待现象,其中的矛盾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

96分钟的片长让人觉得剧情没有达到十分饱满的程度,但思想的深度,从来都取决于拥有思想的人

文字/兔笑虎

排版/兔笑虎

图片/网络

|青春|日常|电影|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