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万人冻毙,500吨黄金失踪,只有贝加尔湖干的出来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9-03-05 14:33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 里面的历史都是真的吗|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人木有套套,咋办|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 订阅我们立刻马上看!

配图来源 视觉中国

授权自:历史教师王汉周(lishi139)

版权归作者所有

1919年,深冬,贝加尔湖上迎来了大批殉葬者。

浩浩荡荡,走向死亡。

贝加尔湖,位于俄罗斯东西伯利亚以南,伊尔库茨克州境内。

由地层断裂陷落而成,引336条大小河川注入,汇水面积55.7万平方公里,最深处达1600余米,是毫无争议的世界第一深湖。

没错,是深湖。

深不可测。

当然,贝加尔,也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蒙古语意为“富饶的湖泊”。

当地的布里亚特人,则管它叫“贝加尔—达拉伊”,意“天然之海”。

但这天,贝加尔湖变成了人间地狱。

在冰面上,一个将军的妻子忽觉腹痛阵阵,撕心难忍。

糟糕,孩子要出生了!

因长途跋涉,酷寒侵袭,将军的妻子早已虚弱不堪,连呼喊央求的力气都没有了。

即使能喊出声,又有什么用?

远远近近,成千上万的同行者像极了行尸走肉,脸色冰冷,眼神冰冷,身体亦僵硬冰冷,一个接一个,一群接一群,机械走过。

同样筋疲力尽的将军停下了。

拼力伸展双臂与身体,想为妻子遮挡出一道隔墙。

毕竟,女人生产是隐私事,他不想让旁人看到妻子的痛楚模样。

只片刻光景,他真的弓成了一面墙,被冻僵了。

而“墙”内,妻子和尚未出生的孩子,也一起被冻成了冰人。

风雪肆虐,夜幕降临了。

那些机械行走的士兵、僧侣、修女,还有贵妇人,也先后站住了,一动不动,没有悲号,也无力反抗,静默迎接死神的到来。

是日,在贝加尔湖的冰面上,25万万人被极寒夺去了生命。

一转眼,冬去春来。

那些或躺或立、或蜷成一团的尸体,在春风拂过、坚冰解冻的那刻,全沉入了幽深黑暗的湖底。

无声无息,就此消弭。

但,与之同时消失的一个秘密,百年来却甚嚣尘上,热论不休。

这个秘密,事关500吨货真价实的金块,当时价值至少5亿美元,如今连本带息已高达800亿美元。

也有资料称,是1600吨。

这个故事,当要从一个名叫高尔察克的俄国人说起。

高尔察克,全名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高尔察克,1874年生于圣彼得堡。

14岁时,以优异成绩考入圣彼得堡海军学校;

19岁,又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获准毕业。

彼时,世界上那些航海技术发展迅速的国家,都对冰封北极产生了极大兴趣,纷纷组团,前往考察探险。

这其中,也包括高尔察克。

兜兜转转,溜达两年,高尔察克收获不小,不仅在地图上添了许多新岛屿,还将一座位于喀拉海的岛屿,命名为“高尔察克岛”。

对了,还有一座叫索菲亚·奥米洛娃的小岛,那是他未婚妻的名字。

瞧人家这示爱方式,多牛,多浪漫。

而真正让他扬名的是,1910年,他由探险家跨界军队,被任命为俄海军参谋部参谋,并成功预测在10年内,必会有一场对德战争,当需早做准备,以免挨揍。

只可惜,没人信。都说他是满嘴跑火车,胡咧咧。

结果一战爆发,俄国损兵折将,被揍惨了。

敢解我的职,你谁啊?

就这样,高尔察克和布尔什维克们较上了劲,真刀真枪地干上了。

不得不说,高尔察克人缘不错,时间不长,就拉起一支15万人的杆子,并展开全面进攻。

哪料,叮叮咣咣,几番交火,胜少输多,直被打得丢盔弃甲,落花流水。

眼见连吃败仗,伤亡惨重,1919年11月,高尔察克决定率部横穿6000多公里的西伯利亚,抵达哈尔滨后再撤往太平洋沿岸,寻求日本支持,以期东山再起。

军令既下,数十列满载残兵败将和救命物品的火车顶着寒风暴雪,由鄂木斯克轰隆隆上了路。

最后一个离开的,正是高尔察克。

鲜有人知,他已把从国库弄来的500吨黄金分装于28节列车车厢,意欲全数带到远东去。

据传,这批黄金,是沙皇尼古拉二世暴政搜刮来的民脂民膏。

而这次名为战略转移、实则撒丫子跑路的大撤退,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场惨绝人寰的死亡之旅。

大撤退伊始,总指挥高尔察克是满面笑容、满怀希望的,深信用不了多久,“我老高又回来了”。

也难怪,一路走,一路收编,短短月余,就有75万反对布尔什维克、留恋沙皇的流亡者加入进来,让他的队伍一下子扩充到了125万人。

可很快,高尔察克就笑不出来了:

这75万人,有27万主教、僧侣和修女,还有20余万贵妇人和她们的孩子。

一天三顿饭,仅粮食就得消耗掉多少?

加上走走歇歇,严重拖慢了行军速度。

而老天也不消停,开始捉弄人了。

鄂木斯克的冬日,平素气温为零下二十几度。

这对于俄国人来说,稀松平常,不算事儿。

谁料老天骤然变脸,歘,一夜之间,就降到了百年不遇的零下60多度!

这绝对是冻死人不偿命的节奏。

更叫人绝望的是,贝加尔湖到了。

夏日,宽达80公里的湖面上波光粼粼,烟雾浩渺,美不胜收;

此时,寒流滚涌,冰封雪飘,则让整座湖变得冷气森森,犹如一只张着血盆大口冬眠的巨兽。

而在踏上贝加尔湖冰面之前,在寒风肆虐、无可阻遏的雪原上,冻毙的男人女人,老人孩子,还有马匹,几乎铺满了通往西伯利亚的道路。

事实也是,从1919年11月到次年2月,一场由奇寒铸成的人类悲剧,在西伯利亚,在贝加尔湖上演。

主题只有一个,死亡。

不,还有欲望。

很快,装运黄金的列车停下了,燃料没了。

那就用马拉雪橇,一块都不能丢。

很快,拉雪橇的西伯利亚良种马也撑不住了,接连冻死,倒毙。

那就用人背,用肩扛,一块都不能少。

很快,人也扛不住了——

1919年12月,保卫高尔察克的捷克军团弹尽粮绝,遭对手切割,包围。

万般无奈,捷克军团司令孤注一掷:截住高尔察克,用他和黄金换取一条生路;

转年1月,在下乌丁斯克,现在的乌兰乌德,捷克人逮捕了高尔察克;

车到伊尔库茨克火车站,捷克人将高尔察克交给了他的对手;

1920年2月7日清晨,高尔察克被苏处决,抛尸冰窟。

与此同时,由其秘密押运、重达500吨的黄金亦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此成谜。

那可是500吨啊,怎会凭空消失,说没就没了?

一说,天寒地冻,士兵扑街,再无运力,高尔察克不得不忍痛下令,将大批黄金抛在了莽莽苍苍的西伯利亚雪原上。

如果你还有命花用,不妨多拿几块;

二说,大部分金块落入了他敌人之手。

对方占领鄂木斯克,缴获了这批黄金。

但史学家的研究表明,对方只查获区区几吨而已,至少九成去向不明。

三说,高尔察克猜测捷克人心思狡黠,有可能会出卖他。

为稳妥起见,便放弃火车,改用大型雪橇,拉着黄金车厢穿越西伯利亚,经艰苦跋涉来到了贝加尔湖。

行至湖心,冰层突然断裂,人和黄金俱沉湖底。

还有四说,颇具传奇色彩。

在高尔察克被枪决18年后,一个生活在美国、名叫斯拉夫·贝克达诺夫的沙俄军官公开身份,披露黄金内情:

“这批财宝并没沉入贝加尔湖,早在大部队抵达伊尔库茨克前就被转移,秘密埋藏起来。

当时,我跟一个名叫德兰科维奇的军官,奉命负责这次埋藏黄金行动。

我俩带上45个士兵,把黄金转出后,埋在了一座已倒塌的教堂的地下室里。

办完,我和德兰科维奇把士兵全部带到一个采石场上,哒哒哒,用机枪统统枪决。

返回路上,我发现德兰科维奇想暗算我,于是,我抢先一步,掏枪打死了他。

所以,现在,我是唯一掌握沙皇500吨黄金下落的知情人。”

接下来的情节,堪称欧美大片:

1959年,贝克达诺夫利用大赦机会返苏,与美国工程师约翰·史密斯相识。

两人密谋,共同寻宝。

随后,在一个名叫达妮娅的年轻姑娘陪伴下,顺利找到了埋藏黄金的旧教堂。

黄金太多,太重,太特么诱人了!

三人欣喜若狂,满载而归。

焉知乐极生悲,在硬闯格鲁吉亚边境时,子弹密集射来。

贝克达诺夫当场挂掉,史密斯和达妮娅慌忙弃车,逃之夭夭。藏金地亦再度成谜。

折腾半天,跟没说一样。

那么,这笔黄金到底去了哪儿?

对此疑问,百年来始终众说纷纭,热度不减,更引得一批批寻宝者纷至沓来。

而撤退途中,全军覆没极寒的百万亡灵,包括那位将军,那位妻子,那尚未出生的孩子,却鲜有人去追思,去怀念。

“白酒红人面,黄金黑世心。”

这是中国的老话。

“如果你把金钱当成上帝,它便会像魔鬼一样折磨你。”

这是西方的谚语。

简介:汉周读书(ID:hanzhou006)一个农村走出来的211、985研究生,小资暖男一枚,酷爱历史,写作、知识分享。为防失联,请关注微博:汉周读书。

长期约稿:原创稿件一经选用,稿酬不设上限!

题材:真实故事,历史,都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