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日记11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8-08-09 16:48

(我唯一喜欢的女歌手就是王菲了,从性格到作品,都超级喜欢,歌好听,点开听吧,词也很暖)

2018.8.6 星期一

领班不在的第一天,开心。

但是这种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早晨一起床就感觉不对劲,浑身没劲,肌肉酸痛,这一看就是要感冒啊。但是我想,不能吧,这大热天还能感冒,再说我也没有着凉啊…

于是我依旧短袖短裤去上班了。去了店里,好冷啊…第一次感觉空调开得好足。

记得前几天有个女的来吃饭,嫌空调太冷而不吃了。她说自己有不能吹空调的病。我当时还说,这什么毛病,这大热天不吹空调能热死吧。

结果今天就打脸,我也觉得好冷啊。在店里每个角落都冷,之前觉得洗碗间很热,于是我跑去洗碗间呆着,也不行,去天台吹热风,晒太阳,好不容易把冰凉的手给暖过来了,回店里不出五分钟,我又冻得瑟瑟发抖。

好不容易熬到午休,我披了三件衣服睡觉,这一觉睡得特别沉,就是我感觉我睡了两个小时,结果醒来只过了十五分钟。

最后还是不行了,小舟劝我回家。我就请了假走了,这时候是五点半。

回了家直接吊瓶安排上了,不然是绝对好不了的。今年第三次打吊瓶了,我服了我这身体,太虚了。

早晨的时候我怕自己晕过去,因为之前有过经验,就是我早晨如果很虚,就容易脑供血不足,什么也看不见,容易晕倒。所以我去上班前先去药房买药,然后还买了包蜜枣吃,就怕血不够啊。

后来我才知道,蜜枣不补血…也没人告诉我啊。

这一天嘴里都没味,就想吃点甜的,吃蜜枣,喝优益C,对了,今天二迪花钱在店里吃烤肉,造福我们,就是我们想吃啥他拿给我们吃。我就吃了一个蛋挞,第一次吃店里的蛋挞,挺好吃的,就是我病了,好吃也没那么开心,没心思品味了。

打吊瓶吧,从晚上七点开始打,一共三个,打第一瓶的时候,还可以,打了一个多小时。第二瓶打的阿奇,就是那个很刺激胃的药。

这时候我不得不说了,我爸待我就像不是他亲闺女似的,我爸嫌打得慢,就给调快了点。

这下好了,顶得慌,不知道你们体会过没有,就是你能感觉到药的刺激顺着血管走,我感觉那个针头在往我胳膊里钻,输液的那根血管里像是有一根针在游走,巨疼,一直疼到我胳膊肘。而且我胃也疼,我还没吃晚饭呢…

我就喊我爸,我爸当时跟医生唠嗑呢,我说我胳膊疼,打太快了。

医生就给调慢了,这一慢,就是四个小时啊…这还没完,四个小时都没打完这一瓶,最后还剩一点,我爸说,不打了,换下一瓶吧。

最后这瓶比较小,开了全速,二十分钟打完了。

这时候一看表,都凌晨十二点半了…

我可算回家了,回家我爸给我煮面吃,吃完了凌晨一点,我就去睡觉了。

2018.8.7 星期二

领班不在的第二天,开心开心。

一大早就有人问我,能不能去上班,如果我不去,她们就得去,如果我去,就可以换人休息。

我说,我去吧..

因为啥呢,和我一起干活的一个姐姐,她对象来看她了,她想陪她对象,如果我不去,她就得去上班,所以为了成人之美,我去上班,让她休息。

今天大家都很关心我啊,连后厨的阿姨都问我病怎么样了。

小舟早晨给我买粥喝了,但是没什么用,还是得吃那个齁咸的咸菜。

我说想喝茉莉清茶。

茉莉蜜茶不行,茉莉果茶不行,青梅绿茶不行,冰红茶不行,茶π也不行,就喝茉莉清茶。

结果饮料机里没有。

小舟跑去地下的超市买了,没有那种小瓶装的,买了个中瓶的。

可惜我现在这嘴,喝啥都没味。

对了,有个事通知大家一下,之前只有周六周日来兼职的那个男生,也就是我久仰大名不知其人的男生,现在和我们一样干暑期工了,因为实在招不到人。既然他成了常客,就给他一个代号吧,叫他四金吧。(我是怎么想出个这么难听的外号的,我是天才吗)

四金太nb了,跟着他啥都能吃到。

我之前心心念念的蛋挞,我现在都快吃够了。之前惦记的饮料,现在饮料机里的饮料我已经尝了个遍了。不得不说,还是酸梅汤比较好喝,其他的什么葡萄汁,草莓汁,红牛,味道都很奇怪。

我现在就想尝尝那个假的rio鸡尾酒了。(我们店里的是cow,大概一块多一瓶吧,你想在自助里吃回本,没个二百斤的体重,做梦吧呵呵)

今天就我和四金在二区,我俩真是为所欲为。他吃了一个小蛋糕,说贼好吃,就是做贼也得偷吃的那种贼好吃。

他说得去库房拿一盒,但是如果被发现就得扣59块,他问我要不要冒这个险。我说,要不你多拿两盒,反正都得扣钱,吃个够得了。

…当然最后没有去拿了,这种事情败露影响不好,不是扣钱的事。

今天我和小舟吵架了,在回家的路上,我说我念书的事,他就一直“好啊好啊”,敷衍我,意思就是,你快别说了,我不想听。

我说,你好好念书,念书挺重要的。

他说,行行行,你们都是高材生行了吧。

不知道为啥总有一种讽刺的感觉,气得我扭头就走了。

年纪大的就是有一种过来人的优越感,喜欢说教,喜欢居高临下,谁不是这样呢。

2018.8.8 星期三

领班不在的第三天,开心开心开心。

今天下雨噢噢噢噢,热了这么多天终于下雨啦。早晨听见雨声就不想起床。

正好这时候,我同事通知我今天上午休息。哈哈哈,放下手机我就接着睡,一觉睡到下午一点。

又荒废了我的假期,我真该死。

可是一直下雨我什么也干不了啊,想出门浪也出不去了。

今天我爸也休息,早晨吃面条,中午吃饺子,我说今天是啥节吗,又吃面又吃饺子的…

病还没痊愈,总是恶心想吐,没什么胃口。

下午去上班,真的是无奈,算了算今天已经是第二十天了,我挺厉害。

今天有桌客人,一家子都很奇怪。

先从小孩说起,一个小孩,头顶戴了一个类似于助听器的东西,但是助听器应该戴在耳朵上,他的那个东西戴在后脑勺,像磁铁一样吸在脑袋上,还可以随时摘下来再吸上去。这就触及我的知识盲区了。

好几次四金想摘下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他说,他害怕他摘下来的时候,那个小孩的脑浆会喷出来…

脑补一部血腥片..

这个小孩智力应该是有点问题的,第一,他说话说不完整,他也就五六岁吧,这个年纪应该是可以正常交流的,但是他不太会讲句子,都是一个词一个词地蹦。

第二,他平衡感不行,手里拿的水一直在洒,杯子抓在手里都是倾斜的。

再说说这桌比他稍大一点的另一个小孩,一进来就开始喝那个假的鸡尾酒,喝了一瓶假酒下肚,居然还上头了,满脸通红,出去洗了好几次脸,家里的女人都拦着说别喝了,小孩子喝酒伤神经。但是那个男的说,男孩子喝点酒怎么了嘛,咱花了钱进来的,该喝就喝。然后这个男孩又去拿了一瓶鸡尾酒。

女的拦着说不准喝了,男孩说,这是饮料。

再说家里的大人,一个男的坐在最里面,要出去,坐在外面的人就不给他让地方,他就站在来,站在凳子上,踩着凳子出来…

我说真的,要是有这样的家人,我绝对不跟他们出来丢人现眼,这一桌可真是出了名了,整个店里就听他们在耍疯,各种大嗓门吵吵,也不是吵架,就是热闹热闹的那种你一言我一嘴,站起来指着对方问敢不敢喝一瓶…

你咋不问问你嫌不嫌丢人呢。

四金跟我说,真是一家子神经病。

小舟不跟我讲话啦,反正我最擅长的就是搞砸一段关系嘛。无所谓啦,反正只是一个过客,只能陪伴我25天的过客。只要在相处的时候真心相待,离开的时候好好告别就好了。

好了,今日份的发泄完了。祝大家晚安,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