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威自有颜如玉第十一季(3)《远逝的爱恨情仇》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9-02-28 06:18

一:噩耗-深夜降临

2017年5月21日凌晨两点多,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谁这么不识趣!大半夜打电话?我艰难的起身,摸索着找到手机,心中非常不满,来电显示是陌生的电话号码,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白姐!我是浦某某。秦老师(前夫)在12点多点的时候突然昏倒,没抢救过来!现在务工单位只认可你儿子。希望你把你儿子尽快找来!”前任的现任一句赶一句的说道,生怕我挂断电话。

我一下清醒了,前任怎么就死了呢?48岁都还不满啊!自2012年正月初十从家中离去,就再也没联系过我家娘儿。记得那天他和儿子吵架,爷儿俩还没和好呢!怎么就死了?没过几分钟,小姑子电话进来了:“白老板!现在我哥哥也死了,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也就一笔勾销了。希望你看在和我哥哥10多年夫妻的情面上,把我侄儿子带出来,去务工单位签字,给我哥哥点柱香,烧份纸钱!算我求你了!”

我想了想答应“好!”。

此时的我百感交集。翻来覆去不能入眠,思绪万千,想他的从前,我们的从前……

二:衔泥筑巢-只为一个家

我和前任是同学。曾经相亲相爱,恩爱有加,夫妻共同营造着自己的小家。

2001年,当教师的前任考取了公务员。我们四处借款,终于买下了某小区的连排别墅,房子的一楼是铺面。搬进新家后,已花光所有积蓄。房子有了却没钱买新家具,只好把旧家具搬来。旧家具摆在新房里,明显不协调,我就用彩色布做成套子,把旧家具一一罩起来。至今想起来都感到很心酸,进家的第一顿饭,有肉没有油炒……但不管怎么说,我们有家了。虽然家中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但经过精心布置,朴实而温馨。我们按部就班的还着十年期的房贷。每个月1742.74元。前任当时的工资是1100左右,不够还房贷。于是,我想着赚钱来补贴家用。 2002年的春节一过,我手里攥着儿子的700元压岁钱,去旧货市场买了三米柜台,两个货架,准备在小区里开个小卖部。没钱进货,就腆着脸去找同学赊货,同学赊给我的货大都是到期或过期的。我不敢卖,就用来摆样品。我做人做事讲原则,讲诚信,我的小卖部慢慢的有了起色,给我买东西的人越来越多,生活渐渐地好了起来。

三:吉祥三宝—家里乐开花

孩子大点,我又去街上开了个布艺店。我毕业于某时装学校,心灵手巧。布艺店的生意非常红火,有时一个订单,光纯利润就是几千。生活越来越有盼头了!前任上着他的班,儿子上学,我折腾自己的小生意。前任不在家时,家中是我和儿子的歌声和笑声。前任在家时,更是热闹非凡。朋友、同学、同事,前任和客人聊天,诙谐幽默,不时的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笑声……儿子扭着胖乎乎的小身板,来回穿梭着给客人端茶送水,我负责做饭。家中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前任的大学老师啧啧称赞。笑骂前任是“五子登科!”其实差两子“票子”和“车子”!慢慢的,我们手里有了点闲钱。2008年我们彻底翻修了房子。家中终于添置了与客厅匹配的沙发和茶几。厨房换掉了瓷砖贴的灶台,新装了“欧派”。我常常在家中跳着舞高唱:“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

四:婆婆的狼牙棒—生活的“猛料”

我们翻修了房子,我把婆婆接来和我们一起住。曾经我对婆婆许下承诺“妈!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有我住的就有你住的!”婆婆搬来一楼住。没有想到婆婆和我是一个门里的两家人。她除了做她和公公吃的饭,别的什么都不管。每天中午,我必须丢下手中的活,匆匆忙忙回家给儿子做饭。进门叫她一声“妈!”,婆婆并不作答,戴着老花镜,冷着脸,越过老花镜瞟我一眼,低头继续纳鞋底。

一天,我如同往常一样,提着菜往家中跑。才推开小门,婆婆趁我不备,就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把我的一根项链扯成四段。我任由她撕扯着,推搡着,不敢还手。生怕气头上的婆婆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就成了杀人犯!我儿子怎么办?隔壁邻居,听见婆婆的嘶喊,忙跑出来拉架,让婆婆放了我。婆婆一看有人来了,便大声辱骂:“嗯!我和你同时养我儿子,我也有一份啊!你跳什么跳?我白发苍苍了,哄不住我儿子了?你还年轻,哄得住我儿子……”邻居来剥婆婆的手,婆婆不放。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拼命忍住泪,一脸漠然的看着这个我叫她为"妈”的人。尽量保持身体平衡,不要摔到地上。我的教养不允许我回骂她,要杀要剐随便了。时至今日,我都是懵的,到底怎么惹到她了,要如此对我?难道我对她们家做的还不够多?还不够好?前任才分工,她就把两个姑娘儿子塞给前任带着读书,自己一毛不拔。

从嫁给她儿子的一天起,我结婚,生孩子,买房,她没给过一根纱,没支持过半毛钱?住在我的房子里,晚上我收工回家,她带着她的几个儿女在吃饭,从没人招呼过我一声“来吃饭!”就是外人,也应该招呼一声啊!何况食材都是我买的!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早出晚归,累死累活,我为的是什么?我就是新时代的“刘兰芝”!婆婆逢人便说我的不是,小姑子更是狗仗人势,跟在婆婆后面叫嚣着:“媳妇可以再娶,老妈只有一个!”我伤痛欲绝,惹不起,只好泪流满面的领着儿子搬到店里。为了家庭的和睦,我选择了一再隐忍和退让。最后,骄横跋扈的婆婆搬走了,条件是用我们的房子作抵押,贷款出来给小姑子做事。我坚决不同意。小姑子30多岁了,好吃懒做,拼着一个有妇之夫,婆婆也不管教一下。怎么能把钱借给这样不靠谱的人?

五:分道扬镳—一波又三折

前任以离婚相要挟,我心灰意冷。婆婆的不待见,小姑子伙同婆婆一起逢人就说我的不是,前任此时的态度明朗。我冷笑着,签下了离婚协议,不想在前任面前流泪,我失魂落魄的出了家门。天已经黑了,路灯下,空中飘着一片两片的雪花……我从头冷到脚,不时的把头缩进衣领里。最后前任找个理由不离了,却把我伤透了。我出去旅游散散心,等我回来,前任已经疏通好贷款的各种关系,只差我签字了。最搞笑的是,担保人居然是我弟弟。很快40万的贷款下来了。前任用10万承包了一个KTV给他妹妹管理,三个月后全打了水漂。然后小姑子的姘夫在昆明被债主扣押,需要10万元赎金救命,婆婆和小姑马上拿了10万去救人。明眼人一看这就是一个圈套。除去两个季度的利息,前任手里的钱没几天就只剩下不到20万了。小姑子和姘夫力荐前任去挖矿。我极力反对,但反对无效。

婆婆一家认为她儿子能力超强,在乡镇上任个副职,不足以显示她儿子的能力,收入太低。竭力怂恿她儿子出去干大事,免得大的也穷兮兮,小的也穷兮兮。她就没想过,她儿子是一介书生,商场上的险恶岂是前任能应对得了的。一年下来,不但赔了个底朝天,还欠下一屁股的债。大年三十,来我们家要债的人一泼接着一泼。前任躲着不回家,电话关机,我和儿子吓得瑟瑟发抖。看着要债的人在我们家摔摔打打,大声咒骂,我抱着儿子缩在沙发上,不敢吭声,不时的哀求人家别找我们,谁给他们借的钱找谁要去。前任不回家,自然有去处,带着小三在桂林“阳光—沙滩—海浪”,好不逍遥,这是小三以胜利者的高姿态告诉我的。前任长年不归家,不给儿子打电话,我就编瞎话哄儿子,他爹在大山上挣钱,信号不好,所以没给他打电话。聪明敏感的儿子怎么会不知道他爹在干什么。我和儿子过了一个战战兢兢,悲惨兮兮的年。

开学时儿子告诉我,他不上学了,要赚钱给他爹赔账。气急败坏的我,抬手就给儿子一巴掌。儿子哭喊到:“读书有什么用?我爹大学毕业,还不是不成器?!”儿子不上学,彻底击垮了我,一下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我遭遇着家庭的重大变故,不由自主的把所有的希望和情感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儿子的一句“我不上学了”,让我觉得我苦苦为儿子撑起的一片天塌了,眼前一片黑暗!我崩溃了!哭骂着撕扯着儿子,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儿子的身上,疼在我心上。儿子怒了,一下甩开我,向四楼奔去,我没反应过来,只听儿子说:“你养我认为不划算,那我死了赔你!”这下我才反应过来,哭喊着连滚带爬的追上四楼,魂飞魄散!一把揪住要跳楼的儿子,哭的肝肠寸断,抱住儿子不停的哀鸣。儿子看我哭的站都站不稳,手撺在一起,哭着说:“我不跳了!我要是跳了,房子会卖不出好价钱!”我和儿子哭哭啼啼相偎着下楼。和儿子沟通不好,自然想到儿子的父亲。我几经辗转,三天了才找到前任。用别人的电话才把前任请出来。前任很绝情,扔下一句:“人各有命!不读就算!”我绝望了!看着人模人样的前任,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我深爱过的人,曾经桃李满天下的人,心如死灰,气急攻心,我一下晕了过去。

我行尸走肉般的逃回家,一病不起。儿子十分不安,常常胆怯的看着我。我不敢用责怪的眼光看儿子,也不敢再逼儿子去上学,反而鼓励儿子出去找工作,晚上回家,让儿子买菜回来,我教他做饭。儿子变得乖巧起来。

躺在床上,我开始思考我和儿子面临的问题。前任贷款的40万有去无回,我还得用我做针线活辛苦赚来的钱帮他赔利息,很多时候赔完利息,我和儿子就连基本的生活费都没了,他对我们从来不管不问。我赔不起,我弟弟帮我赔。80岁高龄的父亲多次警告我,不许害我弟弟;婆家这边既无情又贪得无厌,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前任的出轨和不负责任,债台高筑;法院要封我的房子。我的活路在哪里?我想一阵哭一阵,最后想明白了,那就是必须把这几座大山一座一座的挪走,我才有活路,儿子才有出路。我必须坚强起来,要做一个钢铁战士!一个谁也打不倒我的女超人。

第一先卖房子。我和儿子商讨卖房一事,儿子同意卖。从此娘儿俩走上了艰难的卖房之路。看房的多,看中的也多,但买得起的人少。楼上楼下一共340.75平米,光过户费就是10多万。好不容易有人看上了,却百般刁难,只先付20万,剩下的要等我把房产证从银行拿出来再付给我。我欲哭无泪,上哪去找20多万。咬咬牙,四处借,朋友.同学.亲戚借了个遍,好不容易把钱凑够,人家却说不要了。我死的心都有了,几年下来,40万的利息要逼死人!儿子在家呆了一个多月,天天出去找工作,处处碰鼻,在我的循循善诱下,终于回学校去了。儿子回归学校,除去了我的一大心病。

千辛万苦,房子终于在2011的腊月十三卖了,但怎么找前任来办过户手续,却成了大问题。前任起码两年没联系过我们了。我找到前任的弟弟,让他三天内把他哥哥找来办手续,不然我就把他哥哥的照片放大装裱起来,上书他哥哥的英雄事迹,买个音响扛着照片去矿山唱歌,不把他唱出来,我不姓白!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前任终于回来了,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第二天顺利的办了过户手续,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和儿子的春天来了!

过完年,我软硬皆施,和前任协议离婚,卖房所得的钱全给前任,我背负8万元债务,儿子跟我,于2012年元月30日办理了离婚手续。我兴奋异常,想跳跃,欢呼,高歌,长啸,大哭,想从高高的悬崖上纵身跳下去,证明我脖子上的枷锁解脱了……觉得自己轻飘飘的。

2012年的2月1日,前任为儿子上学的事和儿子吵了起来,儿子多年的积怨瞬间爆发了,大声哭喊着质问前任:“读书有用吗?你大学毕业不是也不成器吗?你还有脸说我!有你这样不争气的爹还不如死了算!”前任一脸灰败,抄起一个凳子要砸儿子,儿子毫不示弱,也提一个凳子要砸前任。我挡在前任的面前,怒斥儿子,儿子哭着跑了出去。等我找儿子回来,才进大门,只见前任胳肢窝里夹着一个黑色手包,急匆匆的正在下楼,说有事要走。我和儿子站在大门口,他没看儿子一眼,没跟儿子说一句话,就这样走了。从此他就再也没联系过我和儿子。婆婆一家也如此,直到她儿子去世,他们家的人来找我儿子当孝子。某小区19——4号。我们在这生活了10年多。这里演绎了我上半生的爱恨情仇,家从有到无。19——4号成了我的故居。我和儿子常常说,那是我们家从前住的地方,这里有我们的欢声笑语,也有我们的痛苦与无奈。自2012年5月18日,我身负8万元债务,和儿子的离开,也是我们新生活的开始,那些远逝的爱恨情仇也就随风而去......

六:活在当下,坦然面对—又是一片艳阳天

往事不堪回首!怎么就死了呢?我常常幻想前任某天会打个电话给儿子,和儿子讲和,带儿子出去吃顿饭。结果是“黄鹤一去不复返”!这个念想成了奢望。天刚亮,一夜无眠的我挣扎着起床,去给前任备办丧葬用品,顺便给前任买了一束鲜花!前任的弟弟来接我们,先去看婆婆。见到风烛残年、头发花白的婆婆,我还是很有礼貌的喊她一声“妈!”,她还是用以往表情对我,我无所谓的笑笑。当婆婆转头看见1.82米的儿子时,一下抖抖索索的站了起来,抱住儿子大哭:“儿啊!奶奶好想你了!咋个长的山柴树大的啊!我的儿,想死奶奶了!”小叔子一手拍着一个,让奶孙俩别哭了……等婆婆知道她儿子死了的时候,哭的东倒西歪,儿子抱着他奶奶,不时的用嘴去亲他奶奶,安慰他奶奶说:“奶奶!您别哭了,我爹不在了,不是还有我吗?我会对您好的!”

看着哭成一窝蜂的婆婆一家,我对婆婆一家的怨恨,瞬间土崩瓦解。到了殡仪馆,我把为前任置办的东西一一交代给儿子,22岁的儿子进去看他多年不见的父亲,去给他父亲穿戴。我穿着前任多年前买的黑色羊绒短装,戴着金边墨镜,捧着花,面无表情站在离殡仪馆100米的地方,所有的人看着我,婆婆一家希望我进去看前任一眼。我不会看的!坚决不看!我们之间的爱恨情仇,真如小姑子说的那样,一笔勾销了吗?没有!绝对没有!前任薄情寡义,没有舐犊之心;离婚前婆婆一家没善待过我,离婚后,他们全家从没联系过我家娘儿,从没问过我家娘儿是否沦落街头?他们过的那么好,从没救济过我们,任我家娘儿自生自灭,如此绝情的一家真是少见!我昂起头,左右瞟瞟,随手将花塞给一个人,两手插在裤兜里,头也不回的离开殡仪馆!步伐稳健……

作者简介:

丁香,自由职业。喜欢用文字装点郁闷的心情;喜欢唱歌抒发心中的不满;喜欢跳舞表示雀跃的心情;喜欢玩篮球结交朋友;喜欢调皮捣蛋恶作剧。座右铭是:天空飘来5个字,“啥也不是事”。

本期编辑:土豆老师(吴桂芳)   制作:大话哥

上图是大彩个人公众号《叶浅韵》二维码,你与她之间只隔着一次长按二维码的距离。

用广电机顶盒看电视送上网,每年最低360元。高清互动千部大片随心点,点播回放不卡顿,无捆绑消费。